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会在东京街头倾听风之歌声

风一中

名作家与城市的关系让人感念:狄更斯与迷雾中的伦敦,年轻的海明威与巴黎不散的盛宴,菲兹杰拉德恋恋难忘的纽约长岛,乔伊斯在都柏林的长日漫游……有的作家,像周作人虽然故作恬淡地说,故乡对自己来说并没有特别的情分,凡是住过的地方皆是故乡,可对故乡不起眼的野菜细致入微的描绘,却透漏了心底的真情。

说起来,感觉村上君在小说里对东京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厚爱,怀有别样的情感,果真如此吗?打开《寻找村上春树的东京》一书,从中可以一窥究竟。

恰巧最近正在重读《挪威的森林》,循着作者的指引,原来小说里渡边彻住过的寄宿院,和村上君年轻时住过的“和敬塾”几乎一模一样。村上君把本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直接在小说里安排给了渡边。和敬塾如此,早稻田大学也是如此。

曾经看过电影版《挪威的森林》,不过觉得演员的选角以及具体的场景,与自己阅读小说时的想象很不相同,未免有些失望。但感觉《寻找村上春树的东京》中提供的文字描绘与照片,却与自己的想象有种奇妙的契合。

比方说作者在东京街头细心追踪了小说里渡边与直子的散步路线:

“道路一侧种着高大的梧桐,另一侧是赤坂离宫的石墙、竹篱和从庭院中伸出的森然的松柏...

显示全文

名作家与城市的关系让人感念:狄更斯与迷雾中的伦敦,年轻的海明威与巴黎不散的盛宴,菲兹杰拉德恋恋难忘的纽约长岛,乔伊斯在都柏林的长日漫游……有的作家,像周作人虽然故作恬淡地说,故乡对自己来说并没有特别的情分,凡是住过的地方皆是故乡,可对故乡不起眼的野菜细致入微的描绘,却透漏了心底的真情。

说起来,感觉村上君在小说里对东京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厚爱,怀有别样的情感,果真如此吗?打开《寻找村上春树的东京》一书,从中可以一窥究竟。

恰巧最近正在重读《挪威的森林》,循着作者的指引,原来小说里渡边彻住过的寄宿院,和村上君年轻时住过的“和敬塾”几乎一模一样。村上君把本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直接在小说里安排给了渡边。和敬塾如此,早稻田大学也是如此。

曾经看过电影版《挪威的森林》,不过觉得演员的选角以及具体的场景,与自己阅读小说时的想象很不相同,未免有些失望。但感觉《寻找村上春树的东京》中提供的文字描绘与照片,却与自己的想象有种奇妙的契合。

比方说作者在东京街头细心追踪了小说里渡边与直子的散步路线:

“道路一侧种着高大的梧桐,另一侧是赤坂离宫的石墙、竹篱和从庭院中伸出的森然的松柏……偶尔有两个散步的人经过,说话也似乎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生怕打破了这份宁静。大概更好的做法是沉默无言地散步,如渡边和直子那样。很难想象在靠近热闹的原宿和青山一带,竟然有如此适合安静散步的地方。”

小说里描写渡边与绿子坐在公园的凳子上,眺望着绿子曾经就读过的高中校园,作者竟然也找到了这个地方,并拍下照片。

“四下望望,学校烟囱不知去向。也许是拆掉了。现在这个年代应该不需要烧卫生巾了吧?我默默地想。不过话说回来,除了在《挪威的森林里》,从来也没听说过要烧那种东西啊。大概那根无缘无故冒出来的烟囱是村上小说里常见的非现实的存在吧。这种一本正经的荒诞之感正是村上小说的有趣之处。”

本书作为阅读村上小说的辅助读物再恰当不过了。作为村上君的粉丝,看到小说中的场景一一得到对应,确有一种美妙的惬意感觉。并非是因为满足了粉丝的追逐或者猎奇心理,而是这些场景的存在使得书中的故事更具有了现实性,而且与村上君本人的经历息息相关,这种自传性质的因素单靠阅读小说本身是难以确知的。现在,既然那些场景静静地存在着,小说家笔下的人物仿佛也会随时出现在我们身边。

“渡边来往于新宿、早稻田和神保町之间;堇和直子住在中央线以西的吉祥寺和武藏野;初君在涩谷追逐岛本的身影;‘百分之百的女孩’则现身原宿的街头……”

这不是旅游手册中千篇一律的东京,而是村上君的私人记忆化为小说烟云的东京,是介乎真实与虚构之间的超现实的东京。通过作者的热心指引,可以体会到作为背景的东京对于村上小说故事的重要性,如果换个别的背景,很可能那些故事的神奇吸引力也就烟消云散了。

你是否会在东京街头倾听风之歌声?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喜欢出游的读者可以携带本书前往东京,展开自己的追寻。而对于喜欢宅在家里的人来说(比如说我自己。。),那或许只是个不会去实践的梦想。好在借助本书作者优雅的文笔与出色的照片(我不懂摄影,但感觉那些照片的光影构图确然很对胃口),得以游览村上君的私人化的东京,从而对他笔下的那些故事有了更多的理解与感怀。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找村上春树的东京的更多书评

推荐寻找村上春树的东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