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工团 文工团 7.1分

又读王安忆

化风

王安忆这本集子里估计都不是被广泛阅读的作品,豆瓣标记数不过百,最顶头的那条评论是:“大概王安忆只能写一些小儿女情。”这条让我愤怒得拍案而起。

王安忆读得不少,什么《小鲍庄》《流逝》《我爱比尔》 《米尼》《妹头》“三恋”等等等等,我一直觉得王安忆不是一个小女儿情的作家。她的作品里很少有爱情主题的,虽然语言极其日常化的朴实,但内容都与哲学性的东西扯上了关系。比如“欲望和肉体关系”(“三恋”);比如“外国文化潮流影响下的人性迷失”(《我爱比尔》);比如“乡村向城市化转变的困境”(《上种红菱下种藕》);又比如这一本里的几篇的共同指向――“时代转角处对不适应者无情的淘汰”“理想主义和现实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历史洪流里命运悲哀性”……

对文工团,王安忆有一句让我极触动的句子:“这个团的存在,本来就是历史的一场错误。”说的是文工团螳臂当车,抵不住要被湮灭的趋势。从上海到农村插队,王安忆不喜欢农村,说自己并不是一个“自然主义者”,她只能投考文工团,虽说解救了在农村的困境,但比起上海,其实这个地方依然是困境。

然而王安忆仍然对这个团饱含深情,对这...

显示全文

王安忆这本集子里估计都不是被广泛阅读的作品,豆瓣标记数不过百,最顶头的那条评论是:“大概王安忆只能写一些小儿女情。”这条让我愤怒得拍案而起。

王安忆读得不少,什么《小鲍庄》《流逝》《我爱比尔》 《米尼》《妹头》“三恋”等等等等,我一直觉得王安忆不是一个小女儿情的作家。她的作品里很少有爱情主题的,虽然语言极其日常化的朴实,但内容都与哲学性的东西扯上了关系。比如“欲望和肉体关系”(“三恋”);比如“外国文化潮流影响下的人性迷失”(《我爱比尔》);比如“乡村向城市化转变的困境”(《上种红菱下种藕》);又比如这一本里的几篇的共同指向――“时代转角处对不适应者无情的淘汰”“理想主义和现实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历史洪流里命运悲哀性”……

对文工团,王安忆有一句让我极触动的句子:“这个团的存在,本来就是历史的一场错误。”说的是文工团螳臂当车,抵不住要被湮灭的趋势。从上海到农村插队,王安忆不喜欢农村,说自己并不是一个“自然主义者”,她只能投考文工团,虽说解救了在农村的困境,但比起上海,其实这个地方依然是困境。

然而王安忆仍然对这个团饱含深情,对这里各种各样的人喜欢而珍惜,对终将散去的集体含着悲哀的叹息。

王安忆不爱音乐,音乐这是她回城的手段,是她谋生的手段,而她描写的正是一群对音乐痴迷无比的理想主义者,这些人有最天真最狂热的幻想,并且是梦想实干家,王安忆解释道自己和他们的不同,并且形成了各自的命运导向,”她说:“他们是赶潮的人,我是拾海的。”她说:“弄潮的人终有沉默的一日,拾海的人最安全。我从小就怕危险。”

王安忆的有些文章需要人很有耐心,过于琐碎缠绵,但一旦看进去,便深深陷入她的语言魅力当中,并且很富有思想性,作家是抛出问题的,她是典范。这本集子里的《尾声》和《文工团》像一篇口齿清晰的朗诵,声情并茂地唠叨着,而结尾极具特点,都是平平淡淡地收尾,却更有力量。

《尾声》里结尾是景色描写――

“深绿的、深蓝的云龙湖。

九个峰的云龙山,好像湖里腾起的一道波浪。

哦,美丽的苏堤。”

而那美丽苏堤下的文工团哦,却是要解散的命运!真的是语言无比朴实,却让人回味无穷。

再看看《文工团》,最后一句她写:“这,就是我们的地区。”是不是真的很像一篇朗诵的结尾?多少深情都淡淡地在其中。

王安忆是我最喜欢的几个作家之一,以前觉得她就这样了,也写不出什么新东西了,在走老路了,但每次阅读都有崭新的体验,让我欣喜、惊讶。而大概,这,就是王安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文工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