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 繁花 8.7分

上帝不响,繁花自生。

洗脚@北温泉
《繁花》是师傅推荐给我的,我感谢师傅的推荐,让我打开了一个小说的新世界。

陶陶、芳妹、陶静、小琴,沪生、兰芝,阿宝、李李,玲子、菱红,徐总、汪小姐、苏安,小毛、银凤、招娣、蒋阿姨、春香.....仿若大观园里各个人物,三言两语便有了鲜活的脸孔,吴侬软语,纷繁事体,尽在话本和小说的字里行间。

上海之于我,一直是个有相当吸引力的地方,然而,从出生至今仍未成行一次,想来惭愧,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三十岁前走遍中国的宏大愿望。

按照书中两条线的时间来看,大致是从建国后十多年一直写到20世纪末的上海男女,个中不乏写到十年坎坷、下海风潮,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们,多多少少都有一种大风大浪里行来,百花万叶间穿梭的风骨。男女互相有兴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兴趣,有性趣,才有了更多的故事。

书中讲的过往,却大都是我们正经历的现在,讲的男人女人情情爱爱,也大抵算当今社会的旧时光重影,看遍全书,你会明白,这日光之下早已没有新事,只要人还有双目、有两耳,有一鼻一嘴,大概都只是不断地在买上一张旧船票,在重复数十年前那些男女的故事而已。

全书我最爱的是梅瑞和康总在“至真园”宴请的群戏,女人相互...
显示全文
《繁花》是师傅推荐给我的,我感谢师傅的推荐,让我打开了一个小说的新世界。

陶陶、芳妹、陶静、小琴,沪生、兰芝,阿宝、李李,玲子、菱红,徐总、汪小姐、苏安,小毛、银凤、招娣、蒋阿姨、春香.....仿若大观园里各个人物,三言两语便有了鲜活的脸孔,吴侬软语,纷繁事体,尽在话本和小说的字里行间。

上海之于我,一直是个有相当吸引力的地方,然而,从出生至今仍未成行一次,想来惭愧,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三十岁前走遍中国的宏大愿望。

按照书中两条线的时间来看,大致是从建国后十多年一直写到20世纪末的上海男女,个中不乏写到十年坎坷、下海风潮,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们,多多少少都有一种大风大浪里行来,百花万叶间穿梭的风骨。男女互相有兴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兴趣,有性趣,才有了更多的故事。

书中讲的过往,却大都是我们正经历的现在,讲的男人女人情情爱爱,也大抵算当今社会的旧时光重影,看遍全书,你会明白,这日光之下早已没有新事,只要人还有双目、有两耳,有一鼻一嘴,大概都只是不断地在买上一张旧船票,在重复数十年前那些男女的故事而已。

全书我最爱的是梅瑞和康总在“至真园”宴请的群戏,女人相互的比较,玲子和陶陶的争吵,人人有戏,戏有人人,嬉笑怒骂之间,关系、性格、作派全都跃然纸上映入眼帘,卖骚的卖骚,勾女的勾女,互怼的互怼,活脱脱一副狭窄包房里的清明上河图,全盘照顾又兼顾重点,金老师的笔下功力值得给一个大赞。

书里我印象最深刻,也可说是最喜爱的角色有三,必须记录下来:

其一是陶陶,老婆芳妹,夜夜学习,上下翻滚,终究还是没能捆得住这个男人的心。万千女人床上过的陶陶,对一个陶静却没有动心,我想了想,大概是因为一是受了老王八算命大师的诅咒,影响了心念。二是陶静这女人心机太深,男人一般都会对这种女人据而远之,怕被缠上触一辈子霉头。可没想到最后,可怜的陶陶,终究还是着了女人的道,要不是小琴成了短命鬼,陶陶还不能醒悟自己被女人玩得如此之惨。所以说,陶陶告诉我们,男人如果要玩,就玩一辈子好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不留情,只留精。不算爱,只算种。如此这般,如蝴蝶一般逍遥,便是一生胡来,也总有自在。一旦停在一朵花上,日采夜吸,交关费力,落得难堪。

其二是李李,书里的女人,在我看来,大都是交际花的品格,却都是苦菜花的角色。李李就是真正的这么一位。拿她自己的话说,周围男人都当她是公共厕所,谁想多年来她只请过阿宝一人进房间。不过在我看来,阿宝最后没有和李李结婚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毕竟如果要我和一个随时随地睡床垫,周围还有一大堆断手断脚的洋娃娃看着做爱的女人一起脖颈相交,深入浅出几十年,我会疯掉。不过我同情甚至万分地理解李李,每个人的怪癖,都源自于以前的遭遇,有过李李这样遭遇的还没有断气,她的硬气让我佩服,这样的女人,值得男人做朋友,做炮友,却真的不怎么适合做伴侣吧。最后的李李,落发修行,也是作者对此等绝色的一种保护吧,入世无伴侣,出世有明灯,祝福李李,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

其三是小毛,小毛这个人,如他临终前说的一句话,学了一辈子拳,却没一点用。这孩子,从小了看,就一直是个招二楼女人勾引的命。银凤、招娣、蒋阿姨,个个都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人,好在小毛除了银凤一个都没真正上过,不然他也不会因为胃病死掉,多半会死于西门大官人一样的病症了。银凤也是个苦命人,二楼爷叔更不是个东西,可惜这些小毛至死都不知道。春香是个好人,小毛找了个好老婆,可惜不能长相守。双拳有力,难打人生。小毛一身本事,毫无用武之地,这就是那一代人大多数人最真实的写照,老实人吃瘪,时乖命蹇,一事无成,只要不被整死,有时候就是最好的人生。小毛,是个苦命男人,却也享受过别样人生了。

书的最后,沪生和阿宝结伴而行,超市里响起的《新鸳鸯蝴蝶梦》,是真正的安可曲。“花花世界,鸳鸯蝴蝶,在人间已是癫,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温柔同眠”。

一众繁花开落,遍地落英无踪。上帝不响,繁花自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繁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繁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