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对法律的反抗 妇女对法律的反抗 评分人数不足

书评:《妇女对法律的反抗》

废土

本书以美国20世纪中叶一位声名远播的,执业于波特兰的女堕胎师露丝·巴特尼,在堕胎立法及执法晦暗不明的背景下,所经历的职业生涯及其生活沉浮为个案,对照同时代堕胎业者的不同境况,特别是通过数位遭遇意外妊娠却选择反抗法律禁令,寻求堕胎的妇女的身心历难,从那些令美国妇女扼腕的生活故事里,挖掘美国法律与伦理的紧张关系,体现美国纸上法律与实际法律的脱节。

这本书是许章润先生主编的法意丛刊中的第一本,根据许章润先生的“主编者言”,这一类书籍的核心目的是为了阐释法律背后的现实生活,法律内在的意义世界。“法意”其实是极为含糊的概念,他认为法意既包括法理,也包括内在关切和信仰,也是现实生活的意义,同时法律和法意都是生活的现实展现,因而形成了从生活到法意,再到法律的跨越和割裂。这第一本书似乎在展示美国的堕胎现实与美国堕胎法背后的意义,以及这一意义与堕胎法本身的关联与割裂。

作者瑞科雅·索琳歌尔是著名的女权主义历史学家,本书出版于1995年,译者是徐平。

本书属于历史作品,除了涉及当时堕胎是否合法,以及审判时的部分描述外,其他部分都属于纪实和历史性的描述。文章以核心...



显示全文

本书以美国20世纪中叶一位声名远播的,执业于波特兰的女堕胎师露丝·巴特尼,在堕胎立法及执法晦暗不明的背景下,所经历的职业生涯及其生活沉浮为个案,对照同时代堕胎业者的不同境况,特别是通过数位遭遇意外妊娠却选择反抗法律禁令,寻求堕胎的妇女的身心历难,从那些令美国妇女扼腕的生活故事里,挖掘美国法律与伦理的紧张关系,体现美国纸上法律与实际法律的脱节。

这本书是许章润先生主编的法意丛刊中的第一本,根据许章润先生的“主编者言”,这一类书籍的核心目的是为了阐释法律背后的现实生活,法律内在的意义世界。“法意”其实是极为含糊的概念,他认为法意既包括法理,也包括内在关切和信仰,也是现实生活的意义,同时法律和法意都是生活的现实展现,因而形成了从生活到法意,再到法律的跨越和割裂。这第一本书似乎在展示美国的堕胎现实与美国堕胎法背后的意义,以及这一意义与堕胎法本身的关联与割裂。

作者瑞科雅·索琳歌尔是著名的女权主义历史学家,本书出版于1995年,译者是徐平。

本书属于历史作品,除了涉及当时堕胎是否合法,以及审判时的部分描述外,其他部分都属于纪实和历史性的描述。文章以核心人物堕胎师露丝·巴特尼为线索进行描述,其中穿插形形色色的堕胎者、男性堕胎师、记者、检察官、律师、法官与堕胎产业掌控者的故事。本书同时具有强烈的情感倾向,一方面认同露丝·巴特尼这位女性堕胎师的做法,另一方面对堕胎产业的持有者、渲染堕胎的媒体、利用堕胎获取政治利益以及审判中物化女性的部分法律执业者具有或微妙或明显的贬抑态度。这一倾向可能是作者基于女权主义和堕胎支持者视角导致的必然结果,同时也可能是案例选取所导致的。

文章分为九章,第一章“危险”讲述1965年露丝·巴特尼为苏珊娜·泰勒进行堕胎手术,导致1968年时73岁的露丝·巴特尼因堕胎杀人罪被判处18个月监禁。第一章还介绍了露丝·巴特尼成为堕胎师之前的早期经历。第二章“犯罪生涯”完整地勾勒露丝·巴特尼从1895年出生至1950年代早期的家庭环境、职业生涯。第三章“男人的世界”讲述了中年男人瑞格通过与政府官员、司法人员的权力联系,建立了巨大且精密的堕胎产业,并且使用敲诈、垄断、提供“法律保护”和信托机构来增加人员、延长链条。第四章“女人的地狱”是戴安娜·麦克德蒙特因为堕胎陷入生理痛苦和求法无门的地狱;劳拉·米勒因为被瑞格排挤,因而进入瑞格产业的地狱;雪莉·派克尔进入非法堕胎行业从而被指控的地狱。第五章“瑞诺”中讲述露丝·巴特尼与瑞格联合后进入瑞诺城为克劳迪娅堕胎致使克劳迪娅感染的故事,这是露斯·巴特尼堕胎生涯中少有的失败案例。第六章“波特兰”是转折之章,1950早期波特兰城的政治情况发生了变化,政客、媒体都逐渐认识打击堕胎可能得到公众支持,因此堕胎这种被默许的潜规则正在逐渐变化。第七章“听众最多的犯罪”中,1951年7月6日,波特兰警局开始对堕胎诊所和据点进行打击,媒体开始对露丝·巴特尼等堕胎师的工作进行包装和渲染,展示了医生、媒体和政界对待堕胎问题的逻辑、道德倾向和看法。第八章“审判中的妇女”意图描写司法对堕胎的审判具有色情意味,是男性定义女性的过程。最后一章“坚持不懈”谈论露丝·巴特尼在1950年代以后继续堕胎,并且多次被审判的经历,与首章呼应。

书中透露的或明显或隐藏的观点有:

(一)堕胎的法律与堕胎的现实需求

妇女可能因为各种原因意外怀孕,如

乱伦和强奸的被害人、弃妇、无人照管的女人、通奸的妻子、遭殴打的妻子、绝经期的妇女、疲惫不堪的母亲、女招待等。(p5)

妇女可能因为生活问题无法养育孩子,因为被强奸不想养育孩子,或者因为身体原因需要治疗性堕胎,因此部分堕胎具有实在且现实的需求。

1854年俄勒冈州立法将堕胎规定为犯罪,因此堕胎是被禁止的。

但是反堕胎法令被蔑视的程度在波特兰乃至于全国范围非常严重。露丝和其他堕胎者的经历说明,在美国,比起卖淫和赌博,堕胎是最少被起诉的犯罪。根据法律的实践来看,堕胎者似乎与警察签署了不成文的协议:

经营……堕胎诊所;除非造成死亡,否则不会被指控。这并不是说,除非一位妇女死亡,堕胎这就不会被逮捕。……如果被医院职员叫到病床的警察有理由相信躺着的人正在实施堕胎行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签发逮捕令。一些观察者指出这些年的执法行动中,警察特别热心逮捕女堕胎师,而不论有没有人死于其手。而男性医生,即使他就在堕胎病人身边,或者正在施术,也不那么危险。……(因为医生可以说),堕胎是出于医学上的需要。(p13-14)

此外为了不被控诉,某些堕胎师会选择向警察交保护费。

因此,在1950年代以前,堕胎是被默许的犯罪,除非堕胎导致死亡,否则堕胎一般不会被起诉。原因在于,社会的各个阶层都有堕胎的需求,这一现实需求如何无法通过合法的途径处理,便会经由非法的途径疏导。

(二)不同人群的观点

医生们的思路是

在1860年至1880年间,在全国范围内,医生们几乎都成功地说服立法者相信,将堕胎定义为非法,恰是现代的专业医生掌控人们身体健康的先决条件。(p10)

堕胎者可以划分为两个部分,医学界和非专业的从业者,两双方在非法堕胎的过程中都或多或少的侵犯了医生照顾和诊治怀孕妇女的专业特权。

二战后,医生的观点发生了进一步的变化,

当新的成像技术使医生可以将婴儿视为一个小人儿时,他们便越来越倾向于将妊娠过程首先作为一个生产和造就一个婴儿的过程,倾向于将妊娠妇女作为一个安全的再生产的起名。现在,妊娠妇女与她的医生有了一个共同的道德义务,那就保证这个器皿的正常。

1950年代和1960年代成立了以医院为基础的堕胎委员会,这一委员会用于审核妇女是否准许堕胎,同时这一委员会会采取绝育的方法作为预防妇女再次堕胎的惩罚。

有医生认为堕胎会导致妇女的心理问题,包括犯罪、性冷淡和离婚。并将妇女的意外怀孕视为是妇女的同意或者愿意,亦即

没有哪个怀孕的人不想怀孕。

在媒体对警察的堕胎搜捕行动进行报道时,媒体似乎将露丝描述为

厚颜无耻、耽于声色,她的高超医术遂转化为掠夺妇女身体的邪恶欲望。她那赚钱的职业成为将妇女的性转为赚钱能力的机器。在如此这般地转化中,露丝的能力遂成为诱人堕落的赚钱能力、女吸血鬼的邪恶能力、荡妇的淫乱能力……女堕胎师给这种犯罪带来新意

媒体将妊娠和堕胎的被害人们作为公众消费的对象,通过隐含的描写满足了公众的媒体消费需求。

许多医生也认为,任何企图终止妊娠的妇女都是在侵犯其配偶的权利。据一位精神病学家说,他们是在堕胎来阉割其丈夫。

媒体通过“护士手记”来刻板化堕胎者的印象,并且对她们的道德进行模棱两可的评价。

政界中,有些政客和警察曾收取堕胎医生的保护费,因此当某位最著名的堕胎师被逮捕时,新闻界传言

它标志着逮捕一个堕胎师所赢得的政治资本的价值,超过了他们所收取的保护费。

堕胎与国家的整体形势密切相关

堕胎犯罪化的时代已经来临,整个国家,在战后这些年里一直鼓励妇女回家生儿育女,因此,可以预见,堕胎自然会受到责难。

但是在大萧条时期和二战期间,有些妇女由于无法养育子女,意外妊娠后更可能选择去堕胎,从而使得堕胎的几率上升。

政客并不会采取和医生相同角度来反对堕胎,如何政治气候满足,政客会以公共健康遭受危害为由来整治堕胎犯罪,并且大范围的逮捕非法堕胎者。

作者认为法律对堕胎者的审判是粗糙的,是一帮男人确认他们拥有对妇女的身体的权力、定义妇女的权力,他们会在审判时强调妇女的弱点,刺激一位妇女攻击另一位妇女(一位受到指控的堕胎师来说明她的顾客)。审判大多时候浸透着性意味,因为受害人往往需要在法庭上说明自己与什么人发生了性关系导致怀孕,并且需要说明怀孕时的境况。审判时对被害人的二次伤害,是对妇女的错误定义,认为一个正常的妇女应当是幸福的孕妇、已婚妇人和一位妈妈。堕胎者甚至被认为有精神问题的,人格不成熟的,缺乏女性特质的,对性缺乏控制力的。

(三)对露丝·巴特尼的解释

作者认为露丝·巴特尼并非是媒体所渲染的恐怖的堕胎师,露丝具有责任感,有经济需求和从事这门工作的习惯。作者承认有些非法堕胎者采用的方法是非常糟糕的、危险的,可能导致贫困妇女的受伤和死亡,但是露丝·巴特尼的技术较好、环境干净整洁、设备理想,失败案例也极少。

露丝的堕胎手术救助了很多的不幸的性遭遇和不小心导致的意外怀孕,其动机并非完全是钱(当然露丝真的赚了很多钱)。作者认为将

一个妇女通过为另一个妇女刮宫视为获取金钱是一种堕落,应判有罪

的思路带入审判中是不合适的,这一犯罪动机的理念无法审判免费堕胎的人。此外其他的许多堕胎师将卖婴儿作为副业来开展,露丝并没有这么做。

(四)堕胎犯罪的终极产物

瑞格是堕胎犯罪的终极产物,虽然他未曾做过堕胎手术,但是他通过医学专家培养堕胎医生,然后构建了堕胎产业的联盟。瑞格为堕胎医生提供保护,从而避免法律纠纷;通过自身已有的产业威胁其他医生加入自己的联盟;为了避免堕胎失败导致的问题,不讲堕胎者送往急救中心,而是藏匿后救治;与政府官员威廉姆·伯恩联合掠夺其他堕胎师的工作;使得堕胎失败者的控诉归于无效。

(五)堕胎的主要危险

暗廊操作的主要问题在于,它无法让开业者按照规矩为堕胎提供一个防止感染的环境。到1940年,医院能在设备完备的无菌条件下施术,但对于非法的执业堕胎师而言,不是堕胎技术的问题,而是没法拥有如同市立一般医院的卫生条件。

在防止堕胎公之于众,或者由于缺乏合法且有效的途径去堕胎的时候,部分妇女会选择私自堕胎,这引发了很多问题。譬如有的妇女会选择吃下很多药品,甚至有一位黑人妇女将刀片放入下体。

作者的既定立场是非常明显的,即认为堕胎是妇女的天然权利,堕胎并不是道德缺陷的事情,男性没有权力也没有资格对女性的自我决定权利说三道四。作者在最后几章的言辞、观点和描述几乎都是在暗示,堕胎是一件具有现实需求的正当行为,但是媒体、政客和邪恶堕胎师的寻利的需求,使得堕胎被严重打击,从而进一步威胁了女性的堕胎权利。可以认为,露丝·巴特尼是作者心目当中的女权斗士,是在那些堕胎非法时期努力与法律进行抗争的典范。作者通过展示露丝·巴特尼和另一个不择手段、草菅人命的男性管理者瑞格的差异,使得露丝·巴特尼的形象更加的高大与光耀。

作者瑞克雅·索琳歌尔的方式是后现代叙事性的,这必然导致在部分问题上所言不详,例如作者没有讨论女性自身的堕胎决定权与潜在生命之间的冲突,男性到底在生育权利上占据何种地位,男性在堕胎事件中是一个怎样的角色。但这是可以接受的,原因在于,那是一个避孕缺乏能力和意识的年代,政府通过直接禁止堕胎使得非法堕胎在阴影中存在,政府也没有办法帮助那些为生活所迫的女性从而使她们生下并抚养自己的孩子。由于现实生活没有任何的改善,社会福利没有任何的资助,于是潜在生命的死亡作为一种“恶”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让女性享有堕胎的“自然权利”,让女性为自己的生活做主。

在此,不由得需要赞赏历史,感谢您带来的教训、罪恶与痛苦。


翻译者徐平在译者后记中提及两篇文章,可能涉及堕胎:

罗纳德·德沃金著,刘丽君译:《自由的法——对美国宪法的道德解释》,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理查德·A·波斯纳著,苏力译:《性与理性》,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


附录有《发展中国家妇女被害问题》一文有以下信息值得注意:

联合国地区犯罪与司法研究所(UNICRI)

1987年,印度制订了《预防殉夫法案》(Commission of Sati Act),规定任何教派都不得进行殉夫活动,即将妻子本身作为丈夫葬礼上的祭品而烧死。在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要求携带嫁妆已属于非法(丈夫及其家人为了获得高额的嫁妆而虐待她,可能导致新娘自杀或夫家用火烧死新娘,后者被称为“烧新娘”)。

对女性生殖器的毁损包括各种方式:切除阴蒂(clitoridecomy,部分或者全部切除阴蒂)、切除术(excision,切除阴蒂和小阴唇)、封闭阴部(infibulation,去除阴蒂和大小阴唇,除了留出一个小口供月经和排尿之用外,缝合整个阴户)。毁损妇女生生殖器的行径如今仍然广泛流行于北非、中东和南亚的许多国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妇女对法律的反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