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旗 黑旗 8.5分

权力的真空生长暴力,文化的分裂孕育邪恶

STONEMAN
本书的尾声提到了两个观点。

埃及总统塞西认为,”基地“组织与”伊斯兰国“的暴力行径,不过是一场横亘在穆斯林面前的更大危机所表现出来的现象而已。问题并非在于伊斯兰教的核心价值,而在于意识形态——那些几百年来被穆斯林奉为圣训的思想和观点。他认为,要对这些思想和观点提出挑战,无疑十分困难。他呼吁发动一场”宗教革命“,把一个古老宗教从那些扭曲其核心价值的原教旨主义者和宗教极端分子手中拯救出来。

而潜心研究宗教极端活动40余年的专业记者,黎巴嫩人拉米·胡里认为,大多数投奔“伊斯兰国”的年轻人并非醉心神学的虔诚教徒,他们的兴趣更多在于打击阿拉伯世界的威权统治者——比如塞西之流。他还认为,扎卡维的变态行为,与宗教和意识形态关系不大,根本原因来自于他那一段监狱生活。
“’基地’组织也好、‘伊斯兰国’也罢,两大组织的关键人物都在阿拉伯诸国的监狱中完成了从普通人到极端分子的转变。” “美国的武力干涉加阿拉伯监狱,这才是‘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茁壮成长的原因。”

统治者的观点是世界观的、形而上的:伊斯兰教某些圣训的思想和观点已经落后于时代,亟待变革,否则将在意识形态上失去合法性;而记者...
显示全文
本书的尾声提到了两个观点。

埃及总统塞西认为,”基地“组织与”伊斯兰国“的暴力行径,不过是一场横亘在穆斯林面前的更大危机所表现出来的现象而已。问题并非在于伊斯兰教的核心价值,而在于意识形态——那些几百年来被穆斯林奉为圣训的思想和观点。他认为,要对这些思想和观点提出挑战,无疑十分困难。他呼吁发动一场”宗教革命“,把一个古老宗教从那些扭曲其核心价值的原教旨主义者和宗教极端分子手中拯救出来。

而潜心研究宗教极端活动40余年的专业记者,黎巴嫩人拉米·胡里认为,大多数投奔“伊斯兰国”的年轻人并非醉心神学的虔诚教徒,他们的兴趣更多在于打击阿拉伯世界的威权统治者——比如塞西之流。他还认为,扎卡维的变态行为,与宗教和意识形态关系不大,根本原因来自于他那一段监狱生活。
“’基地’组织也好、‘伊斯兰国’也罢,两大组织的关键人物都在阿拉伯诸国的监狱中完成了从普通人到极端分子的转变。” “美国的武力干涉加阿拉伯监狱,这才是‘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茁壮成长的原因。”

统治者的观点是世界观的、形而上的:伊斯兰教某些圣训的思想和观点已经落后于时代,亟待变革,否则将在意识形态上失去合法性;而记者的观点是方法论的、政治经济学的:恐怖主义源于威权统治和大国政治,只是恰巧结合了伊斯兰。

我认为,这两种说法都有一定道理。恐怖主义作为内部威权和外来暴力的压迫下映射出的畸形产物,与伊斯兰——世界第二大宗教如此长久的缠绕结合,本身说明了该宗教与暴力有一定的亲和性。纵观中世纪历史,基督教的暴力色彩甚于伊斯兰教,却能成功洗白,使赎罪券和宗教法庭成为历史,宗教改革功不可没。而伊斯兰国的出现,将伊斯兰社会进一步推向了历史性的巨大分裂之中,国际舆论在极端主义的刺激下亦走向极端,全体伊斯兰被一小撮人绑架,被污名化,已经到了必须切割的地步,而切割的前提是宗教领袖需要重塑意识形态并掌握对经典的解释权,七世纪的那套方法在如今已经行不通了,需要用发展的、未来的眼光看待、评价自身宗教中那些互相矛盾的、落后于时代的特质。“意识形态的高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正确的思想不去占领,错误的思想就会去占领。" 什么是伊斯兰?谁能代表伊斯兰?世俗领袖和大伊玛目们如果不能说清楚这个问题,伊斯兰的分裂恐怕仍难以弥合。不能够从伊斯兰传统精神内核进化出的哈里发国,无异于建立在沙丘上的楼阁。

伊拉克战争后,基地组织伊拉克分部走出了扎卡维;战争结束十年后,基地组织叙利亚分部走出了巴格达迪。约旦特工十年反恐,眼睁睁看着致力一生的事业千疮百孔。局内人身不由己只好扬汤止沸,实在是一种悲壮的浪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旗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