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的自恋机体

把噗

“政治正确”

谈起“政治正确”,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在现代社会,自由的至上权利,导致任何事物都不能侵犯它。走在路上,你若是对哪位美女多看了几眼,人家可就要告你“视觉强奸”了。你自然是没理的,你侵犯了人家自由。这种“政治正确”的话语其实隐藏着极端隐形的暴力,根源来自于我们的文化正在变成自恋的文化。这种文化是通过给予主体过度的自由造成的,比如不再提供免费医疗,而是让你自己选择哪种医疗更好;你不能在我面前吸烟,因为二手烟侵犯了我的健康……我们都发现,在自由主义社会中,我们有选择任何事物的自由。这些眼花缭乱的自由被强加给了我们,目的就是迫使我们制定原先没有资格制定的决策,制造自由的假象。

“自恋机体”

当“主体把自己体验为自由的主体”,自由就成了重负。当我们发现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做选择时,大多数选择其实都已不必要。因而,自我的能动意识被不断放大,我们是自由的,谁都不能贸然侵犯这种自由。我们变得越个人主义,越自恋。我们不再敢贸然陷入激情的爱恋之中,不再敢真正地爱上某人,因为充满激情的依恋是对个人...

显示全文

“政治正确”

谈起“政治正确”,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在现代社会,自由的至上权利,导致任何事物都不能侵犯它。走在路上,你若是对哪位美女多看了几眼,人家可就要告你“视觉强奸”了。你自然是没理的,你侵犯了人家自由。这种“政治正确”的话语其实隐藏着极端隐形的暴力,根源来自于我们的文化正在变成自恋的文化。这种文化是通过给予主体过度的自由造成的,比如不再提供免费医疗,而是让你自己选择哪种医疗更好;你不能在我面前吸烟,因为二手烟侵犯了我的健康……我们都发现,在自由主义社会中,我们有选择任何事物的自由。这些眼花缭乱的自由被强加给了我们,目的就是迫使我们制定原先没有资格制定的决策,制造自由的假象。

“自恋机体”

当“主体把自己体验为自由的主体”,自由就成了重负。当我们发现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做选择时,大多数选择其实都已不必要。因而,自我的能动意识被不断放大,我们是自由的,谁都不能贸然侵犯这种自由。我们变得越个人主义,越自恋。我们不再敢贸然陷入激情的爱恋之中,不再敢真正地爱上某人,因为充满激情的依恋是对个人主义的威胁,它让人丧失了主导自己行动的能力。这就是我们当今社会的现状,由一个个独立的“自恋机体”组构而成。导致现今处于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是带有佛教色彩的、朦胧暧昧的享乐主义。享乐主义在当下的盛行不是没有原因了,但很可能导致虚无主义。

“交互被动模式”

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在齐泽克看来,用一种叫“交互被动模式”来实践是可行之策。书中举了一个例子,说工薪阶层在劳累了一天回到家后,躺在沙发上看几小时电视,虽然他自己没有发出任何笑声,但电视成功地代替他发笑了。这样,他的疲劳也获得了释放。而这就是“交互被动模式”。我们如果懂得了通过别人的目光来审视自己,自恋机体的作用机制就能被瓦解。我们讽刺别人,其实是在讽刺自己。正如“种族主义的笑话是反对种族主义的最佳方式”,自我调侃里有真正的认识。我们学会从自己身上分化出另一人,让他观察自己的举动,就像用外国人的目光审视自己,这种自我认识才更加真实。“通往普遍善的唯一途径,是我们都成为自己的陌生人。”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突破可能性的极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