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在回避什么?

Beryl-Nina

对于那段不可明言的历史,我们怀着双重的恐惧。 一重是回忆的恐惧:我们拒绝回忆有关的一切,我们不愿提及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另一重是遗留于现实的恐惧:我们害怕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重回我们身边,我们排斥它,我们不承认它遗留在这世界上的痕迹,把活生生存在的现实污蔑为虚妄。 他是怎么逃出了办公室,逃到了哪,怎样变成了疯子,又怎样回来的?没有人关心。人们只知道他是个疯子,是个会自残的疯子,要用绳子捆起来。即使他曾深爱的妻子和女儿,也只是恐惧地躲避着他。他的死亡,于她们而言,是解脱。 他的记忆里只剩下妻子辫梢的红蝴蝶结,和他曾钻研的各种刑罚。他对路人实施着幻想的刑罚,对自己实施着实实在在的刑罚。他仍有痛觉,痛苦却让他愈发地兴奋:他剥离了自己的精神,用以惩罚自己的肉体。 那种种酷刑,一朝一代流传至今,由肉体到思想,绵延不绝,从未消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九八六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九八六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