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 8.3分

那是我对世人最后的求爱——何不自爱

venus3255
读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读了两遍。
第一遍被故事的荒诞所吸引,被大庭叶藏悲惨的无尽的自我沉沦且仍然被很多人喜欢救赎的故事所吸引,心里想着叶藏到底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子,会被这么多女人喜欢。
读第二遍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有讨好型人格的倾向,而有些表现竟然和叶藏的表现相同,所以重新阅读,细细的体味叶藏在讨好他人的时候的心理描写,对比自己的心理,发现有一部分相似,有一部分还是有区别的,大概自己现在还没有讨好型人格,仅仅是有这种倾向。
幸好,我开始自我察觉。
讨好型人格三种特质:恐惧、懦弱和孤独。这在叶藏身上也表现的淋漓尽致。叶藏生来恐惧,对家人的恐惧,对佣人的恐惧,对世人的恐惧;叶藏也生来懦弱,面对家人的严厉、佣人的欺凌,甚至于以后所谓的“朋友”的欺骗,他都不选择忍受,不抵抗;叶藏也生来孤独,与世人不能融入,心理感知和世人的感知相差太多。这三种特质加起来,就导致了叶藏这种天生的讨好型人格。
叶藏的讨好型人格在初期仅仅是讨好别人,而在后面却逐渐迷失自己,不断沉沦自己,以至于叶藏觉得自己失去做人的资格,这本身就是一种恶性循环。
叶藏的悲剧在于自己。叶藏曾在书中感叹他人也痛苦,但能在痛苦...
显示全文
读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读了两遍。
第一遍被故事的荒诞所吸引,被大庭叶藏悲惨的无尽的自我沉沦且仍然被很多人喜欢救赎的故事所吸引,心里想着叶藏到底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子,会被这么多女人喜欢。
读第二遍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有讨好型人格的倾向,而有些表现竟然和叶藏的表现相同,所以重新阅读,细细的体味叶藏在讨好他人的时候的心理描写,对比自己的心理,发现有一部分相似,有一部分还是有区别的,大概自己现在还没有讨好型人格,仅仅是有这种倾向。
幸好,我开始自我察觉。
讨好型人格三种特质:恐惧、懦弱和孤独。这在叶藏身上也表现的淋漓尽致。叶藏生来恐惧,对家人的恐惧,对佣人的恐惧,对世人的恐惧;叶藏也生来懦弱,面对家人的严厉、佣人的欺凌,甚至于以后所谓的“朋友”的欺骗,他都不选择忍受,不抵抗;叶藏也生来孤独,与世人不能融入,心理感知和世人的感知相差太多。这三种特质加起来,就导致了叶藏这种天生的讨好型人格。
叶藏的讨好型人格在初期仅仅是讨好别人,而在后面却逐渐迷失自己,不断沉沦自己,以至于叶藏觉得自己失去做人的资格,这本身就是一种恶性循环。
叶藏的悲剧在于自己。叶藏曾在书中感叹他人也痛苦,但能在痛苦中继续挣扎,他说“果真如此吗?我不知道。但即使如此,那些人依然不想轻生,不会发狂,纵谈政治、毫不绝望,毫不屈服,继续与生活作战。他们不觉得痛苦吗?他们变得自私自利,甚至视其为理所当然,难道他们从未怀疑过自己?若真如此,那真是快活。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吧?真的满足于此吗?我不知道……”。叶藏一生体验的是极度的苦,因此他的心理活动和感受则是涩的。有时候会想,只有体验过极度的生活的苦的人,才能够写出这些作品,因为他下跌过生命最底层,他的感官感触被刺激的最彻底,才有这样的感触作为输入的内容被输出出来。但叶藏的悲剧就在于他一头扎进通向痛苦深渊的大门,都不转一下玩,都不回一下头,所以他很少能体验世间的愉悦,以至于他将在女忧怀中睡觉作为自己一种的放松的方式。
叶藏的悲剧也在于他甘愿做边缘性人。不参与世间的繁华争斗。他认为其他人参与争斗都是自私自利的,但他没有去想他在一次又一次的远离曾经施恩与他的那些女性的时候的自私,仅仅的后悔是不能表达的。
作为艺术家的自传,人物的性格具有可以分析的地方,因为是艺术家,注定要与旁人有不同触感,注定敏感,才能去体验;注定脆弱,才能去痛苦;注定善良,才能去悲悯。但若叶藏仅仅是一个普通人,那他的悲剧只能作为一面历史的悲剧,让世人去对照。
讨好型人格是一种人格特质,与平时那种拍马屁迎合他人的人是不一样的。讨好型人格讨好他人仅仅是为了与他人建立联系,因为自己的恐惧和孤独,因为自己的无助和空虚,希望通过讨好他人来获得他人的认可,他人高兴了,满意了,自己也就高兴了,满意了。而拍马屁的迎合他人仅仅为了从他人那里获取私利,其主要的目的是自己的利益能够得到满足,最终是让自己高兴,让自己得到满意,甚至以损人作为手段。而叶藏当然属于后者。
《人间失格》叙述特点是以叶藏大量饱满的心理描写,让读者读起来一种被这种负面的心理充斥满内心,在很多时候,就让读者感觉到说出自己说不出的话。这种大量心理活动的描写会让自己沉浸在叶藏的一生当中,这也是这本书的一大特色。经典之作必有它经典之处,
摘抄:
我甚至认为,自己背负着十个灾祸。若将其中任意一个交与旁人背负,恐怕都足以令其丧命。

果真如此吗?我不知道。但即使如此,那些人依然不想轻生,不会发狂,纵谈政治、毫不绝望,毫不屈服,继续与生活作战。他们不觉得痛苦吗?他们变得自私自利,甚至视其为理所当然,难道他们从未怀疑过自己?若真如此,那真是快活。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吧?真的满足于此吗?我不知道……

我与旁人几乎无法交谈,因我既不知道该谈些什么,也不知该如何谈起,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用滑稽的言行讨好他人。
那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我对人类极度恐惧,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对人类死心。于是,我靠滑稽这根细线,维系着与人类的联系。表面上,我总是笑脸迎人,可心里头,确实拼死拼活,以高难度的动作汗流浃背地为人类提供最周详的服务。

我的家人有多痛苦?为了生计他们在思考些什么?我对这些事一直一无所知,只是畏缩着,不堪承受家人之间的隔膜,因此从小就练就了取悦他人的本领。换言之,不知从何时起,我成了一个不说半句真话的孩子。

无论我被家人怎样责怪,也从不还嘴。哪怕只是戏言,与我也如晴天霹雳,令我为之疯狂,哪里还谈得起还嘴?我深信,他们的责备才是恒古不变的“人间真理”,只是我无力践行真理,无法与人共处。因此,我无力反驳,也无法为自己辩解。只要被人批评,我就觉得对方说的一点都没错,是我自己的想法有误。因此我总是黯然接受外界的攻击,内心却承受着疯狂的恐惧。

每每见到人类露出本性,我都惊悚得汗毛倒竖。而一旦想到,这种本性或许是人活于世必备物质之一时,我简直要对自己绝望了。

面对世人,我总是怕的发抖。对于同样为人的自己的言行,更是毫无自信。我将懊恼暗藏于心,一味地掩盖自己的忧郁和敏感,竭力把自己伪装成纯真无邪的乐天派,逐渐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滑稽逗乐的怪人。

怎样都好,只要让他们发笑就好。如此一来,即使我置身于人们所谓的“生活”之外,他们应该也不会太在意。总之,不能碍着他们的眼,我并不存在,我是风、是虚空——类似的想法日益累积,我就这样用滑稽的办法逗乐家人。在那些比家人更神秘、更可怕的男佣和女佣面前,我也竭力取悦他们。

只要别人赠予我的东西,即使再不合意,我也不会拒绝。对讨厌的事说不出讨厌,对喜欢的事也总是偷偷摸摸,我总是品着极为苦涩的滋味,因难以名状的恐惧痛苦挣扎。可以说,我竟连二选一的能力都没有。我想,正式这种性格上的缺陷,最终导致我可耻的度过了这一生。

我一向对“向人诉苦”不抱任何期待。无论是向父母诉说,还是向警察或政府诉说,最终还是会被哪些深谙世道的人打败,任由他们花言巧语,喋喋不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失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失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