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封若水二三事

pp_qiliuhai

长评者自语:昔日追文苦,坐等出书燥,番外三篇聊以自慰。今贴上此番,恭贺正本上线。

--------------------

午日的阳光透过窗外的紫藤架密密的投射下来,多日的暴雨使得天气格外的湿热,连从池塘上吹来的风也失去了往日凉意。封若水穿着一身碧绿色半新襦裙站在百宝阁旁,定定地看着墙上的那幅名家字画,略带稚气的脸上竟比平时多出了一丝烦躁和迷茫。 往日不是没有来过父亲的书房,如果碰到父亲在练字,她都会静静地站在旁边等,因为她知道这种思考方式是父亲多年的习惯,所以不会上前打扰。但今天父亲下了早朝就回到家中,却到刚刚才遣了小厮李立叫她过来,现在又一言不发地像往常一样在练字。封若水动了动脚尖,抬头看了看窗外远处飘来的乌云,忽然觉得心情像这忽而烈日忽而阴雨的天气一样,气闷极了。 后天就是入宫的日子了...她微微出神,忍不住想看一眼父亲,却发现父亲正在观察她。封父微微一笑,也没有被女儿发现的窘迫,慢慢地写完几笔才搁下。“你来看看这几个字写的有没有进步?” 封若水走上前,匆匆扫了一眼桌案,没有回答这个她经常回答的问题,而是迫不及待地将这几日萦绕在心头的疑问脱口而出, “父亲您的意思是...争还是不争...

显示全文

长评者自语:昔日追文苦,坐等出书燥,番外三篇聊以自慰。今贴上此番,恭贺正本上线。

--------------------

午日的阳光透过窗外的紫藤架密密的投射下来,多日的暴雨使得天气格外的湿热,连从池塘上吹来的风也失去了往日凉意。封若水穿着一身碧绿色半新襦裙站在百宝阁旁,定定地看着墙上的那幅名家字画,略带稚气的脸上竟比平时多出了一丝烦躁和迷茫。 往日不是没有来过父亲的书房,如果碰到父亲在练字,她都会静静地站在旁边等,因为她知道这种思考方式是父亲多年的习惯,所以不会上前打扰。但今天父亲下了早朝就回到家中,却到刚刚才遣了小厮李立叫她过来,现在又一言不发地像往常一样在练字。封若水动了动脚尖,抬头看了看窗外远处飘来的乌云,忽然觉得心情像这忽而烈日忽而阴雨的天气一样,气闷极了。 后天就是入宫的日子了...她微微出神,忍不住想看一眼父亲,却发现父亲正在观察她。封父微微一笑,也没有被女儿发现的窘迫,慢慢地写完几笔才搁下。“你来看看这几个字写的有没有进步?” 封若水走上前,匆匆扫了一眼桌案,没有回答这个她经常回答的问题,而是迫不及待地将这几日萦绕在心头的疑问脱口而出, “父亲您的意思是...争还是不争?”眼神中带着几许迫切。封父看她两眼,淡淡问:“水儿觉得哪家的女儿会脱颖而出?”这是父亲自上书举荐自己参选侍读,第一次谈及此事。封若水立刻道:“邢家妹妹乃周贵妃入门弟子,圣上不会和周贵妃抢人。启家姐姐潇洒爽利,却不太精通诗文典籍。采薇妹妹还太年幼,一团孩子气,做皇子皇女的玩伴尚可,侍读就差强人意了。徐家妹妹学问倒是不错,但..失于灵辩。”说完觉得这样评论别人好像有失厚道,便停止了。

封父笑到:“那按你的的说法,这侍读之位乃是你囊中之物了?”封若水脸微微一红,“父亲让我说又笑话我。我虽幼承庭训精于诗文但也不敢托大。父亲高居百官之首,但我们封家在几家中根基是最浅的...“封若水顿了顿,说到这里竟也稍稍冷静了下来”几位待选侍读都是官家出身,习惯了被服侍的。不说娇生惯养但也没做过侍奉人的事,更别说是如此尊贵的皇子皇女,真真不知要怎样对待才好。若是选入宫中,几家贵女也是不能做寻常女官对待,若是犯了什么错事,想必各宫娘娘也会很头痛...” “还有呢?其他人呢?”封父突然打断,封若水稍稍迟疑,“听说遇乔宫和长公主府也都推荐了人..”封父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周贵妃娘家已无人,故举荐之人应在遇乔宫中,是官婢的可能性很大。长公主虽治家严厉,但毕竟不像内宫消息难以打探,据说是推举了一位家奴之女,颇有些才名,很得长公主和柔桑亭主看重。” 封父轻嗯一声, “这些被举荐之人的消息都是采薇告诉你的吧,你这几天也算是把这些消息嚼烂了。“封若水知道这些天父亲一直不来找自己,是想让自己学着打听消息理清思路。忽听父亲又道”那按你刚刚所说,她们倒是惯会服侍人的。”封若水惊道:“父亲竟是看好这二人吗?”封父不置可否,只等她慢慢去想。封若水按下纷乱心思,思量片刻,道“遇乔宫的人本在宫中,周贵妃有心为此人谋个好前程,圣上怎会不成全。长公主那边在圣上面前自然也有这个体面。若她二人人品学识又都是上成..”封若水攥了攥袖口,“我还想着她二人的出身..竟是我一叶障目了。” “优劣之势本就随形势而变化..这些先不必说,你自己怎么想?”封若水像是有点被刚刚的认知打击到,悠悠地说“我还以为父亲不打算问了呢,毕竟举荐女儿参选也没有知会女儿。”说着竟有了一丝怨怼,直言到“还是说女儿的结局也已经被定好了?父亲和圣上是否早有协议?” 封父心下微微一惊,“水儿何出此言。”“我知道父亲现在身居高位,但一直洁身自好,每次早朝后若无圣上单独召见,总是第一时间回到家中,避免其他朝臣借机攀谈。上月廿二,父亲回到家的时间比平时晚了两刻钟,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小书房练了一下午的字。第二天..您就把举荐我参选侍读的折子递上去了。”说完盯着父亲,不想错过封父的一丝表情。 封父错愕,苦笑不得“你居然在观察我的行踪..”随即严肃道,“圣上之事不可妄言。侍读的事圣上自有定断,你在宫中只需做好自己。宫中的规矩你也熟悉,我也没什么要交代的。”然后指了指书桌上的木匣,道“这箱首饰玩物你带着进宫。” 封若水奇道“启邢姐妹颇得贵人赏识,赏赐如流水,什么宝物没见过。采薇和我自幼相识...爹爹是要我送于那二人?竟是要我与她们交好?”封父笑笑“为父只是帮你备着,至于送不送,送何人,怎么送由你自己决定。什么样的人值得结识,什么样的人应该去结识。你也是可能要入宫的人了,要自己学着去判断。”说完轻敲桌案,封若水闻声看去,青玉石纸镇下的宣纸上赫然写道: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是洁身自好也是如履薄冰..不要像你伯父一样站错了队伍..”封若水愕然抬头,只看到父亲眼中精光一闪而逝,百官之首的锋芒微露又收入鞘中。封若水还想再问,被封父挥手打断“好了,为父还有事情,你回去好好准备吧。”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女帝师(全五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帝师(全五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