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简史 七杀简史 7.9分

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暗夜

toffi
关于《七杀简史》
最近在看马龙•詹姆斯的2015布克奖获奖作品《七杀简史》,这是一部关于牙买加“雷鬼”音乐家鲍勃•马利被谋杀的想象历史。书中塑造了75个以第一人称叙述的角色,被称为文学史上的新物种。书里的谋杀故事被篡改、被虚构、被添加情节、被横生枝节,现实与想象交融在一起,让人无法分辨真伪,着实进行了75场头脑风暴。这不得不让人想起了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他在发表散文和诗歌时,署名几乎不使用本名,而是通过75个“异名者”的身份进行写作,有趣的是,这些虚构出来的作者,各有自己的传记、个性、政治观点和文学追求,与佩索阿的观点和文风不尽相同,甚至相互矛盾。这些矛盾产生冲突,冲突堆积产生高潮,一切在高潮中戛然收尾,并没有任何的所谓结局或说法,我以为,用“文学史上的新物种”来形容它并不完全贴切,应该是开创了碎片式语境的集成化与系统化。

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牙买加里
书里的语言跳跃、颤抖、粗浅、暴力,一开始完全无法适应,也或许是由于从未接触过60﹪的人口年龄在29岁以下的加勒比岛国作品的原因。阅读完200页之后,思维完成定向,文字间透露出的信息才被大脑完全吸收,并发现了一条阅读规律,即——必...
显示全文
关于《七杀简史》
最近在看马龙•詹姆斯的2015布克奖获奖作品《七杀简史》,这是一部关于牙买加“雷鬼”音乐家鲍勃•马利被谋杀的想象历史。书中塑造了75个以第一人称叙述的角色,被称为文学史上的新物种。书里的谋杀故事被篡改、被虚构、被添加情节、被横生枝节,现实与想象交融在一起,让人无法分辨真伪,着实进行了75场头脑风暴。这不得不让人想起了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他在发表散文和诗歌时,署名几乎不使用本名,而是通过75个“异名者”的身份进行写作,有趣的是,这些虚构出来的作者,各有自己的传记、个性、政治观点和文学追求,与佩索阿的观点和文风不尽相同,甚至相互矛盾。这些矛盾产生冲突,冲突堆积产生高潮,一切在高潮中戛然收尾,并没有任何的所谓结局或说法,我以为,用“文学史上的新物种”来形容它并不完全贴切,应该是开创了碎片式语境的集成化与系统化。

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牙买加里
书里的语言跳跃、颤抖、粗浅、暴力,一开始完全无法适应,也或许是由于从未接触过60﹪的人口年龄在29岁以下的加勒比岛国作品的原因。阅读完200页之后,思维完成定向,文字间透露出的信息才被大脑完全吸收,并发现了一条阅读规律,即——必须用同样的跳跃感和扑面感进行燎原式的阅读。
“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牙买加里。”书里偶然蹦出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75个人格,75类人生,当然也拥有着75个属于自己的舞台,这个舞台,就是被称之为国家的梦想,是被冠之以神祗的存在,是牙买加政治和贫穷、种族和阶层等多层矛盾的分析。一种存在连接另一种存在,这样的写作方法又让我联想到了《2666》,如果说《2666》是作者从悲伤的现实中提炼出明亮的、不可替代的正面能量,警示人们带着伤痛活下去,那么,《七杀简史》就是将每个人存在过的刹那加以点缀,最终修饰成一首伤痕累累的凄美诗篇,可以说,每个人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暗夜。

“人也许不认识人,但灵魂认识灵魂。”
套用一句含有哲学意味的句子:置身于噩梦之中的人们认不出噩梦。对于书中的75个“我”来说,噩梦从未停歇,愤世嫉俗的《滚石》杂志记者、被家人误会逃离城市的无业少妇、对老大充满敬畏的帮派成员、对毒贩恨之入骨的中情局特工……每个人诉说的故事都是悲伤的、露骨的、不体面的,毫无征兆地就暴露出人性的空洞,而这些空洞也只能用虚无来填补。
“人也许不认识人,但灵魂认识灵魂。”这是作品书封上的一句话,我想也是图书编辑对本书的渗透理解——我们处于不同的时空,体味着不同的生活,在无法相见的现世中,直面历史,观望永恒。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七杀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七杀简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