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者女人的窥镜 他者女人的窥镜 评分人数不足

法蘭西蕩婦

鄧正健
文/鄧正健

伊希嘉蕊(Luce Irigaray)一向被視為「法國女性主義」中的理論大員,但她跟其他法國女性主義理論家有另一頗為誘人的綽號:法蘭西蕩婦們(vamps)。 她們之蕩名,主要來自她們不是在社會體制上挑戰父權,而是走進象牙塔裡跟她們的哲學父輩們對著幹。蕩婦們常遭後幾波的行動派女性主義者批評,指她們離地,只懂玩弄理論語言,卻對現實中的女性境況毫不關心。

但父權既然無處不在—— 這是女性主義的理論前提—— 批判哲學中的父權這件艱難事,也得有人來做。就如伊希嘉蕊吧,她的基本立場是:整個西方形而上學是以「男性作為主體」的前提來建立。她本是法國精神分析大師拉康的學生,偏偏她對祖師爺佛洛依德不假辭色,批判起來毫不手軟。

《他者女人的窺鏡》是伊希嘉蕊博士論文。據說此書出版後,拉康和他的門徒就將她逐出師門。雖然書中只有在註釋處出現過一次「拉康」這一「父之名」,但書中每句每字,無一不是在挖精神分析的牆腳,將佛洛依德從墓中翻出來瘋狂鞭屍。

「伊狄帕斯情結」是佛洛依德性別理論的基石。嬰兒自小戀母恨父,後因發現自己擁有陽具或沒有陽具,才逐漸塑造出自己的性別認同。重點是,女孩沒有陽具,便會羨慕擁...
显示全文
文/鄧正健

伊希嘉蕊(Luce Irigaray)一向被視為「法國女性主義」中的理論大員,但她跟其他法國女性主義理論家有另一頗為誘人的綽號:法蘭西蕩婦們(vamps)。 她們之蕩名,主要來自她們不是在社會體制上挑戰父權,而是走進象牙塔裡跟她們的哲學父輩們對著幹。蕩婦們常遭後幾波的行動派女性主義者批評,指她們離地,只懂玩弄理論語言,卻對現實中的女性境況毫不關心。

但父權既然無處不在—— 這是女性主義的理論前提—— 批判哲學中的父權這件艱難事,也得有人來做。就如伊希嘉蕊吧,她的基本立場是:整個西方形而上學是以「男性作為主體」的前提來建立。她本是法國精神分析大師拉康的學生,偏偏她對祖師爺佛洛依德不假辭色,批判起來毫不手軟。

《他者女人的窺鏡》是伊希嘉蕊博士論文。據說此書出版後,拉康和他的門徒就將她逐出師門。雖然書中只有在註釋處出現過一次「拉康」這一「父之名」,但書中每句每字,無一不是在挖精神分析的牆腳,將佛洛依德從墓中翻出來瘋狂鞭屍。

「伊狄帕斯情結」是佛洛依德性別理論的基石。嬰兒自小戀母恨父,後因發現自己擁有陽具或沒有陽具,才逐漸塑造出自己的性別認同。重點是,女孩沒有陽具,便會羨慕擁有陽具的父親,因而將戀慕從母親處轉向父親。換言之,女性慾望是由「缺失」而起。

上述說法令人很不舒服,便怪佛洛依德的學說不夠科學。但伊希嘉蕊卻在另一點感到不舒服:佛洛依德用上一整套哲學學說來貶抑女性。伊希嘉蕊的師父拉康有一名句:「沒有大寫女人這一回事」((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Woman, il n’y a pas La femme)。女性生來沒有陽具,也沒有屬於自己的慾望,她們只能偽裝成男人的慾望對象。女性既無慾望也無主體性,她們的存在是空洞的。
好了,乾脆否定佛洛依德的假設,不就成了嗎?但伊希嘉蕊認為,精神分析之所以有此推論,正是父權作祟之故。她質問整個精神分析的推論,是否都是為男性而設,這才會得出「女性沒有主體」這一結論?在《女性她者的窺鏡》裡,她認為,主流精神分析對閹割情結的描述,是忽略了女孩有著跟男孩截然不同的性慾結構,才會把女性性慾說成是羨慕陽具的結果。在此,父權正發揮著作用。

伊希嘉蕊提出了一個饒有創意的概念:「窺鏡」(speculum),靈感來自婦科醫生用來檢視陰道內窺鏡。「窺鏡」能將影象扭曲放大,重顯被掩蔽的女性形象,誇大父權的荒謬和殘缺之處。當我們用醫學的內窺鏡將女性性器官內部顯現時,我們就再沒籍口說「女性因沒有陽具而沒有性慾」了。窺鏡下的陰道就是鐵證。

日後伊希嘉蕊還寫了一部更廣為人知的著作《此性非一》(This sex which is not one), 大開大合地以「兩片唇」(嘴唇、陰唇)為喻,說明女性情慾的流動多變,絕非如男性情慾般單一。可以說,《他者女人的窺鏡》是破題,《此性非一》則是立論,女性情慾的詩意想象便如此被開啟了。這才是法蘭西蕩婦的手段。

(原刊於《明報周刊》#2533(2017年5月27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他者女人的窥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