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那些女子

佚名黄

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老实说,这个话风并未能让我即刻联想到作家沈从文。这句话并非来自他某一个人物、某一段文字描写,而仅仅是作为作者个人的一种感情抒发吧。个人感觉这句话配这本书里的文章,有些句不达意。因为翻开书,你会发现书里对乡村风情人文的述说与描写是直率、粗线条,是一种取自大自然而未加精雕细琢的景象,没有那么多的诗情画意。

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在小小的一个乡间,较为单一的成长环境与资源影响下,造就了一代人大体上相同的命运。像是故事里的萧萧、三三,她们自然生长,没有受过知识改造,自我意识尚未觉醒。她们天真浪漫,在默默接受命运对于自己人生走向安排的同时,也以自然天性对社会的人事进行判断,做出自己的选择。

《围城》中说到“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这句话放在这本书里也很是合适。乡村人质朴善良,但又带着些许的愚昧无知。他们对于一些陋习自然接受,就像是对于旱涝那类天灾般,并未觉得有什么改变的需要。萧萧怀了长工的孩子,他们想着要不要将她沉潭,后来因为生了儿子,而又不需改嫁了。一个女子的命运就这样在不同人的手中把握着,对于这...

显示全文

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老实说,这个话风并未能让我即刻联想到作家沈从文。这句话并非来自他某一个人物、某一段文字描写,而仅仅是作为作者个人的一种感情抒发吧。个人感觉这句话配这本书里的文章,有些句不达意。因为翻开书,你会发现书里对乡村风情人文的述说与描写是直率、粗线条,是一种取自大自然而未加精雕细琢的景象,没有那么多的诗情画意。

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在小小的一个乡间,较为单一的成长环境与资源影响下,造就了一代人大体上相同的命运。像是故事里的萧萧、三三,她们自然生长,没有受过知识改造,自我意识尚未觉醒。她们天真浪漫,在默默接受命运对于自己人生走向安排的同时,也以自然天性对社会的人事进行判断,做出自己的选择。

《围城》中说到“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这句话放在这本书里也很是合适。乡村人质朴善良,但又带着些许的愚昧无知。他们对于一些陋习自然接受,就像是对于旱涝那类天灾般,并未觉得有什么改变的需要。萧萧怀了长工的孩子,他们想着要不要将她沉潭,后来因为生了儿子,而又不需改嫁了。一个女子的命运就这样在不同人的手中把握着,对于这个女子来说,甚是可怖。但不知是幸或是不幸,女子们还没有太过明白这些事情。面对日常的琐碎事情,就够她们忙的了。哭啊笑啊跳啊骂啊,这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丈夫》里的船上女子,最后和丈夫一同回到了家乡去;《柏子》里的吊脚楼女子,泼辣善辩,和主顾一样硬气爽朗;《萧萧》里的萧萧顺应了内心的欲望,和长工黑工发生了关系,怀了孩子;《三三》里的三三有着蒙昧尚未开明的感情观,但也总是有着自己的好恶……故事中的女子在有限的条件下,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故事里没有刻意描写眼泪,但一幕幕情节却让读者想要为她们流泪。

突然想到了《沉香屑第一炉香》,薇龙在车子里偷偷地哭泣,她的心里苦。还有大观园里的女子,虽是锦衣玉食,诗书歌画,但是背后垂泪之时,又有几人知晓呢。所以无论是城里还是乡下,总是各人有各人的不易,各人有各人的辛酸。

至于书中的男性形象,没什么特别想说的。或许是因为他们受到命运的不公,总是可以借助酗酒赌博骂娘来发泄吧。说完人,再顺道说说书中之景吧。湘西的水、湘西的楼、湘西的船,一些特色习俗在书中都得到了很好的展现。不需要太多的比喻、拟人,寥寥几笔,就把一副乡村景象呈现出来了。或许乡村就是这样吧,是什么就是什么,没有过多人为的修饰与改造,所以自然浅显的语言也最适合它。

书里“做”和“作”的使用,我觉得有一些疑问。不晓得是作者原文便是如此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