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纱 面纱 9.0分

世界上只有一种故事:爱情故事

果冻儿

我发现任何书评说到最后都不过是在诉说一个故事,任何评点都无损于一部著作本身,因而作家比评论家要幸福很多。

毛姆是多产的作家,我知道他,只是因为嗜书如命的好基友说《刀锋》是本难读的书,我拿到《面纱》时想要临时抱佛脚读读《刀锋》,然而读书如抽丝。所以谈《面纱》只能谈《面纱》本身。

《面纱》曾不止一次被改编成电影,“面纱”的强烈象征意义似乎是解读小说不可绕过的。在我看来,这面纱不是虚伪和真实的分界线,而是可知与不可知的分界,正如凯蒂每次走出修道院时,那扇关上的门一样。

《面纱》故事的新鲜感远逊于故事背景给人的好奇心,这个关乎出轨与背叛的爱情故事发生在中国,从香港到云南,一个中国屏风上的洋故事。

《面纱》开始于出轨被发现时凯蒂的惊呼声,由凯蒂的性格交待其家庭,再向后推进到所谓真爱的真相和费恩的寻死。

故事关乎爱与背叛,在文学史上常写常新,《面纱》的人物性格很像安娜和卡列宁、包法利和包法利夫人,故事的展开方式有点像《呼啸山庄》,凯蒂始终在寻求以及最终好似寻到什么的时候又有点像《虹》。只是相形之下,《面纱》都较单薄。

在我的印象中,《面纱》...

显示全文

我发现任何书评说到最后都不过是在诉说一个故事,任何评点都无损于一部著作本身,因而作家比评论家要幸福很多。

毛姆是多产的作家,我知道他,只是因为嗜书如命的好基友说《刀锋》是本难读的书,我拿到《面纱》时想要临时抱佛脚读读《刀锋》,然而读书如抽丝。所以谈《面纱》只能谈《面纱》本身。

《面纱》曾不止一次被改编成电影,“面纱”的强烈象征意义似乎是解读小说不可绕过的。在我看来,这面纱不是虚伪和真实的分界线,而是可知与不可知的分界,正如凯蒂每次走出修道院时,那扇关上的门一样。

《面纱》故事的新鲜感远逊于故事背景给人的好奇心,这个关乎出轨与背叛的爱情故事发生在中国,从香港到云南,一个中国屏风上的洋故事。

《面纱》开始于出轨被发现时凯蒂的惊呼声,由凯蒂的性格交待其家庭,再向后推进到所谓真爱的真相和费恩的寻死。

故事关乎爱与背叛,在文学史上常写常新,《面纱》的人物性格很像安娜和卡列宁、包法利和包法利夫人,故事的展开方式有点像《呼啸山庄》,凯蒂始终在寻求以及最终好似寻到什么的时候又有点像《虹》。只是相形之下,《面纱》都较单薄。

在我的印象中,《面纱》中形象最丰满的是费恩先生,因为毛姆站在凯蒂的角度把话都说尽了,他总是忍不住在你将要猜出凯蒂心思时写一段话交待清楚,结果就只留下费恩像个谜一样存在,不管是性格上的冰火、死因还是“死的那个是狗”。

费恩是整个故事的推动者,因真心付出却足够清醒而可悲。在译者于大卫所写的后记中,将费恩的呆板冷漠解读为面纱,可那确实是费恩性格中的真实部分,被面纱遮住的不是他的性格而是他的命运——一个细菌学家如何心碎而死的故事。

凯蒂在霍乱中感觉成长,在重遇汤森时仍然故态复萌,这逼着她再次逃离,这是毛姆安排的最终出路——一条心灵安宁之路,但我仍怀疑那是一条自我安慰之路。我怀疑凯蒂并没有成长,她只是揭开面纱的一角、知道了修道院的门背后是什么,然而并未改变她自己,她仍是多萝西眼中的“二流货色”,也还是汤森掌控中的那个女人,而“订婚后用他的戒指娶了我的人对此清清楚楚”。

费恩拥有了他承受不了的爱,并最终玉石俱焚。凯蒂稀里糊涂以为自己拥有了爱和成长,结果还是跟之前一样。只有汤森是个自知自觉的坏人,但毕竟是凯蒂咎由自取。小说的特别在于异域背景的陌生感。

整部小说上的背景是看不清道不明的中国,小说中的主人公都生活在中国,然而中国对于他们却总是罩着面纱。故事从香港开始,然而即使是汤森和凯蒂幽会的古董店,也只一笔带过。香港并未因是故事的发生地而显得特别,它的面纱并未撩起一角(香港始终是主体之外的“他者”,这是香港的悲哀)。

当凯蒂被轿夫抬着进入霍乱的重灾区,她在颠簸中遇到一些牌坊,在凯蒂眼中:“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美,胜过她所建过的任何一座。然而,不知为什么,这让她感到不安。它具有某种无法言喻的特殊暗示。”牌坊在她眼中因陌生和飘忽而具有了某些暗示意义,正如她最终仿佛找到的“道”一样。

东方对于凯蒂、费恩和汤森来说,都有一个固定印象:“颓废、肮脏、糟糕得无以言说”,然而只有当他们置身其间,他们才得以“像帷幕的一角被掀开片刻,得以瞥见色彩丰富、含意悠远的世界,她连做梦也不曾梦到过的。”

开放只是跟成见战斗,能掀开面纱的人太少。因为别说文化了,世界广阔,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动物,是彼此的陌生人。

我说的话你能懂吗?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面纱的更多书评

推荐面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