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友 江湖老友 7.3分

你说呢

蔡澜是一个真正潇洒的人,率真潇洒而能以轻松活泼的心态对待人生,尤其是对人生中的失落或不愉快遭遇处之泰然,若无其事。不但外表如此,而且是真正的不萦于怀,一笑置之。“置之”不太容易,要加上“一笑”,那是更加不容易了。他不抱怨食物不可口,不抱怨汽车太颠簸,不抱怨女导游太不美貌。他教我怎么样喝最低劣辛辣的意大利土酒,怎样在新加坡大排档中吮吸牛骨髓。我会皱起眉肉,他始终开怀大笑。所以他肯定比我潇洒得多。

我现在年纪大了,世事经历多了,各种各样的人物也见得多了,真的潇洒还是硬扮漂亮一见即知。

金庸

数年前,经过一场与病魔的大决斗之后,医生不许查大侠吃甜的。但是愈被禁止愈想吃。金庸先生会把一条长巧克力不知不觉地藏在女护士的围裙袋里面。自己又放了另一条在睡衣口袋中,露出一截。

查太太发现了,把他睡意口袋中的巧克力没收了。但到楼上休息,金庸先生再把护士围裙袋里的扒了出来偷吃。本人稀奇古怪。不然,他小说里的稀奇古怪事又怎么想出来的呢?

金庸先生这次在台湾回答记者的问题,有些是值得录下的。

关于电视剧《神雕侠侣》:制作人把黄蓉也改为坏人。这好像我把儿子放在人家家...

显示全文

蔡澜是一个真正潇洒的人,率真潇洒而能以轻松活泼的心态对待人生,尤其是对人生中的失落或不愉快遭遇处之泰然,若无其事。不但外表如此,而且是真正的不萦于怀,一笑置之。“置之”不太容易,要加上“一笑”,那是更加不容易了。他不抱怨食物不可口,不抱怨汽车太颠簸,不抱怨女导游太不美貌。他教我怎么样喝最低劣辛辣的意大利土酒,怎样在新加坡大排档中吮吸牛骨髓。我会皱起眉肉,他始终开怀大笑。所以他肯定比我潇洒得多。

我现在年纪大了,世事经历多了,各种各样的人物也见得多了,真的潇洒还是硬扮漂亮一见即知。

金庸

数年前,经过一场与病魔的大决斗之后,医生不许查大侠吃甜的。但是愈被禁止愈想吃。金庸先生会把一条长巧克力不知不觉地藏在女护士的围裙袋里面。自己又放了另一条在睡衣口袋中,露出一截。

查太太发现了,把他睡意口袋中的巧克力没收了。但到楼上休息,金庸先生再把护士围裙袋里的扒了出来偷吃。本人稀奇古怪。不然,他小说里的稀奇古怪事又怎么想出来的呢?

金庸先生这次在台湾回答记者的问题,有些是值得录下的。

关于电视剧《神雕侠侣》:制作人把黄蓉也改为坏人。这好像我把儿子放在人家家里寄养,这个人天天到我的儿子。看得心痛。

关于“问世间情为何物”中的“物”是否为“信物”:问世间情为何物的“物”不是“物”,是“什么事爱情”罢了。情不是物,情是唯心。

关于自己的性格像不像书中人:其实我对爱情的理想就是像杨过和小龙女一样,只是我自己做不到。

亦舒

澳洲令我想到一个笑话:非洲像少女,不懂人事;东南亚像怨妇,热情如火;欧洲像老妇,已归平淡。澳洲呢?是个出名的丑女,谁都认识她,但谁都不会去找她。

本来你们兄妹的事可以直接联络,但是你们神经起来,心中挂念却老死不相往来,只有由我这个多事的做中间人。

倪匡时给我们这班朋友宠坏的。查先生宠他,黄霑宠他,没有一个人不宠他。他便变本加厉,完全不讲理。

唉,这么一个人妙语如珠、常惹人大笑、又语言令人沉思的人物,不宠他,难。

你在专栏中提到,也许读者想知道我为何膝下犹虚。答案很简单:我还没有大,怎么有能力照顾下一代?

我现在过的日子,总是向着尽量减少忧愁而努力。今天活得比昨天好,已经满足。或者有人批评我自私,但一种米养百种人,就让我略为“和而不同”吧。

天下美好的事太多,也明白养儿育女的乐趣,但是不想试了,我不贪心。

又,到了一个酒会,遇到卜少夫先生。他老人家说也得倪匡来信,称已不喝酒。

听了大吃一惊,他已不喜交际,除了买菜不出门,这正常得很;没有女朋友,有点反常;但不喝酒,唉呀呀,唉呀呀呀呀(最后两个呀要提高半个音读出)。

即刻确定是否有次事实。倪匡笑着说:给卜公信曾有“足不出户、酒不沾唇”之语。只是为了讨句子工整。其实,酒是入口,不必沾唇的。昨晚被曾江、焦姣在街头拦腰抱住,就报销了一瓶好酒,云云。

擦了一额冷汗。

总之倪匡做什么坏事,撒什么谎,皆有一套方法解释。有时无耻到说得出喝酒是上帝教的。

当然话题离不开你的倪匡。我们说你的全部坏话,这里不赘。

黄霑

在旧金山住了三天,便飞拉斯维加斯。大家都知道,这是天下结婚最方便、最快的地方。

在一起做电视节目时,他,倪匡和有有个默契,那就是不管什么人在背后说我们坏话,一律忽视。

古龙

散文文字最能洞悉作者的心声,和小说不同,不能掩饰自己。古龙在一篇叫做《却让幽兰枯萎》的文章中提到,他一生中没有循规蹈矩地依照正统方式交过一个女朋友。

他说风尘女子在红灯绿酒的互映之下总是显得特别美,脾气当然也没有大小姐那么火爆,对男人总是比较柔顺。

但是,风尘中的女孩,心中往往有一种不可告人的悲怆,行动间也常会流露出一些对生命的轻蔑,变成什么事都不在乎。所作所为,带浪子般的侠气。

别人还正常背书包上学,古龙已经“落拓江湖载酒行”了。对于本身就有流浪子血液的孩子来说,风尘女子的情怀正是古龙追求的。

古龙喝酒是一杯杯往喉咙中倒进去。是名副其实地“倒”。不经口腔,直入肠胃。

不过他当说当年吃的,大多数是“一口咬下去,就好像咬到一块外面裹粉的油炸甘蔗饭,惨绝人寰”。“惨绝人寰”这四个字倪匡兄也爱用,

黄永玉

“我最想看你的画室”我说。“这边,这边。”黄先生指着,门上的横额写着“老子居”。好一间“我得画室。”

他说过:“我一生从不相信权力,只相信智慧。”

黄先生是位生存者,在任何逆境之下都能悠哉悠哉地生存下去。“wenge”难不了他。主人轻描淡写地说:“我的八字好。”

冯康侯

冯先生是位矮小清瘦的老人,满脸和蔼安详。直接地问:“你要学会这些不合时宜的东西,有什么目的。”

“没有目的。”我坦诚地回答,“只是喜欢得要命。”

“那就够了”冯先生微笑。

“眼高手低。”老师道,“更是好事情!好的东西看得多,能够吸引便叫做眼高。眼高表示欣赏力强。手低只是技巧的问题,勤能补拙,多做功夫手便不低。最怕的是,眼也不高,手也不高。”

对于开书画展,老师说:“买画的人有几个真正懂画?会欣赏的多较有清高的思想,这种人怎么会看重钱财?他们哪有这么多的余钱去买张画?”

老师:“印泥放在盒子里,要它几十年也不凝结;盖在纸上,又要它五分钟内干掉。你们说这是不是很神奇的小东西,注意到奥妙,便会发现这世界有许多美好的事。”

“皇帝那么忙,也能抽空把字练得那么好,你们何尝不可?”

老师说,“所谓有情,便是字和字之间产生了关系,以取得联系。一方印的印文,每一字都要兼前顾后,左揖右让,才会有神趣。”我们再仔细看回自己写的印稿,果然是每一个字都离了婚。

开始明白为什么古人的山水画顶端总有一处空白,原来是整幅画的延长。进入画中和人物一块游山玩水,爬到高处乘白鹤飞翔到画外的天空。开始看懂一些书法。自自然然,不管美丑均有气质,这便是所谓的天籁了吧。

玩物养志

留给我们最珍贵的是对艺术和做人的态度:自然大方,学无止境。

先由基本做起,不偷工减料,便有自信。有了自信,再进一步去学习,尽了自己的力量,不取宠、不标新立异,平实朴素,就可以自然大方。我们脚踏实地,我们便有根,不用去问别人证明我们懂得了多少了。那个没有后悔的感觉是一个多么安详的感觉。

丁雄泉

不期望成为大师,心里便没负担。做人,逍遥快活最要紧。

这次上的课,并没有实际下手画画,而是颜色的概念。丁先生说:“先下最强烈的颜色,然后再涂沉一点的。这么一来,就不会把光芒抢走。”

“树是我的朋友。”丁先生说。

“老远乘飞机来吃的,多一点不要紧。”丁先生说:“而且我们还请了很多朋友。”

“丁先生和蔡先生请客,怎么不来?”经理问:“到底请了什么人?”丁先生笑说:“请了李白,请了苏东坡,请了毕加索。都来不了。”

拗不过他,让一切顺其自然好了。我已经学会,当你在旅行的时候,对方坚持的话,就不应该说一定这一定那,这是浪费时间的。要是我欠了一点点的人情,下世再报答好了。

丁先生说:“猫屎邻居的,鸽子是野鸽。我都请他们吃东西,吃饱了就不会咬来咬去嘛。他们常在我身边,是不是我养的已经不要紧。总之要走就走,要来就来。他们来吃我的东西,是给我面子。对待朋友,也应该同个道理。”

“荷兰人的思想开放,能面对娼妓、毒品、合法自杀的问题。作为一个画画的人,需要这种自由自在的空气。要不要做是你的事,最要紧的是你有选择的权力。”丁先生说。

其实,丁先生家有三棵树,另一颗是他自己。

“要不要正式来个拜师典礼?”我问

丁先生大笑:“那是流氓才做的玩意儿。我们是朋友,一起向天真的感情学习。”

蔡志忠

不了,还是先请他画一张。心中那么想,但不好意思说出口。他好像看懂了,画了一只猫给我,是只粉色的猫,很像他自己。

黄春明

黄春明写过很多小说,是我喜欢的作家。因为他没有一般台湾人那么缠胶布搬的文字描写,从他的书可以看到一份真。

真,在作家来讲,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我们一见如故,爱死这个风趣的长者。

甘健成

我们那辈,不管年纪大小,总以某某兄称呼对方。

张彻

我说:“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你找到更合适的人,就让他们去,总之一句话:我愿意但我不争。”

成龙

羊群在,表示没有凶猛的动物走近周围。

洪金宝

老板娘也对洪金宝一见钟情,因为日本胖的人不多。她一看洪金宝身型像认出亲人,决定结拜,成为洪金宝的契妈。

曾江

他右边耳朵已不灵光了,左边用了助听器。说如果遇到合不来的人就干脆关掉,得一个清静。不过遇到我这个老朋友,什么都问,他也不得不回答。

“又为什么被叫做躁狂症呢?”

“戏拍多了,知道有些错误的主动会走冤枉路。我一向有什么说什么,指了出来。没想到年轻人自尊心那么厉害,说我爱骂人。我也没办法呀。”他说。

诸友

记得家父常说:“老友是古董瓷器,打烂一件不见一件。”

这种人身边有许多朋友,但他们都渴望和水平相同的人谈话。说些什么一提即通,但并非每天都有这种机会,所以相当的寂寞。

倪匡兄看了大笑,要我翻译道:“喝酒的人必是好人。”

好莱坞当然会要求把李安把法国厨子吃人的情节也拍进去,这种惊骇的画面始终能卖多几个钱。相信李安最初也屈服。在李安慈悲的胸怀之中,以对白来交代,已经是容忍的极限了。

李安最多被传媒问的,应该是电影的主题吧。他回答说:“我们怀疑所有美好的,又拒绝承认现实的残酷。”

那只老虎代表了什么?李安说这不好说,最后还是说了。那是一种恐惧感,让自己提高警觉的心态。心理状态是生存跟求知、学习最好的状况。如果害怕了,自己也懒惰算了,就很容易陈腐,很容易被淘汰的。

从前的导演,知识分子居多。当今的, 就是缺少了书生的气质。有了读书人的底子,就能把文字化为第一等的形象出来。

把所有杂货店的面粉完全收购,赶到外景地,把整个山丘用面粉铺成雪白。

大家欢天喜地地回家过年,我也收拾了行李单身折返东京。日本人过的是新历年,这一天没有一点气氛。只发觉花草已枯,鸟死亡。明白自己有工作不管其它的个性,从此不做我照顾不到的事,也解释了为什么至今没有子女的原来。

人的表情千变万化,实在有趣。

当然我讲的不是什么加了数层纱,拍得朦胧的美化次货,而是把对象的灵魂都能摄出来的作品。

我们爱一种东西,只管爱好了,成不成得了“家”又如何?百年之后的事,与吾等何关?管它什么鸟?

华健有今天的成功,不是偶然的,努力不在话下。最主要的是他有一份真,一份周围人已失去的真。

遇见卜少夫先生,介绍之后,老先生把我抱得紧紧的:“听朋友说你也爱喝酒。”

我们欣赏的是辛弃疾的词:“昨夜松边醉倒,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有一回,听人家说卜少夫先生要把他的藏画拿出来卖,但价钱标得相当高。

友人说:“不如我向他说,是你要买的,他一定算便宜。”

如果这种事也做得出,就不配合卜少夫先生交朋友了。我谢绝友人的好意。

造成的感情伤害多过失去生命。

人的乐趣,除酒色财气之外,最重要的还有一件东西,叫读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江湖老友的更多书评

推荐江湖老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