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走上一段远路,方能找到家园

鸿音

看过根据本书改编的电视剧后再来看小说,我发现了更多和人物性格与行为选择有关的细节,这些细节也让人物的行为更合理,形象更饱满。我喜欢书里很多的插叙,比如对拉斯穆斯和本杰明童年生活场景的描绘,对七八十年代瑞典同性恋群体生活状况、艾滋病的发现与蔓延等社会生活史的介绍。一方面是纯真得近乎天堂与梦境的美好童年,另一方面是波澜起伏的同志运动、社团崛起和迅速扩散的可怕疾病,而在美好与恐怖之间的正是两个年轻男生烟花一样照耀各自人生的情感。他们在寻找与尝试中体验着爱。

书中对拉斯穆斯童年和中学时代的描写更好解释了为什么他会注重打扮,来到大城市斯德哥尔摩后便迫不及待地放浪形骸,享受着肉体的欢愉。他的两个少年女伴中贾蓓拉是同性恋,她做了拉斯穆斯想做而不能的事,另一个女伴蜜则是他的时尚启蒙老师。一个英俊少年和两个特立独行的个性少女,那场景大概就是skam里Isak和他同学在一起的样子吧。然而拉斯穆斯也承受着欺凌,原因竟然是可笑的一次“触摸”——那是和他心目中的天神韩瑞克。在斯德哥尔摩纵情享乐的拉斯穆斯高中时代也经历过长时间的暗恋,像是欣赏艺术品那样默默爱慕着宇宙中心韩瑞克。我想,正是...

显示全文

看过根据本书改编的电视剧后再来看小说,我发现了更多和人物性格与行为选择有关的细节,这些细节也让人物的行为更合理,形象更饱满。我喜欢书里很多的插叙,比如对拉斯穆斯和本杰明童年生活场景的描绘,对七八十年代瑞典同性恋群体生活状况、艾滋病的发现与蔓延等社会生活史的介绍。一方面是纯真得近乎天堂与梦境的美好童年,另一方面是波澜起伏的同志运动、社团崛起和迅速扩散的可怕疾病,而在美好与恐怖之间的正是两个年轻男生烟花一样照耀各自人生的情感。他们在寻找与尝试中体验着爱。

书中对拉斯穆斯童年和中学时代的描写更好解释了为什么他会注重打扮,来到大城市斯德哥尔摩后便迫不及待地放浪形骸,享受着肉体的欢愉。他的两个少年女伴中贾蓓拉是同性恋,她做了拉斯穆斯想做而不能的事,另一个女伴蜜则是他的时尚启蒙老师。一个英俊少年和两个特立独行的个性少女,那场景大概就是skam里Isak和他同学在一起的样子吧。然而拉斯穆斯也承受着欺凌,原因竟然是可笑的一次“触摸”——那是和他心目中的天神韩瑞克。在斯德哥尔摩纵情享乐的拉斯穆斯高中时代也经历过长时间的暗恋,像是欣赏艺术品那样默默爱慕着宇宙中心韩瑞克。我想,正是这些压抑与欺凌,和小镇生活的循规蹈矩、家庭的“正常”等因素一道让拉斯穆斯在斯德哥尔摩爆发,让他游走在那个彻夜不眠的大都市的每一条街道,不放过一次猎艳的机会。之前看剧的时候对于多次出现的白麋鹿,我以为是自由、高贵与美好的象征,可书中第一次写到白麋鹿时,拉斯穆斯的父亲哈拉德不以为然地认为那是自然的腐败的劣种,是不合群的错误的产物——这不正是对同性恋群体的隐喻吗?

本杰明似乎在斯德哥尔摩生活的时间比拉斯穆斯要长,可他那个深信宗教的家庭却无疑地让他和同龄人们生活在两个空间。他的妹妹玛格丽特过着“世俗”的生活,就像是平行世界里他的另一种人生,而“世俗”难道不正应该是年轻人所应该享有的吗?相比于拉斯穆斯,本杰明在精神上更加束缚,他大概正经历着奉献自身给耶和华的自我规训与向往世俗生活就像冷战中紧张的美苏双方一样,随时可能擦枪走火,当遇见保罗、遇见拉斯穆斯的时候,这种紧张终于变成了斗争。他决心向着悬崖坠落,就像小时候趴在栏杆上向下看到的那样。那个平行世界的另一种人生,终于和本杰明的现实世界交汇了。

然而这才是长途跋涉的开始。保罗、拉斯穆斯和本杰明们就像是在看不到尽头的路上寻找一片绿色家园,走得远了,他们会发现,其实并没有一个作为终点的家园,脚下随处就是家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戴上手套擦泪的更多书评

推荐戴上手套擦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