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王尔德传》

晋城小郭

读完《奥斯卡.王尔德传》,理查德.艾尔曼著。

厚厚的两册,近1000页,是目前为止我读过最长的传记。

在第一页的空白处,我抄写了一句马勒警告阿尔玛的话:“奥斯卡.王尔德太激动了,同时差不多是一个空空的核桃,一个并不坏的想法却由于随意性和一些外行的做法而搞得一塌糊涂,你不可以读他。”

这句话很早就写在书上,大概是读《忆马勒》的时候,当时并不是很明白马勒的这个警告,只是不自觉地把它抄写在了书页上。在读过《奥斯卡.王尔德传》后,回头再看这一句,便多了些释然。

是啊,王尔德无疑是一个让人倾倒的人,你可以爱他,恨他,甚至同情他或者轻蔑他,却无法无视他。且不说他那些在牛津读书以及出访美国等洋洋得意的时刻,即使在狱中以及出狱后沮丧的环境里,他依然保持着他的姿态,追逐年轻男人,聊天,吃饭,喝酒,当费尔南.热奥提议他为《期刊》撰写每周纪事,并指出,经历了王尔德审判引起的喧嚣,这些纪事会获得极大的成功,王尔德放下手中的笔,说,“我过去的成功还是够用的”,他是一个不会讨好分配给他悲剧角色的导演的人。他会对人夸大自己的苦难,同时又对它们一笑置之。

然而,他的心中没有残忍的部分。仅此一点,...

显示全文

读完《奥斯卡.王尔德传》,理查德.艾尔曼著。

厚厚的两册,近1000页,是目前为止我读过最长的传记。

在第一页的空白处,我抄写了一句马勒警告阿尔玛的话:“奥斯卡.王尔德太激动了,同时差不多是一个空空的核桃,一个并不坏的想法却由于随意性和一些外行的做法而搞得一塌糊涂,你不可以读他。”

这句话很早就写在书上,大概是读《忆马勒》的时候,当时并不是很明白马勒的这个警告,只是不自觉地把它抄写在了书页上。在读过《奥斯卡.王尔德传》后,回头再看这一句,便多了些释然。

是啊,王尔德无疑是一个让人倾倒的人,你可以爱他,恨他,甚至同情他或者轻蔑他,却无法无视他。且不说他那些在牛津读书以及出访美国等洋洋得意的时刻,即使在狱中以及出狱后沮丧的环境里,他依然保持着他的姿态,追逐年轻男人,聊天,吃饭,喝酒,当费尔南.热奥提议他为《期刊》撰写每周纪事,并指出,经历了王尔德审判引起的喧嚣,这些纪事会获得极大的成功,王尔德放下手中的笔,说,“我过去的成功还是够用的”,他是一个不会讨好分配给他悲剧角色的导演的人。他会对人夸大自己的苦难,同时又对它们一笑置之。

然而,他的心中没有残忍的部分。仅此一点,对于他经历的一切,我数次叹息……一个人怀抱着悲剧与毁灭,饮尽了自己杯中的激情……

佩索阿写过王尔德,说他是一种姿态,而不是一个人,他是美的奴隶,而不只是美的情人。我想这样的结论更多是针对王尔德的作品。现在,我很想读王尔德写的作品,而不是别人写他谈论他的作品。

会读到“一个激动的,空空的核桃”吗?

还希望准备的阅读,能让我区分两个概念:纯粹的知识分子措辞与纯粹的艺术措辞。

(佩索阿:他纯粹知识分子的措辞如此快乐而丰富,以至于纯粹艺术家的措辞在对比中的缺乏非常明显,说它不显著,是因为由持续的智力幸福引发的纯粹快乐具有一种诱使我们相信我们正在阅读艺术措词的力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奥斯卡·王尔德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奥斯卡·王尔德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