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卢浮宫

月亮上的六便士

中野京子的书颇有小品文的意趣,这本书写的有如闲话家常,适合去卢浮宫朝圣前速读。

印象最深的是华托《舟发西苔岛》篇。在此之前,我对洛可可风格以及洛可可代表人物华托、布歇都没好感。大量轻浮的粉色、繁复的蕾丝和弥漫在画布上的暧昧,简直颓废到让观众有种罪恶感。可京子却带我认识了华托的另一面。“华托像谜。作为艳宴画家,却未曾与任何女性有过艳闻,始终孤身一人,为人刻薄而略带忧郁,患有慢性失眠症,对金钱不热衷,没有留下自画像,也从不谈论自己。”他笔下的法国宫廷男女都有玫瑰色的颊色,身材纤细,衣衫复杂而贵气,薄涂的色彩如雾色般不可触摸。他是洛可可时期第一位也是最有影响力的画家,我们借由他的画笔了解什么是醉生梦死、什么是人生如梦的欢愉,可这样一位把物欲画成名画的画家一生竟然向往隐居?人性复杂莫过于此。在认真读过华托生平后再看他所画的《小丑吉尔》,我被这幅画打动的不行,久久凝视,“人生不如意的感叹,都凝聚在悲伤小丑的形象里。”最大的悲常藏于最大的喜中,打动人心的不见得是涕泪纵横。

另一幅我一直喜欢的画是普桑的《阿卡迪亚的牧人》。普桑是新古典主义的代表画家,可...

显示全文

中野京子的书颇有小品文的意趣,这本书写的有如闲话家常,适合去卢浮宫朝圣前速读。

印象最深的是华托《舟发西苔岛》篇。在此之前,我对洛可可风格以及洛可可代表人物华托、布歇都没好感。大量轻浮的粉色、繁复的蕾丝和弥漫在画布上的暧昧,简直颓废到让观众有种罪恶感。可京子却带我认识了华托的另一面。“华托像谜。作为艳宴画家,却未曾与任何女性有过艳闻,始终孤身一人,为人刻薄而略带忧郁,患有慢性失眠症,对金钱不热衷,没有留下自画像,也从不谈论自己。”他笔下的法国宫廷男女都有玫瑰色的颊色,身材纤细,衣衫复杂而贵气,薄涂的色彩如雾色般不可触摸。他是洛可可时期第一位也是最有影响力的画家,我们借由他的画笔了解什么是醉生梦死、什么是人生如梦的欢愉,可这样一位把物欲画成名画的画家一生竟然向往隐居?人性复杂莫过于此。在认真读过华托生平后再看他所画的《小丑吉尔》,我被这幅画打动的不行,久久凝视,“人生不如意的感叹,都凝聚在悲伤小丑的形象里。”最大的悲常藏于最大的喜中,打动人心的不见得是涕泪纵横。

另一幅我一直喜欢的画是普桑的《阿卡迪亚的牧人》。普桑是新古典主义的代表画家,可现代人喜欢他的却不多,他的画太理性,过于四平八稳,既没有巴洛克式的热情似火,又没有印象派的浪漫新颖。普桑的画中我唯一喜欢的只有这一幅《阿卡迪亚的牧人》,原因不过是喜欢画中的那句话“Et in Arcadia ego在阿卡迪亚也有我的存在”。曾有一度,我深深着迷于这句话。阿卡迪亚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但17世纪的意大利突然出现了一句拉丁语成语:Et in Arcadia ego,也即乐土也有死亡的隐喻。画面经过精心设计,构图、色彩都在向古希腊的完美人体致敬,理性高于一切,绘画的目的是在理性构图中表达道德寓意。“在艰涩难懂的普桑之后,兴起了享乐主义的洛可可,洛可可又被大卫的如同冰冻的大幅画作所踏碎。大卫又被色彩与激情泛滥的浪漫主义吹散,浪漫主义过气之后,出现印象派。潮起潮落。”如果联想到艺术史的起起落落,再回头看这幅画,Et in Arcadia ego,乐土上不光有死神的脚步来去自如,世间万物不过是轮回。这幅画的美不在于色彩多出挑、构图多出色,打动我的是画面中被追思的古早理想社会,也许永远只存在于想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初见卢浮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