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年 九三年 评分人数不足

革命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

story,bo

《九三年》被誉为是雨果最后一部重要的作品,读罢全文,读者可以很明确的感受到作者对法国大革命意味深长的思索。这本书也影响了众多的中国作家,比如林达的《带一本书去巴黎》,熊培云的《思想国》等作品都多次提到这本书。

阅读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喜欢的作家经常会在作品中提到他们喜欢的作者或者作品,读者也会不自觉地去找来阅读,大多很对口味。而且这个锁链是循环往复的,阅读大门一旦开启也真是无穷尽也。只有苦短的人生,只有没能读完的作品。

《九三年》故事的舞台设立在法国大革命中风雨飘摇的1793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被革命者推上了断头台。共和党人高呼自由,高歌猛进,推进共和。保王党则请出一位富有名望的亲王,想联合英国,殊死一搏。

故事分为三部,也就有了三个舞台。第一部《在海上》,一艘伪装成商船的军舰驶离泽西岛,护送一位貌似农民的神秘老者前往法国大陆。保王党的全部赌注都压在了这位沉默的老者身上,他在军舰中的一举一动都引人猜想。雨果特别善于用对话来表现局势,而不会直接告诉你革命目前的状况,他很好的利用了舰长博瓦贝特罗与大副拉 维约维尔的对话,凸显出法国大革命蓝白阵营的复杂与混乱。而这位...

显示全文

《九三年》被誉为是雨果最后一部重要的作品,读罢全文,读者可以很明确的感受到作者对法国大革命意味深长的思索。这本书也影响了众多的中国作家,比如林达的《带一本书去巴黎》,熊培云的《思想国》等作品都多次提到这本书。

阅读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喜欢的作家经常会在作品中提到他们喜欢的作者或者作品,读者也会不自觉地去找来阅读,大多很对口味。而且这个锁链是循环往复的,阅读大门一旦开启也真是无穷尽也。只有苦短的人生,只有没能读完的作品。

《九三年》故事的舞台设立在法国大革命中风雨飘摇的1793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被革命者推上了断头台。共和党人高呼自由,高歌猛进,推进共和。保王党则请出一位富有名望的亲王,想联合英国,殊死一搏。

故事分为三部,也就有了三个舞台。第一部《在海上》,一艘伪装成商船的军舰驶离泽西岛,护送一位貌似农民的神秘老者前往法国大陆。保王党的全部赌注都压在了这位沉默的老者身上,他在军舰中的一举一动都引人猜想。雨果特别善于用对话来表现局势,而不会直接告诉你革命目前的状况,他很好的利用了舰长博瓦贝特罗与大副拉 维约维尔的对话,凸显出法国大革命蓝白阵营的复杂与混乱。而这位沉默的乘客,作者仅仅运用一小段插曲就凸显出他的性格,一位犯下不可估量过错的炮手,同时也是大胆挽回局势的英雄。这位乘客将圣路易十字勋章别到炮手的衣襟,然后补充道,“现在把这个人拉去毙了。”这位老者就是旺代公认的新领袖朗德纳克侯爵。

第二部《在巴黎》,法国大革命的主战场。雨果将镜头对准两个特定的场合,孔雀街的小酒馆里,革命领袖罗伯斯庇尔、丹东、马拉聚在一起。这并不是一场温馨的聚会,三人各有主张,剑拔弩张。在这场精彩绝伦的对话中,读者可以将三人的性格一览无余,包括他们各自的主张。丹东主张放松恐怖统治,马拉主张更严厉的法律来保证共和的成果,罗伯斯庇尔则居于两派之间。三人为了旺代严峻的形势不得不围坐酒馆,商讨对策。第二个场景位于国民公会,各派人物接连登场,你记不清他们的名字,分不清他们的主张,一个个人物各抒己见,谁也无法说服谁,谁也无法被说服。雨果将这些场景呈现出来,给予读者一个感受与思考的空间,革命是激进且朦胧的,它没有一个特定的程序,他无法保持一种模式直到最后,他需要尝试,需要去探索,甚至需要牺牲。

第三部《在旺代》革命的主战场,这是一场共和与保王的战争,亦是一场亲族之间的战争。共和派司令郭文与保王派首领朗德纳克,在他们的家乡,古老的布列塔尼土地之上,进行着殊死决斗。年轻的郭文占据上风,将朗德纳克围困于郭文家族城堡之中。这时有两个很有意思的点:

第一,三个孩子。在开篇被巴黎志愿军红帽子团救助的三个孩子,被朗德纳克掳走,作为威胁郭文最后的筹码。然而在三个孩子被困于熊熊烈火之中,众人束手无策之时,已经安全逃离的朗德纳克却决然的回来了,救出了三个孩子,同时也将自己送入共和军的监牢。三个充满童真的孩子并不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他们不理解大人们的主张,他们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听着鸟叫虫鸣,微笑着对待众人。

第二,断头台与梯子。被救国委员会任命的,拥有绝对权力的监督者西穆尔登,为了惩戒叛党,运来了一台断头台。郭文司令为了营救城堡中的三个孩子,派人紧急征调了一架梯子。而最终,阴差阳错运到的只有一架断头台,一个令人胆寒,阴森可怖的怪物。

朗德纳克、郭文、西穆尔登三人可谓是旺代战场的核心人物。三人是旧识,对彼此非常了解,三人被雨果委派代表当时的三个阵营。坚决的保王派朗德纳克,共和派中的绝对权威者西穆尔登,以及宽容者郭文。

拉德纳克被捕后与经历了强烈思想斗争之后的郭文有一段对话。郭文被朗德纳克舍身救人的行为深深的撼动了,他仿佛不再是郭文记忆中残酷无情的恶魔,他为什么会去救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三个孩子?郭文看到了人道的高贵,“革命的绝对真理之上,存在着人道的绝对真理。”朗德纳克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去救人,他依然在说着郭文的大逆不道。他并不是出于对于共和的认同而去救人的,他自己都未曾意识到自己内心深藏的道义。这样的道义或许深植于每个人的内心,这正是让郭文欣喜而沉迷的地方,朗德纳克身上闪耀的人道光辉让郭文看到了未来。

西穆尔登是郭文幼年的家庭教师,两人亲如父子,而父亲此刻却要亲手将儿子送上断头台。西穆尔登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残酷无情的人,他的残酷只对于敌人,就算是郭文,他亦无法违背自己心中的坚守。他必须坚守残酷的法度,为了保证共和,为了法兰西。西穆尔登最后问郭文,“你在想什么?”“未来。”郭文回答。郭文仿佛就是作者的代言人,他希望平等、自由,希望共和走到最后。

革命是一场残酷卓绝的跋涉,恐怖的政策保证了革命的果实,但是人类这根弹簧越是压制,反弹也越迅猛。恐怖固然能使人们暂时地服从,但是必然也会被未来按压在过去的黑暗中。法国大革命中制造断头台的罗伯斯庇尔亦被革命者送上了断头台,适时抓住未来的曙光方能走的更加长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九三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