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的清真寺》:当有人在荒野,撒了把种子

暗蓝色的海

人类的很多智慧,其实都诞生于农耕时代,比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对于野草,人总要控制它,但没法、也不必将它根除。现代人有时候会忘记这些道理,以至于某天猛然间看到野草没腰、连绵不断,自己会惊得手足无措。

《慕尼黑的清真寺》是一部讨论穆斯林极端势力如何在欧洲扎根,并发展到今天规模的历史纪实作品。作者伊恩·约翰逊曾在《华尔街日报》德国分社担任社长,还曾荣获普利策奖,在宗教观察方面颇有建树。《慕尼黑清真寺》正是他多年研究调查后呈现的结果。该书从二战起笔,一直写到了近些年一系列耸人听闻的极端事件,因而说这是一部“追踪欧洲伊斯兰激进运动70年”的作品,其实所言不虚。而在写法上,以时间为纲,固然削弱了纪实作品应有的现场感和表现力,但却可以让读者更深切地理解这一切“如何发生”,对当下及未来的局面有所思考和判断。

实际上,关于极端势力之所以能够一次次“震慑世界”,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这个世界已经“平静”了太久。尽管国际局势暗流涌动,但基于种种原因,矛盾始终未被激化,也就不会无所顾忌的世纪碰撞。可当极端势力以“亡命之徒”的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人们自然会手足无措。

可另一方面...

显示全文

人类的很多智慧,其实都诞生于农耕时代,比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对于野草,人总要控制它,但没法、也不必将它根除。现代人有时候会忘记这些道理,以至于某天猛然间看到野草没腰、连绵不断,自己会惊得手足无措。

《慕尼黑的清真寺》是一部讨论穆斯林极端势力如何在欧洲扎根,并发展到今天规模的历史纪实作品。作者伊恩·约翰逊曾在《华尔街日报》德国分社担任社长,还曾荣获普利策奖,在宗教观察方面颇有建树。《慕尼黑清真寺》正是他多年研究调查后呈现的结果。该书从二战起笔,一直写到了近些年一系列耸人听闻的极端事件,因而说这是一部“追踪欧洲伊斯兰激进运动70年”的作品,其实所言不虚。而在写法上,以时间为纲,固然削弱了纪实作品应有的现场感和表现力,但却可以让读者更深切地理解这一切“如何发生”,对当下及未来的局面有所思考和判断。

实际上,关于极端势力之所以能够一次次“震慑世界”,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这个世界已经“平静”了太久。尽管国际局势暗流涌动,但基于种种原因,矛盾始终未被激化,也就不会无所顾忌的世纪碰撞。可当极端势力以“亡命之徒”的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人们自然会手足无措。

可另一方面,既然我们正处在一个有条不紊的“现代世界”,那么一切必然都不会无端发生。作者从二战起笔,正是因为穆斯林极端势力——这个看成是被潘多拉释放出来的“灾难之一”,正是缘起于那场混战,而释放它的,又恰恰是另一个恶魔:在纳粹与苏联对抗的时候,纳粹希望借这个“敌人的敌人”来牵制苏联——这正是一切的起点。

当然,如果说这一切只因纳粹的扶植而生,那么等到“第三帝国”覆灭,一切就应烟消云散。可事情绝没有如此简单。美国人和苏联人同时占领了德国,下一场纷争接踵而至,而“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始终是人类在胜利目的下的条件反射。美国人成了他们的新盟友,于是他们此前的罪行轻易便可“洗白”,代价就是继续牵制“朋友的敌人”——这一次,则是冷战期间的“共产主义阵营”。

冷战是一场“两极”不断妥协的战争,伴随着的则是“第三世界的崛起”。在这种趋势下,“超级大国”之一——苏联分崩离析,美国虽看似胜出,但其控制力其实已经大不如前。于是原本由他们把控的、充当“火中取栗”的“流氓打手”的小型势力集团,竟渐渐有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发展。于是“原先没想到的事情却出现了……欧洲,这片原先伊斯兰世界以外的地方,却成了它未来的中心。”(《慕尼黑的清真寺》,p.178)穆斯林极端势力既与此前和他们对抗的势力相抗衡,同时也不断向此前的“赞助人”发起挑战——他们开始与世界为敌,只是因为他们完全有实力这样做。

而这种实力是什么呢?也许它正像是“野草”的力量——它不讲求其他,只顾野蛮生长,信奉的是鲜血与荣耀。

但他们又与野草不同——后者自然生发,依循天命,而他们的现实,其实始终事在人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慕尼黑的清真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慕尼黑的清真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