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 水浒传 8.8分

评水浒 替天行道乃方腊

opera21
2017-06-27 11:14:36

为什么在征方腊后整部水浒传就回归了历史的真实?或者说为什么唯有征方腊才损兵折将?这就是水浒传最大的谜团,回答了这个问题,也就明了整部书的起始发展和结局为什么如此了。   解析水浒这个最大的谜团需要笔者慢慢道来。   先从水浒传写了个什么故事开始说起。有人说水浒传是写农民不甘压迫起义的故事,要我说,没有比这个更荒谬的了。纵观108条好汉和晁盖,几乎没有农民出身。主要成员是什么呢?社会底层小吏,地痞恶霸,无业流民,降将,大小地主,富商,贵族,等等,就是没有农民。他们的上梁山,除了10来个主人公确实被黑暗的社会给逼的(林冲,卢俊义,宋江,朱仝 ,武松,裴宣,徐宁等),其余绝大多数可说是犯了罪,乐上梁山。   因此,是否书中就没有真正的农民起义呢?不是!书中真正的农民起义就是方腊起义。 我们看历史中的方腊起义:   方腊(公元1048-公元1121年),又名方十三,北宋睦州青溪县万年乡(今淳安)碣村人,一说宋代歙州(治歙县,即徽州)人,后迁至睦州青溪县万年乡(今淳安)碣村,北宋末年农民起义领袖。方腊利用明教(又称摩尼教)组织群众,于公元1120年(徽宗宣和二年)秋举行起义,聚众百万,攻占六州五十二县,方腊自称“圣公

...
显示全文

为什么在征方腊后整部水浒传就回归了历史的真实?或者说为什么唯有征方腊才损兵折将?这就是水浒传最大的谜团,回答了这个问题,也就明了整部书的起始发展和结局为什么如此了。   解析水浒这个最大的谜团需要笔者慢慢道来。   先从水浒传写了个什么故事开始说起。有人说水浒传是写农民不甘压迫起义的故事,要我说,没有比这个更荒谬的了。纵观108条好汉和晁盖,几乎没有农民出身。主要成员是什么呢?社会底层小吏,地痞恶霸,无业流民,降将,大小地主,富商,贵族,等等,就是没有农民。他们的上梁山,除了10来个主人公确实被黑暗的社会给逼的(林冲,卢俊义,宋江,朱仝 ,武松,裴宣,徐宁等),其余绝大多数可说是犯了罪,乐上梁山。   因此,是否书中就没有真正的农民起义呢?不是!书中真正的农民起义就是方腊起义。 我们看历史中的方腊起义:   方腊(公元1048-公元1121年),又名方十三,北宋睦州青溪县万年乡(今淳安)碣村人,一说宋代歙州(治歙县,即徽州)人,后迁至睦州青溪县万年乡(今淳安)碣村,北宋末年农民起义领袖。方腊利用明教(又称摩尼教)组织群众,于公元1120年(徽宗宣和二年)秋举行起义,聚众百万,攻占六州五十二县,方腊自称“圣公”,年号“永乐”,设置官吏将帅,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宋徽宗派童贯统西北精兵十余万南下镇压起义。公元1121年(宣和三年)四月,起义军最后一个据点青溪梓桐洞被宋军攻破,方腊父子等52名首领被俘。公元1121年8月,方腊被朝廷处死,起义失败。   方腊是浙西摩尼教的教主,居住地区是摩尼教在浙西一带的活动中心。方腊性情豪爽,深得人心,有较强的组织才能,自身又出身贫苦,所以能号召很多生活困苦的农民。他还参与传教,吸收了大批教徒,这些人后来成为起义军的骨干力量。摩尼教主张“是法平等,无分高下”,信教者都是一家,同时还主张吃素断荤,节省钱财,教友中实行互助。在起义军内部,政治上彼此平等,不分上下尊卑,大家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经济上凡钱财物用一概公共享受使用,没有你我之分。 从以上史料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替天行道的是方腊。方腊的政权理想比北宋黑暗的政权不知道好哪里去了。   可以说水浒传中的梁山聚义和人方腊起义就是一个故事的两极,就像镜子里外的两个人,一阴一阳,不过是反的。梁山充斥了黑暗和无耻,而方腊起义才能代表真正人民的意愿。但是在王权时代,作者无法直接讴歌方腊,故颠倒笔墨,使用春秋笔法,表面上赞赏了梁山,贬低方腊。   有人说,笔者又在胡说八道了,谁说方腊起义是真正的梁山好汉呢?证据我在下面一条一条写出来.   证据1:晁盖,宋江可说是方腊的两个化身。   先看晁盖来历:原来那东溪村保正姓晁,名盖,祖上是本县本乡富户,平生仗义疏财, 专爱结识天下好汉,...人称托塔天王。因劫夺生辰纲一事败露在石碣村起事造反。   对比一下方腊史料:方腊又名方十三,在青溪县碣村反抗花石纲起义。说一下,塔很多是13层的,方十三对托塔天王,青溪县对东溪村,碣村对石碣村,方腊对晁盖,这个巧合也太多了吧,还不止这些。 我们再来看晁盖与方腊的起事对比。   方腊与晁盖都被迫起事,但他们完全是两个极端:晁盖等八人为劫夺生辰纲,完全为了个人的富贵(公孙胜除外),与他人无关,根本没有什么宣传的劫富济贫的举动,就是抢劫分钱这么简单,不过是事情败露了,为了保命而上梁山罢了。唯一可以提上桌面说的,还好抢的算是不义之财。   方腊起义则是底层农民不堪忍受花石纲的盘剥,而被迫起来反抗,是符合天道的义举,受到大众的支持,这也是短短数月方腊能攻取江南六州五十二县的原因。反观晁盖,几年不过是就在山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毫无兼济天下苍生的想法。   我们再来看晁盖与方腊的败亡的原因和时间。   晁盖的败亡原因,除了宋江实在能力出众,不是对手这个客观原因,主要还是晁盖对宋江判断失误,料敌没有从严,总觉的自己与宋江是兄弟,再怎么想也没有想到宋江会暗下黑手。其实晁盖宋江之争,作者应该还有暗写比喻宋初宋太祖与宋太宗的烛影斧声,不过这里就不啰嗦了。   方腊的败亡原因,也是非常类似,都是料敌没有从严。   在起义前夕,方腊对当时的社会形势作过一番分析判断,他的分析判断有一部分是正确的,有一部分则完全错误。他认为当时朝廷在江南设造作局,大搞“花石纲”,使东南之民不堪忍受,人心思乱,只要揭竿而起,民众必然闻风响应,“旬日之间,万众可集。”这个分析非常正确,后来也得到了事实的验证。另外,他还指出,“守臣闻之,固将招徕商议,未便申奏,我以计縻之,延滞一两月,江南列郡可一鼓下也。”这个判断也很准确,方腊发动起义后,各地官员忙于应付,无暇将详情上奏朝廷。直至宣和二年十二月,警奏才上报朝廷,当时北宋朝廷正调集兵力以图北伐,大臣王黼“匿不以闻”。朝廷的无动于衷,使起义军争取到宝贵的时间,攻占了一个又一个州县,达到了“一鼓而下江南列郡”的目标。   然而,方腊认为朝廷从决策到调集兵食“非半年不可”,完全是错误的判断。自陈遘上疏后,朝廷在一个月内就已调集十五万大军开赴前线,打了起义军一个措手不及。北宋的禁军非地方军可比,是宋军的精锐,起义军虽然号称百万,但都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而且各部队分散在各地,各自为战,缺乏统一的指挥,最终被宋军各个击破。 再来看晁盖和方腊败亡的时间。   晁盖上山: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八月半之前:晁盖等拒捕投梁山泊。林冲杀王伦,奉晁盖为首。(中秋节乃刘唐下书之时间)   晁盖死亡:宋徽宗宣和元年(1119年)三月中:晁盖攻曾头市,中箭死。   方腊起义:于公元1120年(徽宗宣和二年)秋举行起义   方腊被俘:公元1121年(宣和三年)四月,方腊被俘。   方腊就义:公元1121年8月,方腊被朝廷处死。   通过对比,晁盖与方腊都是夏末初秋起事,而败亡都在春末。   通过以上所有前文的对比,笔者可以下个结论:王权时代,在成者王侯败者寇的年代,方腊做为一个失败者,作者不能直接赞颂,就不得以写了一个镜中的化身:晁盖。这个晁盖与方腊显然就是镜里镜外的两个人,不过是反的罢了。这也许是水浒传的真正含义。  晁盖之死在60回,为什么水浒传过了60回就会文风突变呢?前60回象是写实的现实主义小说,后面就象玄幻小说呢?这与宋江是方腊的另一个化身有什么关系呢?   前文说了,一个镜子照不出两个人影,那宋江是方腊的什么化身呢?   小的时候,我们都玩过吹肥皂泡的游戏,一点点肥皂水,可以吹出一个大大的肥皂泡,在太阳的照耀下五彩斑斓,很是好看。只可惜,这个如梦幻的泡影用水轻轻一戳,就破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宋江就是晁盖的暗黑升级版,就是方腊在梦幻的肥皂泡上的倒影,虽然美丽,然而却不真实!   笔者在这里冒昧揣测作者的初心:在元末明初的那样的乱世里,作者期盼一个有道的领袖起来推翻元朝无道的统治,就像方腊起义宣扬人人平等那样的社会。但是为何如此没有如此写作直接讴歌方腊呢?原因多重,1个是在王权时代,方腊作为未遂的造反领袖,直接写他会犯了政治不正确的问题;2是更重要的作者通过反写,可以达到很重要的目的。 作者在60回后用玄幻小说的写法,在宋江的英明领导下,天下无敌,把前来剿寇的童贯,高球打的大败亏输,不过是为了一浇心中的块垒,快心而已。在这里,方腊因为判断失误,仅仅大半年就被童贯剿灭失败的惨痛历史,变成宋江打的北宋官军不敢露头的快意之事。在这里,宋江也成了方腊的升级版了。   然而,肥皂泡再美丽,他也是幻觉。作者不能超脱时代,在结局回归了真实的历史。宋江和方腊在结局的对撞,就像一阴一阳的会面,就像正负电子对撞,泡泡破了,想象的历史都湮灭了,真实的历史才显露出来了。   这就是为什么作者只有在梁山写征方腊时损兵折将,最终只剩下历史真实的37人的根本原因了。  梁山有108条好汉,方腊起义在小说中也有108条好汉。很多人惊讶了吧,其实这正符合梁山聚义和方腊起义的一阴一阳而已。只不过梁山无道,而真实的方腊起义有道而已。其实,作者如此煞费苦心,楼主冒昧猜测,施耐庵先生一定是摩尼教的教徒(也就是明教,明朝应该由明教得国,故国号明)。  水浒传为四大奇书之首,很多人都根本没有看明白。书中写了太多不符合社会正常道义的人物,可以说是黑暗之书。但是,这不是作者的本意。就如前文所言,水浒传的创作初衷,乃是被刺激的结果,乃是救民族于水火之计。唤醒民众以牙还牙,以暴制暴,因为他们就是这样干的。而并非是施耐庵本人阴暗冷酷嗜血,也并非他本意喜欢劝人作恶,喜欢唆人犯罪。   施耐庵先生塑造了众多的黑道人物,但并不是说此书三观不正,书中凡施阴谋诡计者必被阴谋诡计所害,因果报应不爽。这难道不是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   作者以曲笔描写方腊起义的反面,固然有激发民众血气的背景,从另一方面讲,难道不是为了寻找光明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浒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水浒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