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华演讲录》解书笔记

沉璧
沈志华,是我国史学界的一位传奇人物,他在前苏联的历史、中苏关系史和国际冷战史等领域取得了重大的研究成果,甚至具有世界性的影响。为了取得一手资料,他在苏联解体后,俄国史学界比较困难的时期,以私人的身份斥资数百万元从俄美购得大量前苏联的解密档案,并且向学界无偿开放。从1996年到2002年,他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合作组织翻译整理出版了34卷本的《苏联历史档案选编》,引起轰动。2004年,他从体制外回归到体制内,成为华东师范大学的终身教授、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
        关于做学问,沈教授认为,做学问就得下苦功夫,史料还要有甄别分析,一是因为,谁也不比谁聪明到哪儿去,都差不多。别人一天工作八小时,他一天工作十六小时,别人干一年,他等于干两年,要肯坐冷板凳,肯下功夫,这是一个起码的条件;二是因为,方法要得当,不能事倍功半,他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做卡片”,把所有记录事件的卡片按时间排序,而且尽量详细,最好精确到上午还是下午,然后再前后一看就知道历史的发生的前后因果,就知道历史的真相是什么。
        关于苏联史研究...
显示全文
沈志华,是我国史学界的一位传奇人物,他在前苏联的历史、中苏关系史和国际冷战史等领域取得了重大的研究成果,甚至具有世界性的影响。为了取得一手资料,他在苏联解体后,俄国史学界比较困难的时期,以私人的身份斥资数百万元从俄美购得大量前苏联的解密档案,并且向学界无偿开放。从1996年到2002年,他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合作组织翻译整理出版了34卷本的《苏联历史档案选编》,引起轰动。2004年,他从体制外回归到体制内,成为华东师范大学的终身教授、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
        关于做学问,沈教授认为,做学问就得下苦功夫,史料还要有甄别分析,一是因为,谁也不比谁聪明到哪儿去,都差不多。别人一天工作八小时,他一天工作十六小时,别人干一年,他等于干两年,要肯坐冷板凳,肯下功夫,这是一个起码的条件;二是因为,方法要得当,不能事倍功半,他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做卡片”,把所有记录事件的卡片按时间排序,而且尽量详细,最好精确到上午还是下午,然后再前后一看就知道历史的发生的前后因果,就知道历史的真相是什么。
        关于苏联史研究,沈教授认为,首先要读懂社会主义国家历史的特殊逻辑,就是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存在着一层党际关系,而且党际关系有管着国家关系,缺乏现代国家关系的准则;再有,苏联史很多就是捏造的,所以,当苏联解体时,大家都在争论谁的责任,其实都没有基于史实,只是凭逻辑认为是戈尔巴乔夫叛变,但这不符合历史的真实。现阶段的苏联史研究就是要做好实证研究。苏联解体是的制度性的必然,但在哪个时间点上,具有操作的偶然性,其中的历史教训就是,不改革必然崩溃,早改革损失就会小一点。
        《沈志华演讲录》这本书大概30万字左右,主要有10个章节,也就是沈教授近年来在中直机关、各大高校以及媒体机构演讲数十场的演讲记录。由于是演讲记录,所以本书有着明显的口语化特点,一方面阅读通晓流畅,另一方面也有前后内容重复的毛病。概括来讲,书中主要讲述了冷战起源、斯大林模式、中苏友好同盟、朝鲜战争、中苏关系破裂、五个方面的话题,所以虽说是“大国沧桑十讲”,其实五讲的篇幅也就够了,真正的书的容量也只有15万字左右,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讲,阅读这本书了解中苏关系、朝鲜战争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沈教授有关冷战起源方面的演讲,这一块的内容主要集中在第一讲《斯大林与冷战的起源》。关于什么是冷战?沈教授给出了几个界定标准,一是意识形态的对立,比如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立;二是阵营之间之间的对立,不是几个国家之间的对立;三是阵营对立没有发展到战争的程度。因此,沈教授认为,冷战的爆发时间是在1947年的夏秋,标注性的事件,美国方面就是《杜鲁门宣言》发表和“马歇尔计划”实施,苏联方面就是成立苏俄共产党情报局。说到冷战的起源,历史就要追溯到1943年,斯大林突然解散名声不佳的共产国际,原因在于斯大林那个时候认为战后苏联要和西方合作,不再需要世界革命,而斯大林的想法与丘吉尔比较一致,就是划分战后势力范围。1944年两人有一个瞒着罗斯福的“百分比协定”,就是在一次莫斯科会谈中丘吉尔写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的都是百分比,例如匈牙利,西方50%,苏联50%;希腊,西方90%,苏联10%,等等。而罗斯福也有一套全新的思维,就是苏联只要放弃共产党的宣传,将来就好好合作,而不是使用战争的方式消灭对方。这就反映了战后政治领导人对安全观念的思维模式,最终形成了“雅尔塔体系”,美、英、苏三国承认了东欧、南欧及中欧的一部分成为苏联的势力范围,但条件是苏联不得在这些地区实行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必须实行民主政治,举行选举,组成联合政府。果然,苏联军队所到之处,没有建立一个共产党政权。但后来发生的1946年伊朗危机、土耳其危机、1947年希腊危机导致美国产生了“杜鲁门主义”,但这并不意味着冷战开始了。不过,1947年杜鲁门宣言发表后,法、意两国的共产党被赶出了政府,斯大林萌又生了重新组织共产国际的念头。同年,英、美提倡的“马歇尔计划”里有两点让斯大林不能容忍:一是不给苏联贷款;二是扶植德国。最终,斯大林下定决定重整共产国际,并在1947年9月成立共产党情报局,标志着苏联集团的形成,而当时英美法德西方联盟已经形成。日丹诺夫便做了一个著名的报告,宣称世界已经划分成两个阵营,一个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进步阵营,一个是一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反动阵营,至此,我们便可以认为冷战开始了。
        苏联作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它的兴亡过程对人类历史,包括中国历史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苏联为什么会解体?也是我们需要反思的重要课题,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弄清“斯大林模式”。沈教授在书中第二讲《“斯大林模式”的形成与发展》中着重对此展开了论述。苏联史,其实不光是苏联党史,有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要重构历史,原来我们脑子的那些有关苏联的东西,不敢说百分之百是假的,但大部分是有偏颇的,或者是有误解的。苏联的道路,其实就是“斯大林模式”,是斯大林在上世纪30年代创立的一条社会主义道路,它不是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社会主义,也不是列宁在十月革命设想的那个社会主义。
        从经济体制来看,斯大林上台后,先后清除了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等党内政治对手,在稳固了个人权力后,他开始搞全盘集体化,其实他的思想跟托洛茨基是完全一样的,基本理论就是“贡赋”理论。其中大概的逻辑是这样,社会主义要发展没有资金,没有原始积累,那只能从内部来积累资金,内部来源就是农业,因为大量劳动力就是农民;再有社会主义处在资本主义包围当中随时可能被消灭,那就得发展军火工业,就得发展国防,发展国防需要资金,资金从哪儿来,就要靠农业;要想控制国家资源,就要搞计划经济。斯大林是政治家,而不是理论家,这套思路虽不完全合乎理论上的逻辑和合理,但在当时很能服人。而且“二战”的胜利使人们更加迷信“斯大林模式”,因为战争需要这种经济体制,苏联不像英国,它本来就是军事共产主义,相当于战时体制。当战争来临时,苏联的这种战时体制不需要任何改变就能直接移入到战争,而英国就需要把原来的经济体制改为战时动员体制,苏联不需要这个过程,是战争外在形势配合了它的内在的结构,使得人们以为这个体制还不错。
        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在斯大林时代,意识形态对共产党来说本身就有两重性、两个层面:一个是信仰的层面,一个是工具的层面。沈教授认为,一部分共产党人真诚的信仰共产主义,虽然他不太明白共产主义是什么,但党告诉他共产主义是什么,这样的人很多。但在高层不是这样,斯大林是一个典型的政治家,他讲现实,什么能用,就用什么,手段无所谓,主要是能用,主要看结果。所以,斯大林至少到了1936、1937年宣布社会主义成功的时候,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理念在他的心里已经从信仰的层面降低到了工具层面。比如,共产国际在“二战”前处理欧洲的国际关系时,从1935年到1938年的时候,说法西斯德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的任务是反对法西斯,不是反对政府;但1939年《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一签,第三国际(共产国际)马上指示,说资产阶级政府不可信,法西斯德国在一定情况下可以用来反对资产阶级,所以,我们都要起来反政府,推翻各国政府来支持苏联;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一进攻,第三国际又变了,马上给各国共产党下达指示,说最坏的还是德国,还是法西斯,说你们的资产阶级政府还是可以支持。结果又反过来,把各国共产党弄得一点信誉都没有。所谓的共产主义信仰,所谓的世界革命都给降低到苏联的一个工具的层面上。
        “斯大林模式”经过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时代,已经走上了绝路,赫鲁晓夫不是没有看到其中一些问题,也尝试进行了一些改革,但各种原因再加上个人威望不够,也就成不了大事了,而勃列日涅夫是完全没有本事的一个人,到他下台时,苏联其实已经病入膏肓了。总的来说,苏联当初选择社会主义道路有历史的合理性,但应该在发展道路上不断调整、改变,世界上不是说只有一条发展的路,但各个国家、民族的自身历史背景、文化传统不一样,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是要靠本国人民的智慧去选择。
        说到各国人民要凭自己的智慧去选择发展道路,放在新中国面前的,也是面临这样的选择,当年的共和国选择了“一边倒”发展道路也是历史的必然,标志性的事件就是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书中第三讲《中苏同盟与朝鲜战争的起源》和第十讲《中苏同盟的建立及其后果》,沈教授重点讲述了中苏两国之间签订的两个条约,一个是国民政府与苏联在1945年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一个是新中国与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这里先说一下民国政府签订的那个《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联为了在“二战”之后能够完成它在东北亚地区的战略要求,于1945年6月开始与中国谈中苏友好条约,但谈不下去,为什么?蒋介石不干,不愿意当这个千古罪人,谁签字谁同意都得在将来历史上留一笔。谈到中途,正好休会,因为波茨坦开会了,中方的谈判代表宋子文就回来了,回来后他就不去了,干脆把外交部长都辞了,因为他不愿意签那个字。后来换了王世杰傻乎乎地去了,签了字回来就被国民骂的要死。斯大林跟蒋介石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恢复了苏联在东北的权益以及外蒙独立,而斯大林保证,第一,帮助蒋介石平定新疆叛乱;第二,承认蒋是中国唯一的领袖,不支持中国共产党;第三,苏联从东北撤军,东北主权归还中国。这是一个用国家主权交换执政利益的条约,也是强权外交的产物。之后到了国共内战后期,中国共产党的在军事上已经完全取得优势,1949年初,斯大林改变了对中国的态度,准确地说是改变对中国内战的态度,由原来的作壁上观,变成要做一个战争调停者,可是毛泽东不吃这一套了。1949年2月,斯大林派特使米高扬到了西柏坡,与中共中央五大书记前后谈了十二次,根据解密的会议记录来看,毛泽东和中共领导人已经明确向苏联表示,我们将来要走的道路就是苏联的道路,外交政策、国内政策都要向苏联靠拢,接受苏联的领导等等,仅毛泽东讲说,我就是斯大林的学生,至少说了三遍。到了1949年6月,刘少奇就秘密访问莫斯科了,而此时的解放军已经过了长江,但美国、英国、法国等几个西方国家大使都没走,有学者认为这是中共“脚踩两只船”,但这应该是毛泽东的一种策略上的考虑,虽然已经准备“一边倒”,但不能把话都说绝了,万一没了退路怎么办?6月28号,司徒雷登还在家里等北上与中共谈判的邀请消息时,刘少奇已经在莫斯科与斯大林见面会谈并获得了极其满意的结果,中共是要什么,斯大林答应什么,甚至没有开口要的,斯大林也考虑到了,比如新疆解放问题,后来一野的部队进入新疆,有一个军全是坐苏联飞机去的。6月28日早晨,毛泽东就得到了莫斯科的消息,所以,留给司徒雷登的只有那句著名的话:别了,司徒雷登。到了7月1日,毛泽东公开表露了“一边倒”的政治意图。建国以后,毛泽东就策划去莫斯科,因为他心里还有一个疙瘩,就是1945年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此之前毛泽东和斯大林就都在这个问题上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牌了。终于,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到了莫斯科,当晚就与斯大林会谈,谁知斯大林一开口就打住了毛泽东的话头,认为1945年的条约必须保留,把毛泽东气得半天没说出话来。但毛泽东还是有办法,参加完斯大林的祝寿活动后,他干脆在莫斯科装病,再也不参加任何活动,引起西方舆论的揣测,王稼祥用笔答的方式主动曝光来苏访问的目的,就是中国要和苏联签订新的同盟条约,而且谈不好还不走。没办法,斯大林只有答应废除1945年的条约。1950年2月,双方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其核心内容就是无偿归还中长路和旅顺港,但中苏双方的友好同盟要到中国出兵朝鲜后才真正建立起来。
        为什么要到出兵朝鲜才能建立真正的中苏友好同盟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弄清朝鲜战争爆发和中国出兵朝鲜的原因。这部分内容在书中第四讲《重新解读朝鲜战争》中有着详细的讲述,朝鲜战争是中国人比较关心的历史事件,但对于这件事,很多人的记忆都是错误的,因为过去关于朝鲜战争的档案文献从来没有解密过,人们只能听报纸广播上说什么就是什么。大概到1996年以后,各国学者对于朝鲜战争的理解才比较接近历史真相。说朝鲜战争,就一定提到“三八线”,顾名思义,“三八线”指的就是北纬38°线。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后,150万苏联红军一路摧枯拉朽,在逼近朝鲜半岛的时候,日本投降了,在逼近汉城的时候,美国人着急了,说不能让苏联独占朝鲜半岛,要跟苏联达成一个交易,要求以“三八线”为界,双方共同接受日本投降。没想到,斯大林答应了,但苏联有一个条件,就是“三八线”不仅在朝鲜半岛,而且要向东延伸到日本。当然,苏联的算盘最终没有打成,但朝鲜半岛以“三八线”为界,由美苏两国托管的局面算是形成了。在北方,朝鲜局势比较稳定,共产党领导土改、公有化运动,北方经济迅速得到恢复;在南方,还是争吵、暗杀,混乱不堪,经济迟迟不能回升。1949年3月,金日成去了莫斯科第一次谈到了国家统一的问题,之后4月,朝鲜特使金一又到北平见毛泽东,要了两个整编朝鲜师的军队,但毛泽东没有答应帮助解决朝鲜统一问题,不支持金日成发动战争,理由是,中国还没有完成统一。1949年6月,美军撤出南朝鲜,金日成觉得时机已到,设计了所谓的“瓮津半岛作战计划”,但被莫斯科否定了。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金正日又找上毛泽东,说当初答应等中国统一了后就帮助朝鲜统一的,现在是不是轮到我统一了?但此时苏联和中国的意见还是一致的,就是不允许金日成发动朝鲜战争,这个时间是1949年11月。但到了1950年1月30日,斯大林突然同意了金日成的计划,为朝鲜战争开了绿灯,为什么?在这里,沈教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观点,斯大林之所以给朝鲜战争开绿灯,是因为《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签订,是因为1月28日苏联接受了中国关于中长路和旅顺港的主权要求!旅顺港归还中国,苏联要想在太平洋有一个不冻港的出海口,就只能把目光放在朝鲜半岛上,如果朝鲜半岛爆发战争,那么且不说旅顺港归期和中长路经营主权可能有变数,而且苏联还可能在朝鲜半岛弄到一个新的出海口,这就是斯大林的如意算盘!于是,金日成在苏联的策划帮助下在1950年6月25日打响了朝鲜战争。战争开始确实非常顺利,一路南下,四天之后拿下汉城,但这时候美军参战了,因为美国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把共产党给顶回去!金日成的军队是肯定顶不住的,果然,9月15日7万多美军仁川登陆成功后,朝鲜局势立刻改变,北朝鲜的军队被拦腰切断完全瓦解。10月1日金日成请示斯大林后,向毛泽东求援,但第2天,中共书记处扩大会议一商量,大家都反对出兵。直到10月5日下午的政治局会议,中国才做出了出兵朝鲜的最后的决定。虽然10月11日,又有一次决定不出兵的反复,但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终于派出了第一批25万人渡过鸭绿江。毛泽东为什么要出兵?毛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就是打败了也要去!如果细细琢磨一下,这是一句什么话?意思就是军事上的胜败不是主要的,关键就是出不出兵。沈教授认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就是要做给斯大林看的,就是要向斯大林表示中国共产党还是社会主义阵营当中的一员,中国共产党还是马克思的政党。10月25日,当中国军队正式跟美军接上火开打,28日斯大林就下令苏联空军立刻出动,而且越过鸭绿江作战,接着大批苏援运到中国,这说明斯大林确实被毛泽东感动了,至此中苏同盟真正建立起来。
        如果说中苏同盟关系是在斯大林时期得到确立,那么这种关系的发展和破裂就发生在赫鲁晓夫时期。中苏关系破裂,以前有一个说法,就是苏共二十大召开,苏联提出了社会主义的路线,中苏双方发生分歧,直至破裂,但沈志华教授在书中第九讲《中苏同盟的破裂》中认为这完全错误。苏共二十大提出了三大问题,一是改变经济政策,加强农业、轻工业建设;二是提出“三和路线”,即和平过渡、和平竞赛、和平共处;三是批判斯大林。第一点和第二点,在当时跟中国并没有冲突,因为中国刚刚结束朝鲜战争也需要发展经济,发展民生,建设和平环境。在第三点批判斯大林的问题上,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毛泽东是反对批判的,但沈教授认为这不是毛泽东的真实想法。为什么?因为毛泽东说过,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我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就是斯大林被批到了,赫鲁晓夫帮他搬掉了压在心头上的一块石头。要知道,毛和斯大林之间一直冲撞得厉害,比如西安事变、皖南事变、抗战接受投降、重庆谈判、过长江等等都与毛泽东发生冲撞。毛泽东忧的是,赫鲁晓夫批倒斯大林,那是在社会主义国家中捅了娄子。在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的会场上,当场有人休克,波兰共产党总书记贝鲁特听完心脏病复发,结果死在手术台上,可见造成的振荡有多大。毛泽东的观点是,斯大林可以批,但要“三七开”,不能完全打倒,今后不必照着斯大林的说法做就行了。所以,这样看来,中苏分歧不在苏共二十大。不仅没有分歧,而且双方越来越密切,一直到1956年,中苏关系才出现了变化,就是双方不再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中共的政治地位得到迅速提升。1954年到1958年这段时间,苏联主要在经济、科学、技术、军事各个方面来帮助中国,而中国也在政治上帮了苏联的大忙,特别是帮助了赫鲁晓夫个人的忙。第一,中共中央发表《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来调解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捅的娄子,本来朝鲜战争就为中国赢得了敢打美国人的声誉,这篇文章一发表让人觉得中国人不仅会打仗,而且理论水平也高,一下子得到了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佩服。接着在1956年爆发“匈牙利事件”,虽然苏联出兵镇压了,但苏联弄得自己的外交非常被动,这时候,又是中共中央帮助赫鲁晓夫解了围。更重要的帮助是在1957年初,苏联共产党上层发生政变,出了一个“反党集团”,赫鲁晓夫急需中国党的表态支持,结果毛泽东一句“我支持赫鲁晓夫同志”巩固了赫鲁晓夫的政治地位。经过三番五次的几件事情以后,中国共产党的威望,毛泽东的威望大大提升,赫鲁晓夫自愧不如。本来欧洲事务原则上由苏联处理解决,亚洲事务由中国处理解决,但现在这种分工被打破了,政治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分歧也就产生了。中苏分歧开始出现是在1957年莫斯科会议上,也就是毛泽东讲“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看现在是东风压倒西风”的时候,赫鲁晓夫认为,我们的力量已经超过帝国主义,就不需要再用战争手段解决问题,而毛泽东恰恰相反,认为既然我们的力量已经超过帝国主义,还跟他谈什么?打就是了。他还说,现在有人害怕战争,战争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死人多一点。核战争又有何惧?全世界二十七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呢,中国六亿人死一半还剩三亿,我怕谁?此话一出,全场愕然,欧洲人都听傻眼了。这也是后来中苏分裂的时候,很多东欧国家没有跟着中国走的原因。由于中苏双方的基本方针不一样,这个分歧到了1958、1959年就更大了。金门炮击事件、导弹部队事件、响尾蛇导弹技术,还有“大跃进”、撤走苏联专家、中印边界战争等等,一件赶着一件发生,到1962年下半年,就开始了以《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为标志的中苏大论战,中苏双方越走越远终于彻底破裂。1964年以后,中苏就彻底的分道扬镳,一直到“珍宝岛事件”,本来中国还一直想跟苏联争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权,但实际上中苏分裂以后,东欧除了阿尔巴尼亚,其余社会主义国家都跟了苏联。后来中国越来越“左”,连亚洲的越共、朝共、日共都跑了,到了1970年,欧洲明灯“阿尔巴尼亚”也不亮灯了。后来,毛泽东想跟美国联手抗击苏联,但解决不了理论上的难题,于是他就改变争夺的对象,把眼光放到了第三世界,但没有完全成功,毛泽东去世了。然后,中国就改革开放,渐渐走到了现在这个格局。这就是中苏关系破裂的大致过程。
        到这里,《沈志华演讲录》这本书就算介绍完了,总的来说,这是一部不错的读物,如果你对中苏关系史有兴趣,不放读一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国沧桑十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国沧桑十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