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家族的荣光

極宮の犬軍団菌
如阿芙洛狄忒般甜美,如雅典娜般睿智,疾速胜似墨丘利而力量匹敌赫拉克勒斯,人们仅仅知道,她是神奇女侠,但无人知晓她究竟是谁,她又来自何方!
——《全明星漫画》,1941年12月

先人

作为身着星条旗,胸绘白头鹰的美国女权象征,神奇女侠家族确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叶,1948年7月19至20日召开的妇女代表大会,并有一份具深远历史意义的文件——《权利和意见宣言》为佐证。从此,由争取政治平等权为序幕的美国女权运动正式开始,受过教育的中产——妇女与支持女性参政的男性,成为第一次女权运动的中坚人物,无论哈佛支持女性参政男子联盟,还是以艾米琳·潘克赫斯特女士为首的女性参政论者们,都是Wonder Woman的先祖,他们的影子出现在40年代早期的《神奇女侠》连载中,在大学里、集会中演讲,获得高等教育证书和科学奖,反抗男权具象的“神经博士”和“征服伯爵”。直至1920年8月26日,联邦宪法第十九条修正案正式生效,美国妇女终于拥有了政治平等权,第一次女权运动也就此降下帷幕。

家人

<...

显示全文
如阿芙洛狄忒般甜美,如雅典娜般睿智,疾速胜似墨丘利而力量匹敌赫拉克勒斯,人们仅仅知道,她是神奇女侠,但无人知晓她究竟是谁,她又来自何方!
——《全明星漫画》,1941年12月

先人

作为身着星条旗,胸绘白头鹰的美国女权象征,神奇女侠家族确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叶,1948年7月19至20日召开的妇女代表大会,并有一份具深远历史意义的文件——《权利和意见宣言》为佐证。从此,由争取政治平等权为序幕的美国女权运动正式开始,受过教育的中产——妇女与支持女性参政的男性,成为第一次女权运动的中坚人物,无论哈佛支持女性参政男子联盟,还是以艾米琳·潘克赫斯特女士为首的女性参政论者们,都是Wonder Woman的先祖,他们的影子出现在40年代早期的《神奇女侠》连载中,在大学里、集会中演讲,获得高等教育证书和科学奖,反抗男权具象的“神经博士”和“征服伯爵”。直至1920年8月26日,联邦宪法第十九条修正案正式生效,美国妇女终于拥有了政治平等权,第一次女权运动也就此降下帷幕。

家人

尽管普遍认为美国第一次妇女运动只是向权力的分工挑战,而未向权力的性别概念挑战,成为女性争取到选举权后妇女运动从规模到斗志都发生萎缩的重要原因,但很明显的,在以玛格丽特·桑格为代表的“女性反叛者”们,在同一时期仍较为全面地争取政治、经济、文化和生育控制的权利。作为WW的姨祖母,桑格女士在报纸和杂志中中为女孩子们普及性知识,曝光妊娠的奴役,争取女性性欲权,并与妹妹,即神奇女侠的外祖母,开设了布鲁克林生育控制诊所,为妇女们普及避孕知识,直至被逮捕并发起绝食抗议。对于她们来说,生育控制更能激发女性的“母爱天性”,“当爱击败了暴力,女人天性中的道德力量将会被释放”,故而“女人应该统治世界”,因为“爱比暴力更强大”。

WW之父威廉·莫尔顿·马斯顿是个聪明且充满着矛盾的人。他相信女性至上的论点,他的两位妻子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激进女权主义者。作为出色的心理学家和测谎仪的发明者,他研究并证实了女性不仅能够胜任陪审员和法官的工作,而且她们更谨慎,更认真,公平程度大大超过男性。事实上,他与玛格丽特·桑格持有同一观点,即女性具有天然的道德上的优越性,尽管这一袭承自19世纪的观点并未获得广泛支持。

虽然马斯顿支持女性权益,并在神奇女侠系列中大量掺入被“邪恶男性”奴役的WW奋起反抗的故事,但作为一个存在的个体,他仍旧不愿意为女性权益而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在与妻子伊丽莎白·霍洛维结婚时,他坚持要妻子从夫姓。而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婚姻生活中,他俩达成了一项协议——“马斯顿可以保有他的情妇,霍洛维可以保有她的事业,而受过心理学训练的年轻的奥利弗·拜恩将负责抚养子女”。而在长期婚姻中,“……霍洛维赚钱……奥利弗照顾所有人,忙里偷闲地为《家族圈》写作。而威廉·莫尔顿·马斯顿,莫尔顿城堡的最后一个莫尔顿,这个宣布女性统治已成事实的测谎者,被好生哄着、任其逍遥。他会生气、暴怒、抱怨,而女人们会对孩子们低语:‘别理他就好了。‘”与当下北欧大力提倡并引以为自豪的“父母共同参与育儿”理念相比,一百年前的马斯顿只能说有着“关于女性权益的花言巧语、他自己相当奇特的心理学理论,以及他那举世无双的兜售主义”。

尽管如此,马斯顿及其多位合作者们笔下的神奇女侠和她的友人们给予美国社会的影响也不可小觑。WW与时俱进,并处处有着她两位母亲和其他亲属的思想、性格与特长。在世界顶尖的女子网球选手爱丽丝·马博建议下,《神奇女侠》第一期中,便有一个特写系列登场,名为“历史中的神奇女侠:女权主义者传记”。马博曾为这一系列撰文道:“‘神奇女侠’在史上第一次将勇敢、强壮与聪明才智列为女性的品质。这将会对现在还是小男孩和小女孩的人们产生深远的影响。”无论是南丁格尔、克拉拉·巴顿,还是有着闪电般打字速度的奥利弗·拜恩,家庭经济支柱的霍洛维,她们都融合进了WW的骨血里,成为刊物,来到民众手中,直观地告诉他们,女性完全可以与男性相比肩。

敌人

WW的敌人最明显的莫过于象征着现实中政府、军队的“用镣铐控制住亚马逊人的男性士兵”,和影射有一定社会地位沙猪的“神经博士”、“欺诈公爵”。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亚马逊人的敌人不仅仅是明目张胆反对女性参政权的保守人士、禁止女性避孕的法官、允许解雇孕妇的政府,更隐蔽、更狡猾的对手会用暗示或扭曲的手法宣传女性无能论,其中甚至包括了马斯顿本人。在1942年8-9月刊的《全明星漫画》中,WW加入了正义会社。但这个胜利并不如预料中辉煌。她被任命为会社的秘书。WW作为正义会社成员的故事由加德纳·福克斯撰写。而在他的笔下,WW“更加无用,更加无助。她几乎从不离开正义会社总部。”“只有极少数的事件发生在正义会社总部,而在任何有趣的事发生前,福克斯都会先把神奇女侠弄出去。”同时,奥利弗·拜恩曾指出,WW出现的漫画书里,很少有哪一页没有捆绑场景的。“在这些图像中,女人被铐着锁链、塞着口布,寓意她们缺乏权利和自由——但这其中隐藏的含义并不止这些。““马斯顿的女性至上的概念,是一种‘能够顺从于男性支配’的能力,”WW之父的合作者迈耶如是说。而马斯顿自己也认为,“女性魅力的秘密,来源于女性享受服从——被人捆绑。”由此引发出的小男孩们对小女孩进行性侵犯和性奴役的现象并不罕见。

最强大的敌人莫过于裹挟经济、社会、强权、传统为一体的怪兽了。在和平年代,为了不削弱男性的权威,WW和成千上万的美国女人一样,被要求辞职,变成保姆和消遣品。“未婚女性被要求去结婚,已婚女性被要求去生养孩子。职业女性曾被供上神坛,现在她们被送去产房。”WW急不可待的想要嫁给史蒂夫,“历史中的神奇女侠”被“时髦婚礼”所替代。女权在战后沉寂下来。

复兴

随着激进女权者的老去,保守势力的壮大,“国家稳定”的需要,女性权益在和平时期受到严重侵犯。迈克·华莱士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恶意摧毁桑格的名声,质问“美国女性是不是已经变得太独立了——她们是不是开始跟随像玛格丽特·桑格这类女人的领导,为事业而抛弃家庭生活?”

1963年,著名妇女领袖贝蒂·弗里登发表的《女性的奥秘》一书唤醒了沉睡的女性。她在书中指出,被“女性的奥秘”的思想观念和伦理道德所洗脑的女性认为,“妇女的最大幸福在于全身心地承担母亲和妻子的角色,做个贤妻良母,而不是追求自身价值的实现。”此后,美国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开始崛起。《女士》(Ms.)杂志,作为复兴的女权运动的宣传报刊,得到了奥利弗·拜恩、霍洛维等等老一辈的全力支持。尽管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女权运动停滞不前,女权主义者也分裂为自由派与激进派,相互之间矛盾重重,但这一次的女权运动更加多样化和全面化、深入化,对于女性受压迫的根源的认识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提出了“父权制”、“社会性别”等概念,争取堕胎权,反对滥施绝育术,争取同工同酬,鼓励支持妇女竞选公职,改革社会福利制度,将各阶层、各种族的女性权益都包括了进去。

80年代末期,黑人女权主义理论家贝尔·霍克斯在《女权主义理论:从边缘到中心》中深入剖析了女权主义的理论和认识,认为妇女是由不同种族、阶级构成,她们的政治、经济、社会地位各不相同,社会性别中的不平等权力关系不仅表现在男女之间,也表现在白人与有色妇女、特权阶层与下层妇女、异性恋与同性恋妇女之间。如何寻求差异基础上的联盟,是90年代至今,女权主义努力地目标之一。

WW是20世纪初女性参政论、女权主义以及生育控制运动的产物,并在之后成为60、70年代女性自由及女权主义运动的起源。以WW为象征的亚马逊家族成功提高了美国女性参与政府决策的程度,冲击了美国社会文化,让美国女性就业和受教育状况得到改善,并使得美国家庭模式呈现多样化趋势。尽管不平等仍处处存在,致力于改造以男子为中心的文化和社会体制,建立中性化的社会性别制度,促进男女和谐发展永远是亚马逊人的目标。

本文大量参考了华东师范大学 李慧媛 硕士学位论文《美国女权主义研究:历史与现状》,在此表示感谢。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神奇女侠秘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奇女侠秘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