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金阁寺 8.6分

鹤川之死

一韵
残疾,是主人公开场的名字,他不止一次的以他的口吃来为不被人理解而自白,他说,他的不被理解使他与众不同,让他与世界隔开距离,产生了美感。书里到处是隐喻。第一次出现的有为子,在沟口心里就像两种极端的交叠,这种影像在他接近金阁时反复的出现。金阁与鹤川在他心中都以绝对的姿态出现,他们都是纯粹的美,更是威胁,因为人之所存在,本就是种含糊的存在。南泉斩猫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只有一个答案,极端追求纯粹的美带来毁灭,而没有人知道毁灭后的答案,美将不复存在,也没有人能知道消逝了的美究竟去往何方,这么说来,只剩下头顶草鞋的 ,我更倾向认为柏木至始至终其实是那顶鞋人,只不过他是带着残酷而不甘的聪明人的心愿,沟口却是那斩猫人,直到他将金阁付之一炬,他才解脱出来,可谓是死后的重生。从美的眼睛看,也能联想到芥川龙之介笔下的良秀,同样是毁灭。沟口的偏执酝酿极端暴戾的危险,让一切变了形,因为他站在了有关人的真相的对立面。金阁寺,是绝对的美的象征,代表着永恒,而人世却不是如此的,浮生短暂,人心善变,大都承受不起这永恒的压迫而追逐着短暂的狂欢。看到风雨飘摇中的金阁,沟口欣喜若狂,他幻想金阁的堕落来让自己得到安宁。他怀疑一切...
显示全文
残疾,是主人公开场的名字,他不止一次的以他的口吃来为不被人理解而自白,他说,他的不被理解使他与众不同,让他与世界隔开距离,产生了美感。书里到处是隐喻。第一次出现的有为子,在沟口心里就像两种极端的交叠,这种影像在他接近金阁时反复的出现。金阁与鹤川在他心中都以绝对的姿态出现,他们都是纯粹的美,更是威胁,因为人之所存在,本就是种含糊的存在。南泉斩猫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只有一个答案,极端追求纯粹的美带来毁灭,而没有人知道毁灭后的答案,美将不复存在,也没有人能知道消逝了的美究竟去往何方,这么说来,只剩下头顶草鞋的 ,我更倾向认为柏木至始至终其实是那顶鞋人,只不过他是带着残酷而不甘的聪明人的心愿,沟口却是那斩猫人,直到他将金阁付之一炬,他才解脱出来,可谓是死后的重生。从美的眼睛看,也能联想到芥川龙之介笔下的良秀,同样是毁灭。沟口的偏执酝酿极端暴戾的危险,让一切变了形,因为他站在了有关人的真相的对立面。金阁寺,是绝对的美的象征,代表着永恒,而人世却不是如此的,浮生短暂,人心善变,大都承受不起这永恒的压迫而追逐着短暂的狂欢。看到风雨飘摇中的金阁,沟口欣喜若狂,他幻想金阁的堕落来让自己得到安宁。他怀疑一切,妄想打破所有施予他压力的装腔作势的虚伪,因为他的残疾,他失去了也放弃了融入这浑浊的生命之河的机会。鹤川与柏木与其说是书中的重要人物,不如说是将沟口拆分的人格,他们本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却在接近尾声,通过柏木转看的信时,不可思议的调和在了一起,这是否已暗示了人人不可逃避的结局。但沟口却拒绝了这样的真相,在他心里曾经的鹤川终于随着熊熊烈火中的金阁死去,他说,我要活下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阁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阁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