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小确丧

soon

日本文学我是从《源氏物语》读起的。彼时,起点高,年纪小,意味着并不能很好地理解其中韵味。《源氏物语》读了一半终于读不下去了,至今这部书还被我束之高阁。后来转战川端康成,看了一些散文和小说,也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最后让我沉迷了一阵子的还是村上春树,什么少女的小忧伤啊,小确幸啊,都能在书中找到慰藉,很是喜欢。还给译者林少华写过信,抒发感慨,希望他笔耕不辍,继续将村上先生的作品带给中国读者之类的。直到读研和日语系的学霸同寝,聊到日本文学,才得知(在她看来),以日本文学的角度来看,林少华的译本太过“浓郁”了,比较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而并不能表现日语原著的面貌。

后来我从她的书架上拿了《一个人的好天气》,当时她正在写学期中的小论文,写的就是青山七惠。读完她问我什么感觉,想了想说:“没什么感觉。太淡了。”的确,作为小说来讲,没几个人物、没什么情节、没什么冲突,基本上小说简介就讲明白所有的起承转合了。但是仔细品味,平静生活下的暗流,都蕴藏在情绪之中了。

青山将“芥川龙之介奖”和“川端康成文学奖”收入囊中,83年出生,05年发表处女作,这个成绩不可谓平庸。实际上...

显示全文

日本文学我是从《源氏物语》读起的。彼时,起点高,年纪小,意味着并不能很好地理解其中韵味。《源氏物语》读了一半终于读不下去了,至今这部书还被我束之高阁。后来转战川端康成,看了一些散文和小说,也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最后让我沉迷了一阵子的还是村上春树,什么少女的小忧伤啊,小确幸啊,都能在书中找到慰藉,很是喜欢。还给译者林少华写过信,抒发感慨,希望他笔耕不辍,继续将村上先生的作品带给中国读者之类的。直到读研和日语系的学霸同寝,聊到日本文学,才得知(在她看来),以日本文学的角度来看,林少华的译本太过“浓郁”了,比较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而并不能表现日语原著的面貌。

后来我从她的书架上拿了《一个人的好天气》,当时她正在写学期中的小论文,写的就是青山七惠。读完她问我什么感觉,想了想说:“没什么感觉。太淡了。”的确,作为小说来讲,没几个人物、没什么情节、没什么冲突,基本上小说简介就讲明白所有的起承转合了。但是仔细品味,平静生活下的暗流,都蕴藏在情绪之中了。

青山将“芥川龙之介奖”和“川端康成文学奖”收入囊中,83年出生,05年发表处女作,这个成绩不可谓平庸。实际上日本主流文学的调调都是平缓的。就像后来我和舍友一同去吃日料,她总说味道太重。直到后来她去青岛工作,我们夜晚摸进一个小巷子,找到一个据说是比较正宗的日料店,店家端上来一锅没有什么味道的“味增汤煮萝卜”,她才感叹真好吃。

青山七惠笔下的故事发生在现代大都市,主角就是普通人,日复一日工作的普通人。每日在拥挤的地铁、麻木的工作、冷漠的人际交往中生活的大多数。随着生活节奏加快,人们越来越不爱认识新朋友、似乎也不爱花精力和时间去维系旧的关系了。我们总是开玩笑地以是否值得洗头相见来评价两个人的关系。小说中的“我”,没什么事也不想参加公司的聚会。其实我也时而以有事为由,推掉朋友的邀约。有时候会觉得孤独,但是就不想迈出家门,觉得窝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发呆、看书、看电影,似乎更有乐趣。无外乎,许多读者看完青山七惠的作品大呼:“这不就是我吗!”

至于改变嘛……小说中的“我”好不容易在弟弟出现后有所改变,但是因为分和男朋友分手,又陷入了迷思。这是现代都市人的普遍情绪吧。决定改变也没有立什么FLAG,所以放弃起来也是相当从容。大多数的时候,都处在面临选择,却不知如何选择的状态下。于是,我十分艳羡古人了。

古人似乎也兴小确幸那一套,苏东坡总结了一下人生中的十六件乐事。虽说是“乐事”,但绝非令人开怀大笑的那种乐事,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小确幸”似乎更合适。 “清溪浅水行舟;微雨竹窗夜话;暑至临溪濯足;雨后登楼看山;柳阴堤畔闲行;花坞樽前微笑;隔江山寺闻钟;月下东邻吹萧;晨兴半炷茗香;午倦一方藤枕;开瓮勿逢陶谢;接客不着衣冠;乞得名花盛开;飞来家禽自语;客至汲泉烹茶;抚琴听者知音。” 想想都觉得心里面熨帖得很。若说交往,古名士寻开心的法子多得很,动辄即可访名山大川,喝酒飞花令,抚琴吟诗,写字品评。而我们似乎更倾向于室内活动——打牌,KTV,看电影,喝咖啡……

都说欧美人家庭观念淡薄,日本人邻里同事之间客气得假,中国人实行计划生育30年,生活在大都市的独身青年和他们相比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孤独”、“寂寞”似乎成了大都市的流行病。而这种情绪的蔓延,除了让你默默叹息之外,还有别的什么法子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温柔的叹息的更多书评

推荐温柔的叹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