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孰知

如是林晚

……以后我们吃的鸡要不是经过中央屠宰室,就是超市冰柜里那一团团用塑料袋包好的肉,没有头,也没有毛,当然更不会啼叫。下一代是幸福的,他们在吃鸡肉的时候不会联想到鸡,电视上活蹦乱跳的鸡与盘子里令人垂涎的鸡腿是两回事,两者间的联系不见了,或者说被遮蔽了。

我们过的是什么生活,我们是什么人,不用看我们买了什么,而要看我们丢了什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味道·人民公社的更多书评

推荐味道·人民公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