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异乡人 8.9分

《异乡人》与《德米安》以及其他

WAN

法与情是绝对不该混为一谈的。定罪应该立足于犯罪事实而非犯人道德与否。其实我还挺惊讶怎么会容许这种事发生?当时的法律环境那么差么……?

二 书末的赵晓力教授所写的导读从默尔索的成长角度切入,认为在第二次审判(与监狱牧师的对谈)中默尔索完成了真正的成人礼,“确定了自己生活方式的全部正当性,而毋庸遵从任何人包括上帝所规定的道德、礼俗、宗教与法律”。

无论是加缪的《异乡人》还是黑塞的《德米安》都强调了“将自我和他人剥离开来”,由此达到真正地成长。黑塞笔下的辛克莱终于冲破了“蛋壳”,将碧翠丝、德米安、艾娃夫人都重新纳入自己的体系,辛克莱终于能够不依仗任何人明确自身的意志和力量了。加缪笔下的默尔索在与监狱牧师的对谈中以少见的激动形式激烈表白,“我表面上看起来也许是两手空空,但我对自己有把握,对一切都有把握,对自己的人生和即将来临的死亡有把握……过去我是对的,现在我还是对的,我一直都是对的。这是我的生活方式,只要我愿意,它也可以是完全另外一种”。

再比较两部作品的话,相同点还有:都有关宗教,都有关生理需求。《德米安》用了"该...

显示全文

法与情是绝对不该混为一谈的。定罪应该立足于犯罪事实而非犯人道德与否。其实我还挺惊讶怎么会容许这种事发生?当时的法律环境那么差么……?

二 书末的赵晓力教授所写的导读从默尔索的成长角度切入,认为在第二次审判(与监狱牧师的对谈)中默尔索完成了真正的成人礼,“确定了自己生活方式的全部正当性,而毋庸遵从任何人包括上帝所规定的道德、礼俗、宗教与法律”。

无论是加缪的《异乡人》还是黑塞的《德米安》都强调了“将自我和他人剥离开来”,由此达到真正地成长。黑塞笔下的辛克莱终于冲破了“蛋壳”,将碧翠丝、德米安、艾娃夫人都重新纳入自己的体系,辛克莱终于能够不依仗任何人明确自身的意志和力量了。加缪笔下的默尔索在与监狱牧师的对谈中以少见的激动形式激烈表白,“我表面上看起来也许是两手空空,但我对自己有把握,对一切都有把握,对自己的人生和即将来临的死亡有把握……过去我是对的,现在我还是对的,我一直都是对的。这是我的生活方式,只要我愿意,它也可以是完全另外一种”。

再比较两部作品的话,相同点还有:都有关宗教,都有关生理需求。《德米安》用了"该隐和亚伯""三个强盗"这样直接取自《圣经》的故事。《异乡人》的审判长、监狱牧师都是站在道义、基督教的立场对默尔索进行指责。德米安对《圣经》故事的"曲解"让辛克莱觉醒。对基督教代言人监狱牧师的反击象征着默尔索的成长完成。两位作家仿佛不约而同地表明,要成长势必要冲破宗教的"监察"。

性或者直接的生理需要在两部作品中也都有表现。《德米安》辛克莱意识到性欲的不满足让他郁郁寡欢。《异乡人》默尔索对天气的"热"、太阳"晒"十分敏感,甚至正是那会儿的"热"让他疲于应付屋子里的人,反而向遭遇阿拉伯人的地方走去。在宗教以禁欲和宗教伦理压制人欲的时候,恐怕唯此能够鲜明有力地反击了吧。

目前来说,好像还是更喜欢《德米安》一点。《德米安》中的辛克莱内心纠葛不断、挣扎不断,经历过低谷和高潮,扣问与解答交织。《异乡人》中的默尔索缄默许多,倒真像连读者都在默尔索之外,一个"局外人"无法窥探清楚默尔索的内心了。还有一点,《德米安》意象很多,试图冲破蛋壳的鸟、男女同形、德米安、艾娃夫人、碧翠丝……有点万物皆出于自身复归于自身的味道,显得更加梦幻,仿佛寓言。《异乡人》这里的暗喻看起来要少很多,更加写实。

或者说,《德米安》的主旨是成长、寻找自我,而《异乡人》,在成长之外,总觉得应该还有别的主旨。

道德是想要把人们联系起来的东西,默尔索的抽离毫无疑问从根本上解构了道德。这暗示着过度的情感都是渲染而非真实?而回归真实才是作者想要emphasize的?

加缪塑造这样一个"置身事外"的人物用意又何在?"置身事外"的人最后面对监狱牧师的自我表白,这样逐渐"入局"了的转变,仅仅有着肯定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意义吗?

一个真正坦诚的人是无懈可击的。不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经过省察的人生之所以值得,是因为能够面对哪怕全世界的指责也面不改色(虽然有时候容易自大……?),面对全世界的褒扬也不动声色。

至少,默尔索走完了这个过程,尽管,没有透露他是怎么走的。因为,我们都是旁观者、"局外人"。(或许还隐藏了"人类永远无法相互理解"的深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异乡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异乡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