兰波小识

之于式

兰波曾经是我非常喜欢非常钦慕的一个诗人,因为我觉得验之古今中外像他那样在青少年时代就可以把自己的天才生长完全了的诗人是绝少的(李贺王勃他们都还不够完全,像是一颗催生成的果实或者一片霜打了的春草)。与唯美是求但晚节不保的王尔德一样也不一样的是,兰波同样也是一个同性恋但他的结局非常唯美(甚至称得上是壮烈,由此,我们也看到了,兰波同时又是一个诗歌史上少有的作品与生命都同步达到了诗的境界的诗人)。兰波曾以这样一句奇特而充满谬论的诗来描述自己的情况:全部感官按部就班地失常。他的这种生命状态,这种精神感知,投注文字而显示在文学上,即如《彩色版画集》(一本别人为兰波编的散文诗集)中所见的那样;可是一旦实证在了生活上,就免不了要一路颠沛流离,过着一种外人看来朝闻道夕死可的妄悖的生活了。不过我在此处在此时想表达的是这样的一个看法,就是假如我们愿意把兰波与他的那个所爱两两分开,然后再统合起来观察,我想就可以比较完整地理解他的那句诗的意思了。兰波诗中所谓的“常”,其实是一个大的宿命,无由失,无业力,不征自来,不驱自去,或者可以“反常”,可以“非常”,但是他的一切反常,一切非常,都不是要走向他自...

显示全文

兰波曾经是我非常喜欢非常钦慕的一个诗人,因为我觉得验之古今中外像他那样在青少年时代就可以把自己的天才生长完全了的诗人是绝少的(李贺王勃他们都还不够完全,像是一颗催生成的果实或者一片霜打了的春草)。与唯美是求但晚节不保的王尔德一样也不一样的是,兰波同样也是一个同性恋但他的结局非常唯美(甚至称得上是壮烈,由此,我们也看到了,兰波同时又是一个诗歌史上少有的作品与生命都同步达到了诗的境界的诗人)。兰波曾以这样一句奇特而充满谬论的诗来描述自己的情况:全部感官按部就班地失常。他的这种生命状态,这种精神感知,投注文字而显示在文学上,即如《彩色版画集》(一本别人为兰波编的散文诗集)中所见的那样;可是一旦实证在了生活上,就免不了要一路颠沛流离,过着一种外人看来朝闻道夕死可的妄悖的生活了。不过我在此处在此时想表达的是这样的一个看法,就是假如我们愿意把兰波与他的那个所爱两两分开,然后再统合起来观察,我想就可以比较完整地理解他的那句诗的意思了。兰波诗中所谓的“常”,其实是一个大的宿命,无由失,无业力,不征自来,不驱自去,或者可以“反常”,可以“非常”,但是他的一切反常,一切非常,都不是要走向他自己的对立面,而是要企求一个更高更新的“常”——说到“失常”,还有一点是我们必须要意识到的,那就是在此状态下的人其实还未意识到有一个更高更新的“常”的存在的可能的。就这一点而言,兰波是痛苦的,被兰波所爱的人也是痛苦的,我有时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上帝的恶作剧式的旨意;但是他们终将是幸福的(兰波总是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到画家梵高,梵高与他是同一时代的人,只不过梵高比他早一年出生,并且早一年去世)。事实上我们应该明白,一个像兰波这样纯粹诗人并不企求证明任何事情,即使那些天经地义的事情也是可以证明的。诗人也从来没有病态的,病态是诗中的世界或者诗外的世界;诗人可以表现他们想要表现的一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兰波作品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兰波作品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