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9.1分

阅后小记

Neargor

开始对于北方系乡土文学感兴趣,最早是看了贾平凹的《废都》,那时刚去过西安,爬到城墙上,便联想起书中写到吹殒的情节。一座古都的千百年沉淀都无法抵御现代人将其抛之脑后,漠然让人唏嘘,就像主人公庄之蝶的名字一样浮萍而逝。后来相继接触了莫言的魔幻系小说,读起来酣畅淋漓,时间跨度大的如《生死疲劳》戏谑地将中国五十年代后土改到九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动荡聚焦在平民身上,不像《活着》那般悲切的笔法,而是人兽畜互噬的诡谲。但我不太能接受那些过于聚焦于平民命运的乡土历史,因为那些在我看来愚昧忠诚顺应永远是历史上循环往复芸芸众生的缩影,就如鲁迅所总结的人吃人,而钟意于读历史里的王侯将相,圣贤之士是因为他们的形象最终都抽象为了民族文化的符号。在读《白鹿原》后记时看到陈老写到朱先生一角的原型,这也是支撑我读完这本浩卷的最爱的精神人物。很多书中描写的看似魔幻的神迹居然是现实中乡民口口相传的真事,原型为关中大儒牛兆谦。而陈老也是偶然查阅蓝田县志才发现牛先生正是执笔撰写者。看到此处我甚至有些羡慕和崇拜,也许是因为小说对于朱先生的塑造过于完美,也许是对于文士故事的偏爱。这样一个程朱理学的大儒在封建制度分崩瓦解和社会冲...

显示全文

开始对于北方系乡土文学感兴趣,最早是看了贾平凹的《废都》,那时刚去过西安,爬到城墙上,便联想起书中写到吹殒的情节。一座古都的千百年沉淀都无法抵御现代人将其抛之脑后,漠然让人唏嘘,就像主人公庄之蝶的名字一样浮萍而逝。后来相继接触了莫言的魔幻系小说,读起来酣畅淋漓,时间跨度大的如《生死疲劳》戏谑地将中国五十年代后土改到九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动荡聚焦在平民身上,不像《活着》那般悲切的笔法,而是人兽畜互噬的诡谲。但我不太能接受那些过于聚焦于平民命运的乡土历史,因为那些在我看来愚昧忠诚顺应永远是历史上循环往复芸芸众生的缩影,就如鲁迅所总结的人吃人,而钟意于读历史里的王侯将相,圣贤之士是因为他们的形象最终都抽象为了民族文化的符号。在读《白鹿原》后记时看到陈老写到朱先生一角的原型,这也是支撑我读完这本浩卷的最爱的精神人物。很多书中描写的看似魔幻的神迹居然是现实中乡民口口相传的真事,原型为关中大儒牛兆谦。而陈老也是偶然查阅蓝田县志才发现牛先生正是执笔撰写者。看到此处我甚至有些羡慕和崇拜,也许是因为小说对于朱先生的塑造过于完美,也许是对于文士故事的偏爱。这样一个程朱理学的大儒在封建制度分崩瓦解和社会冲击之时,却能用古老的智慧以不变度世事,甚至预测未来,是在洞悉了千百年历史源脉和人性本质后能达到的高度。读圣贤书却又不高居庙堂,朱先生总是用简单直白的土话揭示大道理。这是在其他当代文学中对于知识分子从未见过的浓墨重彩,是圣人。文中唯一一处对于读书人朱先生的调侃甚为有趣,白嘉轩家因灵灵的起事遭到了军统搜查:“白嘉轩睁大惊疑不解的眼睛问:‘军桶是弄啥的?’朱先生平生第一次错上加错念了白字:‘军桶我也弄不清是做啥用的桶。’”若朱先生代表的是那只白鹿,那嘉轩代表的就是原,一仙一凡。对于宗族乡约的作用,我从来都不曾质疑过,中国历史上虽是孔儒治国,但却永远是以宗族契约治民。白鹿两家的发迹所形成的家风哲学,一个以德报怨一个卧薪尝胆,对于后世子孙的影响大相径庭,大概也印证了老人们常说的家教对人的重要性。而抛开这些,我最欣赏的还是贯穿始终根植土地的情结。若说地域对人的影响就像是《繁花》里每次出场都会有的琳琅满目的菜肴,那么《白鹿原》里永远都有的就是割麦子,打场,播种,打棉花。看完也理解了为何陕西人那么喜欢蹲在地上呼蚩面,也理解了食物所链接起来人对于土地的依恋。就像白嘉轩老后的感慨,那些天灾人祸再如何艰总就能过去,只要原上的庄稼长起来人们又能正常的生活。这是一种我所不能有的生活体验,但却能理解真正能驾驭生活和人性的人都能诚实地对待土地,这是一种老祖宗的生存智慧,不忘生活之本方能立足天地。

《白鹿原》无疑是反主旋律的,描写乡土却一反大部分小说聚焦五零年代土改的历史时期的写法,聚焦中国历史上很少有作家敢于挑战的时间段,辛亥到内战,并且大部分聚焦在三十年代前后的国共分裂。这段历史充满最多的争议,也缺乏最多的正视,在教科书上往往几笔潦草地带过以纷乱复杂的派系军阀和党派初现,很难找到重点。白鹿原抓住了那场关系到之后整个中国命运,维系了几十年的争斗,不惜笔墨慢慢铺陈开两派人的嘴脸不过是一丘之貉。令人唏嘘的是,很多现象在那时就早有端倪,却被人深刻遗忘以至于重复出现,变成了后来那些我们所熟悉的三反五反,十年动乱。洋学,新学,革命,三民,马列,共产国民党土匪到底谁高谁低,借朱先生之口不过是”源出一物“一针见血,而小说里的后辈无不葬身在这场浩荡的”窝里斗“中。兆海、白灵之死都是最为悲剧讽刺,前者被浓重的描画成抗日英雄又随即被摔下神坛,后者作为唯一一个与男性角色比肩的女性却锋芒太露戾气过重,两者被信仰所欺骗,被同类所杀,牺牲成为了没有意义的死亡。白孝文投机两面到心狠无原则,是一个想要反叛宗族礼教却没有立身资本的懦夫,空壳一具的人往往易为恶,任何眼下的利益都能为所动。黑娃却更有些武侠小说人物的色彩,最初是以野性和侠义去反抗宗法,有情有义大脑简单,颇有些暴力美学的色彩,到头来却还是皈依了自己一辈子反叛的东西,被儒学所代表的理性改造了野性。同样是浪子回头却下场不同,证明了毒辣的人性永远比暴力的野性来得可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