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 鸦片战争 评价人数不足

鸦片战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Natalie
手里掂着这部近千页的大部头,我心里有一点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能让一场战争充其为如此大的体量?是一位什么样的作者不去投明粉、三国粉、宋粉所好而去书写这样一个不是热点且发挥空间有限的历史故事?

读完后我欣喜地发现,这简直就是一部全新视角秉笔直书更加客观的鸦片战争,是一部基于中英史料再现艰难时世背后的斑斓世相与政治生态的浩瀚大作。如果说蓝诗龄、茅海建所著的学术著作让我们以纪录片的视角来看待鸦片战争,那么王晓秦先生的这部长篇历史小说《鸦片战争》则为我们提供了一部历史正剧的阅读体验。

   鸦片战争几乎是每个中国人熟知的一个历史名词。我们熟知它,是因为它早已成为一个标签:它被作为中国近代史的开端,被作为国家耻辱和中国人民觉醒的时刻。与鸦片战争绑定在一起的,是“闭关锁国”。是否打开国门就可避开一劫?还是国与国的利益冲突,是清末各阶层的利益冲突?王晓秦先生在《鸦片战争》一书中,以史家观点,文学笔法,从人、制度、技术三方面一层层剥开鸦片战争的历史迷雾。

居庙堂之高VS处江湖之远

   在鸦片战争中粉墨登场的人物分为三类:一是以道光、王鼎、潘世恩、穆...
显示全文
手里掂着这部近千页的大部头,我心里有一点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能让一场战争充其为如此大的体量?是一位什么样的作者不去投明粉、三国粉、宋粉所好而去书写这样一个不是热点且发挥空间有限的历史故事?

读完后我欣喜地发现,这简直就是一部全新视角秉笔直书更加客观的鸦片战争,是一部基于中英史料再现艰难时世背后的斑斓世相与政治生态的浩瀚大作。如果说蓝诗龄、茅海建所著的学术著作让我们以纪录片的视角来看待鸦片战争,那么王晓秦先生的这部长篇历史小说《鸦片战争》则为我们提供了一部历史正剧的阅读体验。

   鸦片战争几乎是每个中国人熟知的一个历史名词。我们熟知它,是因为它早已成为一个标签:它被作为中国近代史的开端,被作为国家耻辱和中国人民觉醒的时刻。与鸦片战争绑定在一起的,是“闭关锁国”。是否打开国门就可避开一劫?还是国与国的利益冲突,是清末各阶层的利益冲突?王晓秦先生在《鸦片战争》一书中,以史家观点,文学笔法,从人、制度、技术三方面一层层剥开鸦片战争的历史迷雾。

居庙堂之高VS处江湖之远

   在鸦片战争中粉墨登场的人物分为三类:一是以道光、王鼎、潘世恩、穆彰阿、琦善等为核心的权力集团和以林则徐、伊里布、葛云飞、奕山、邓廷桢、关天培等为代表的执行圣命的疆臣;一是战争的另一方英军和英商,以明托家族和威廉·查顿、马地臣、颠地为代表;一是广州十三行、疍户和鸦片战争期间的广东、浙江一带的中国老百姓。

    这三类人物排列组合成数个矛盾冲突,演绎了一段段精彩的故事:
    “隐匿不报”是书中反复出现的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四个字。每战必败的疆臣不仅私自对皇上“隐匿不报”,还联手对皇上“隐匿不报”;不仅不报战败的情况,还虚报小胜的军情,粉饰战绩。道光对战争期间的战败态势一直处于“蒙蔽圣听”中,因此从1840-1842年间从广东到福建,再到浙江的诸次战役,每战必败,败完再接着打。道光如果早知道败得如此惨烈,想必会召集军机大臣考虑第二条道路,不至于“误判敌情”。至于“隐匿不报”的原因,是因为一俟战败,疆臣们会受到如罢免流徙等严厉的惩罚,家人也不能幸免。“道光皇帝多威少恩多张少弛,小眚大罚大功小赏,恨不得让臣工们像磨道上的健驴一样勤勤恳恳不出差错。他既握有生杀予夺的无上权力,又以刻薄寡恩固执吝啬闻名官场,故而各省的督抚提镇都畏他三分。”这官场三昧大臣们你知我知,连雷厉风行执行力极强的林则徐和关天培也加入到“隐匿不报”的队伍中:“官场上讲究虚实二字,全心全意办实事但无虚饰可能费力不讨好,只务虚不务实又没有成效,务实过头又可能招惹麻烦。”

    另一个是一直以来不为大众熟知的夹在英国商人与清朝官员之间商步维艰的广州十三行。十三行属于官商,负有替朝廷经理海外贸易的职责。行商们虽有官衔,却常常受到科场官员们的歧视。他们随时可能被仗责、罚款、勒索、抄家,连伍秉鉴那样的富比王侯的皇商都不能幸免,他本人受过仗刑,巨额罚款,三儿子伍元华担任总商时,因为得罪了广东巡抚,居然被杖刑致死。因此行商的子孙后代多不愿经商,宁愿通过科举步入仕途。书中描写了十三行总商伍秉鉴深感总商难当:“对上要听总督和粤海关监督的饬令,对下要平衡所有行商的利益,对外要监管各国夷商。”在鸦片战争初期,十三行扮演着调解清政府与英商之间的矛盾,在战争升级之时,“劝捐”成了刻在行商脑门擦之不去的压力,既要为鸦片战争的军费买单,又要承担巨额的战争赔款。

   疍户在书中出现次数虽不多,但每次出现都很精彩。在大清朝的户籍上,疍户与丐户同列贱籍,村夫佃户也瞧他们不起,不愿与之通婚。在大清海疆上,疍户靠着走私鸦片打劫商船为生,与海盗类似。但因其熟悉水域精通船技善使枪炮在鸦片战争期间被广东水师安为疍户营,却利用手中的小小权力收受贿赂查私纵私,为走私船护镖,一经发现逃之夭夭,逃到越南重操海盗营生。

   还有鸦片战争期间中国老百姓的态度,更为这场无法逆转的失败加了一把油。英军从万里之外远道而来,兵少粮少,却能在长达两年的战争期间步步为营,步步为赢。英国兵船在珠江口一年多时间里,是疍户给英军效力;英军进入长江流域,“船民们争先恐后地卖给他们淡水和蔬菜”,“送去柴米油盐鸡鸭肉蛋,就像在市廛里做买卖”。英军“高价雇佣高薪酬谢,借力使力借劲使劲,把英军的力量扩展了一倍”。能说老百姓愚昧敌我不分寡廉鲜耻唯利是图吗?未必。鸦片战争期间,清军所到之处,强占民房强买强卖,民怨沸腾;而英军却花大力气收买人心(包括间谍),将控制的仓库和作坊(主要是茶叶与丝绸)还给当地人,不扰民、优待战俘。民心所向,一目了然。
   
战争是一面镜子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中告诉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历史观点:中国旧王朝一直重道德轻技术。和道德相比,可靠的数字、优秀的制度、高明的“手腕”更令人期待。而要进行这样的改造,皇帝、首辅、军将、地方官员、哲学家、乡绅等各个层面,都需要一场大的改变,而非局部的改造可以完成。

乾隆后期,清朝已不可避免走向式微。鸦片战争前,中国已经经历了数次战乱:平定准格尔部,远征缅甸,白莲教起义。道光时期,白银外流严重。道光继位时户部有四千多万两存银,到虎门销烟前只有一千多万存银。道光认为烟民对鸦片的大量需求是白银外流的主要原因,但却并不打算关上最后一道大门。因为“皇家度支取自广东粤海关、苏州浒墅关和北京崇文门的关税,粤海关的税收一半上缴内务府供皇家开支,一半由地方留用,要是禁海封关,朝廷收入会减去不少”。与英国的上下议院就是否要对中国开战展开了激烈的争吵结果是主战派以9票的微弱优势宣布开战不同,道光的禁烟令(驱逐夷商、禁绝烟毒)与禁烟人选是与三位军机大臣商定的。中国是一个宗族社会的性质也决定了战争期间对疆臣的启用也多少受人情的影响:有人举荐,就有做官的机会。

鸦片战争本质上是一场贸易争端引起的战争。在英商看来,他们严格遵守大清法规,只在公海上销售鸦片,清政府的贸易制度却是苛刻又腐败:每条商船进入中国内河都要交纳数额惊人的船钞和名目繁多的陋规。征收船钞的胥吏明目张胆地索要贿赂,如果不给,小船就按中船征,中船按大船征。除此之外还有多达三十余种的陋规:开舱有费,押船有费,丈量有费,贴写有费,放关有费,领牌有费,这些陋规不是正税,全进了私人腰包。广州贸易制度非法征收的费用是法定税款的四倍,且不给票据,在棉花等重要商品诈取的费用高于正税十倍。英国最大的鸦片贸易商人查顿曾对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投诉说:“每一笔成功的交易鼓励着下一笔交易,法律的底线一俟失守,市场就充满了单向的利益输送和暗箱操作,充斥着弱肉强食,在这种制度下,任何正派的商人都身不由己,堕落成无良无耻的贿赂者。”

除英商难做外,中国官宪对行商也是恣意盘剥,各种摊派,广州十三行除怡和行和同孚行外,其余行商全都负债累累,连本带息欠英国23家商行300万巨款,相当于一个小国一年的税赋。林则徐的禁烟令将16名英商驱逐出境,这让英商认为这300万巨款无法讨回。因此信奉自由贸易的英国人打着“明定关税,取消陋规,重建贸易制度,废除行商,打破垄断,自由贸易”的旗号开始着手准备一场维护英国利益的战争。道光和诸臣不知道的是,大清制度下的种种流弊,成为英国发动战争的“名正言顺”的理由。

知己知彼VS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在鸦片战争前,中英两国间对彼此的了解是不对等的。道光对英国位于哪里都不知道,也不相信传教士所说英国距“本朝”7万里,因为“夷商怎能涉海而来?”而英方不仅熟知中国地舆,且在战前早已准备好涉及中国海域、航道、物产、兵备、战略等资料。自信“中国文明相当于英国中世纪的水平,落后三百年”。英商查顿向英国国防大臣马考雷汇报时说:“他们不知道地球是圆的,不知道牛顿力学,更不懂的亚当·斯密的经济学。他们使用中世纪的铸模法制造枪炮,不懂怎样在炮管制造来复线。他们缺乏空气动力学的知识,他们的战船和商船只有横帆,没有纵帆和三角帆,我国的一条战列舰足以摧毁中国的全部外海水师。”

    王晓秦先生用诸多笔墨描写了英军的船坚炮利,每一次战役清军的奋勇都如同以卵击石。英国海军的三桅风帆、燧发枪、雷爆枪、推轮野战炮、施拉普纳子母弹、康格利夫火箭、火箭船轮番上阵,就连战斗意志最强烈的八旗兵拼尽全力浴血奋战俨然没有扭转局面的可能时只能自杀殉国。兵少粮少的英军挑起离本国万里之外的这场战争,不可不说是下了足够大的勇气。英军最初的行动带着试探意味,等熟知清军外强中干的真面目时,便长驱直入,直到掐断了长江和大运河,大清的经济命脉被卡住,而南京战役时英军疫情暴发不敢恋战,清军再也抵御不了隐瞒不了时,这场中国不可能战胜而英国不该发起的战争以损失十万大军、签订割地赔款开放通商口岸的《南京条约》、林则徐遣戍新疆牛鉴余步云奕山等等候刑部会审落下帷幕。

                               结语

    王晓秦先生非常重视数据与原始文件。他说:“小说家们很少使用原始文件和真实数据,大都放纵想象,甚至打着历史小说的旗帜架空历史。我则力图还原历史。英国人有精确的统计数字,为了征税、发放抚恤金等,清政府也有统计数字。在写《鸦片战争》时,我尽量查找这些数据,并把它们一一注出。行商捐款的数字基本上有据可查,散见于邓廷桢、林则徐、关天培、奕山等人的奏折中。把它们一一注出,才能见出行商们被压榨到极点的苦境。有了这些数据,我们才能看到战争的惨烈程度,商人受盘剥的程度等。”王晓秦先生的史家风骨立现。

   王晓秦先生在写作期间踏看全部战争遗址,通读清史料、英政府文件、参战日记和回忆录,再加之王晓秦先生是高校英文教师,对英文史料的精通掌握,使他能够超出一般清史学者的视野,挖掘出中国与英国史料对鸦片战争叙述的差异,让读者看到一个全新视角的、更加客观的鸦片战争。除此以外,王晓秦先生还为本书提供了1000余幅鸦片战争相关的图片,我们精选出100余幅附在书后,包括《南京条约》的原件签字页、义律致琦善的照会文本等珍贵资料;英国画家所画宁波巷战、舟山之战、乍浦之战、镇江之战等战争场景和前文所说武器战舰的图片和介绍。为真实再现,为立体直观。

   历史从未封存于史书中,也从未停下脚步。战争只有一个结果,原因却是复杂的。今天再来看一百多年前发生的战争,如果处在先人们的时代,我们也许没有比他们更好的选择。历史的必然总是让后人吸取经验从而不重蹈覆辙。能够推动历史的前进,就是失败最好的意义。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鸦片战争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