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木心

忘乎所以

初识木心是《当代文学》书上那两首小诗,不长但十分唯美。再后来改编过的《从前慢》和《借我》被歌手唱出,让我感动的不行,因而在图书馆偶然瞥到这本木心的散文集,就满心欢喜地有几个小时读完了。

木心的笔调细腻绮丽,是在颓壁断垣间盛开出艳丽的桃花;是在雨后血腥的刑场上散飞星星点点的蒲公英;是在瓦砾堆边长处松菌竹笋。

木心的文章清淡深远,他说容易悲伤的人同样也容易快乐,同车啜泣的男人,我们不知道下车后会不会抬抬头,望望天,就敛起会心的微笑;他说枯萎的花比枯萎的叶更难看,通往希腊的路程,我们不知道手里握着那鲜艳的花是不是就一定比暗淡的叶更高贵.;他说他会为那连同整船痛苦的那半匙快乐而重来,哥伦比亚的倒影中,我们不知道在那堆书海里他是不是就望空了一生。

木心的情感真诚儒雅,对祖国的怀念真城迫切,“异邦的春风旁若无人地吹,芳草漫不经心地绿,猎犬未知何故地吠,枫叶大肆挥霍地红,煎鱼的油一片汪洋,邻家的婴啼似同隔世,月饼的馅儿是百科全书派……就是不符,不符心坎里的古华夏今中国的,观念,概念,私心杂念。”;对童年的追忆真切感怀,“那时,那浮汆的盌,随之而去...

显示全文

初识木心是《当代文学》书上那两首小诗,不长但十分唯美。再后来改编过的《从前慢》和《借我》被歌手唱出,让我感动的不行,因而在图书馆偶然瞥到这本木心的散文集,就满心欢喜地有几个小时读完了。

木心的笔调细腻绮丽,是在颓壁断垣间盛开出艳丽的桃花;是在雨后血腥的刑场上散飞星星点点的蒲公英;是在瓦砾堆边长处松菌竹笋。

木心的文章清淡深远,他说容易悲伤的人同样也容易快乐,同车啜泣的男人,我们不知道下车后会不会抬抬头,望望天,就敛起会心的微笑;他说枯萎的花比枯萎的叶更难看,通往希腊的路程,我们不知道手里握着那鲜艳的花是不是就一定比暗淡的叶更高贵.;他说他会为那连同整船痛苦的那半匙快乐而重来,哥伦比亚的倒影中,我们不知道在那堆书海里他是不是就望空了一生。

木心的情感真诚儒雅,对祖国的怀念真城迫切,“异邦的春风旁若无人地吹,芳草漫不经心地绿,猎犬未知何故地吠,枫叶大肆挥霍地红,煎鱼的油一片汪洋,邻家的婴啼似同隔世,月饼的馅儿是百科全书派……就是不符,不符心坎里的古华夏今中国的,观念,概念,私心杂念。”;对童年的追忆真切感怀,“那时,那浮汆的盌,随之而去的是我的童年。”;对过往真挚缅怀,“也愿意追尝那连同整船痛苦的半茶匙快乐。”……

这算是我真正开始认识木心了,他的文章,他的诗或许如各大文人所言未及中国文坛上流之列,但其唯美情感,足以让人细细品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哥伦比亚的倒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哥伦比亚的倒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