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命题

萧淡墨
一个不长的故事,古老的骑士走向了远方。通读整本书,给我最强的感觉是,这本书太像《堂吉诃德》了,主人公是一位很有主见且受人“捉弄”的骑士,他们不被人所理解,阿季卢尔福的随从古尔杜鲁很依赖他,桑丘也很依赖堂吉诃德,随从只有在主人身上才能发现自的意义和价值,至于骑士自身的价值,那就另说了。
       可以说,这是一首悲壮的史诗,最开始,我是反感这一副盔甲的,到最后,看到他消失的时候,让读者感到惋惜的,不只是阿季卢尔福的消失,还从他身上隐隐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种悲伤,是感同身受的。什么否定了阿季卢尔福的存在?作者的解释很绝妙,对此我深表赞同,普通人身上的意志和意识散失一部分,使得这些普通人不那么有意识了,有点往古尔杜鲁的方向发展的意味,这是人的总体走向,在此基础上,这些流动的意识慢慢集聚,于是会形成一团意志,在一定时间内,找到依附物的意识会存活下来,阿季卢尔福就是这样产生雏形的,当然这时的他还仅仅是一副普通的无意义铠甲,当他拯救了苏格兰公主索弗洛尼亚的童贞时,他被册封为骑士,于是开始大展宏图、建功立业,他从不空闲,对一切都有自己的见解,他高效乏味的追求使得...
显示全文
一个不长的故事,古老的骑士走向了远方。通读整本书,给我最强的感觉是,这本书太像《堂吉诃德》了,主人公是一位很有主见且受人“捉弄”的骑士,他们不被人所理解,阿季卢尔福的随从古尔杜鲁很依赖他,桑丘也很依赖堂吉诃德,随从只有在主人身上才能发现自的意义和价值,至于骑士自身的价值,那就另说了。
       可以说,这是一首悲壮的史诗,最开始,我是反感这一副盔甲的,到最后,看到他消失的时候,让读者感到惋惜的,不只是阿季卢尔福的消失,还从他身上隐隐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种悲伤,是感同身受的。什么否定了阿季卢尔福的存在?作者的解释很绝妙,对此我深表赞同,普通人身上的意志和意识散失一部分,使得这些普通人不那么有意识了,有点往古尔杜鲁的方向发展的意味,这是人的总体走向,在此基础上,这些流动的意识慢慢集聚,于是会形成一团意志,在一定时间内,找到依附物的意识会存活下来,阿季卢尔福就是这样产生雏形的,当然这时的他还仅仅是一副普通的无意义铠甲,当他拯救了苏格兰公主索弗洛尼亚的童贞时,他被册封为骑士,于是开始大展宏图、建功立业,他从不空闲,对一切都有自己的见解,他高效乏味的追求使得周围存在的骑士对他不能接受,但这并不能影响阿季卢尔福自认为的存在和价值,当托里斯蒙多提出证据质疑阿季卢尔福的身份时,他开始奔走以求得证据证明自己存在的合理性,当他找到依旧童贞的索弗洛尼亚时,他觉得自己获救了,造化弄人,在他前去请皇帝过来验证的时候,托里斯蒙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玷污了自己的“母亲”索弗洛尼亚,发现这一切的后,阿季卢尔福被摧垮了,他力图证明的东西顷刻被否定了,他的存在没有价值了,于是,他消失了。但这时我们注意到,所有人对阿季卢尔福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大家,好像,有点理解他,而不是一味讨厌他了,但是为时已晚,他彻底消失了,把白色铠甲留给热烈的朗巴尔多。
       与不存在的骑士阿季卢尔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圣杯团骑士,后者是名副其实的骑士,可是他们的放纵和虚伪让他们的存在真实徒有其表,他们的存在才是值得质疑的,为自己的放纵授以神圣的解释旨意,堕落得干净利落。
       我们为什么会爱上一副铠甲?或者说我们为什么会爱上不存在的东西?爱上一副铠甲的,是布拉达曼,他在见识过男人的庸俗和俗套之后,觉得不存在的阿季卢尔福才是最有魅力的男人,他愈是不理睬她,她愈觉得自己的追求有意义,我倒觉得,很多时候,我们爱的东西真的是不存在的,当落实到某个不存在上时,又好像,我们追求的东西,原本是那么的模棱两可。另一个代表是居住在宫殿中的寡妇对阿季卢尔福的迷恋,是的,我认为阿季卢尔福同样让骄奢淫逸的她产生了爱恋,她享受到了非做爱情况带来的神秘快感,那种不存在带来的存在,似是而非,但非常美妙。最后,布拉达曼接受了热烈的朗巴尔多,她在一次次的面壁自省中,是明白了她对阿季卢尔福的爱恋可笑而不现实,还是屈于冷漠现实选择接受真正存在的东西?
       意识决定存在还是存在决定意识?作者给出的答案给了马克思鲜亮的一记,相比来说,我更相信卡尔维诺给出的假设,因为他更具浪漫色彩和悲剧色彩,当然,很多时候悲剧和浪漫是紧紧联系的。想要准确解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白阿季卢尔福究竟算不算一个存在,我们从什么能判定出他的存在,我觉得,他所建立的功勋,对他人产生的影响,足以说明,他是存在的,而空空的铠甲中的意识和意志,是存在的前提,是意识创造了存在,意识的声音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古尔杜鲁,那么,他存在吗?好像也存在,他也产生了不可忽略的影响力,显然这不是意识的力量,这是一个空的躯体,没有思想,找不到自我,在遇到阿季卢尔福之前,他可以是所有东西,同样也不是任何东西,他是一个流浪人,没有思想的,遇到阿季卢尔福之后,他的追随使得自己的存在似乎有了某种色彩,此时他的存在是依赖于阿季卢尔福而存在的,依据意识而存在的,所以,从这里说来,是阿季卢尔福的意识稳固了古尔杜鲁的存在,阿季卢尔福消失之后,古尔杜鲁何去何从?我们失去的,不是一个存在,而是两个存在,来自意识的存在。
      作者笔下的村庄库瓦尔迪亚也很有深意,一个饱受压迫的氏族当有一天奋起反抗的时候,他们会意识到他们本来可以这样的生活,他们在斗争中学会生存,他们要的是平等的生活。索弗洛尼亚的童贞真的是她所希望的吗?她本来可以产生的爱情总在阿季卢尔福的“拯救”下消失,也许,她厌倦了阿季卢尔福对她的阻挠,她的童贞,才是阿季卢尔福存在的前提,当阿季卢尔福最后一次疏忽于防范时,她童贞失去了,这也代表阿季卢尔福存在的合理性的终结。同样,整本书不只是阿季卢尔福为自己的存在寻找证据,托里斯蒙多也在苦苦追寻自己的存在意义,圣杯团骑士那样不堪,他来自那样一个腐败的群体,流浪中的他,竟然玷污的自己的母亲?幸好,母亲不是亲生母亲,而是既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姐姐,他们最后,在一起了,两个需要证明自己存在或促成爱情的双方,在一起了。
      其实我觉得,存在或不存在的讨论,是个假命题,因为我们无法说明存在的是什么,不存在的是什么,存在或不存在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很难假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存在的骑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存在的骑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