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王 上海王 7.7分

惊鸿一瞥,幽怨难平

一叶舟
很遗憾,在这个年纪遇到虹影,读罢《上海王》不由掩卷,以作者的才气,我十九年来是戴了眼罩还是耳朵塞了棉花,在芸芸中与她的文字错过无数回。
备考期间驻足图书馆,偶尔瞥到推荐作家中有虹影,恰好这段时间在看《南渡北归》,因想着《上海王》亦是一个世纪前的事,遂在kindle上下了来看。
平淡的开篇,纵横的才气,琉璃世界,相看俨然。那名震上海滩的草莽英雄,看上落魄的农家女。她的一生,常爷是最初,亦是最铭心刻骨,多少次午夜梦回,几度末路穷途,那相识一月即魂归黄泉的男子,在梦里与她相见。几分荒诞,故人入梦,生者因而释怀,春风一沐,诸障消散。
小月桂,你大胆地往前走,常爷在背后看着你,看着你,莫回头。
黄佩玉,我一直把他脑补成一个老男人。没想到去网上一搜,发现剧照中他竟然很风度翩翩。
开头埋下伏笔,线一抖,余其扬上了台面。
我真是爱惨了这种情节,爱而不敢言,一个俊俏,一个风流,为何不敢说爱?小月桂挑逗余其扬那一段,作者写得真是好,他坐在沙发是打电话,白衬衫黑西装裤,她看了心动,主动迎上前去吐露心声,却给他矜持地避开。
余其扬要结婚,娶一个早早订过婚的妻子,小月桂气到不行,读者也看了揪心,偏不...
显示全文
很遗憾,在这个年纪遇到虹影,读罢《上海王》不由掩卷,以作者的才气,我十九年来是戴了眼罩还是耳朵塞了棉花,在芸芸中与她的文字错过无数回。
备考期间驻足图书馆,偶尔瞥到推荐作家中有虹影,恰好这段时间在看《南渡北归》,因想着《上海王》亦是一个世纪前的事,遂在kindle上下了来看。
平淡的开篇,纵横的才气,琉璃世界,相看俨然。那名震上海滩的草莽英雄,看上落魄的农家女。她的一生,常爷是最初,亦是最铭心刻骨,多少次午夜梦回,几度末路穷途,那相识一月即魂归黄泉的男子,在梦里与她相见。几分荒诞,故人入梦,生者因而释怀,春风一沐,诸障消散。
小月桂,你大胆地往前走,常爷在背后看着你,看着你,莫回头。
黄佩玉,我一直把他脑补成一个老男人。没想到去网上一搜,发现剧照中他竟然很风度翩翩。
开头埋下伏笔,线一抖,余其扬上了台面。
我真是爱惨了这种情节,爱而不敢言,一个俊俏,一个风流,为何不敢说爱?小月桂挑逗余其扬那一段,作者写得真是好,他坐在沙发是打电话,白衬衫黑西装裤,她看了心动,主动迎上前去吐露心声,却给他矜持地避开。
余其扬要结婚,娶一个早早订过婚的妻子,小月桂气到不行,读者也看了揪心,偏不知道余其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这么对小月桂视而不见,一声不响去娶另个一女人?
当他在新婚之夜前的下午,冲到她的住处时,一切都豁然了。
那段我想拿来重读99遍。
我一直以为,他们两个,自从除掉黄佩玉没有阻碍地在一起后,就与从前不一样了。无论是小月桂,还是余其扬,都在对方面前很体面,从前她能调戏他,像成熟御姐调戏俊朗的后生。
正是这份体面,让两个成熟的男人和女人相爱了十年。
十年后,荔荔归来。小月桂向余其扬第一次提出了婚姻,她打破了这道规则,他落荒而逃。
如果她靠自己再近一点,他会不会也像常爷,像黄佩玉,一样地横死。
她是小月桂,她生来强大。
荔荔是小月桂和常爷的女儿,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却爱上了余其扬。从小,他牵着她的手照顾他,他年轻时候那么英俊,身手不凡比电影里的大英雄还厉害。
荔荔诱惑余其扬,不仅是身体上的诱惑,一份逃避,一个更安全无忧的去所也在向他招手。
事发之后,余其扬与小月桂之间二十年来形成的默契,彻底碎成渣。
他向她提出婚姻,与其说是愧疚,不如说是慌不择路,急着想弥补自己的过错。
小月桂对他说,没有路了啊,是悬崖了。
而后毅然转身离去,也只有小月桂有这份决断,余其扬抬头一看,果真如此,他闭目而叹,将求婚戒指扔进河里,也一样转身离去。
在他们之间的万丈深渊,再也无法愈合。此生不复见。
小月桂亲手葬送爱,亲手推开爱人。我就想问问余其扬的心痛不痛。
其实男女情事,又何尝不是如此?爱中总是有恨,贪念一起,而爱恨纠葛,不过有人愿意粉身碎骨,而她小月桂,是个铁打的人,便推了那份爱远去。
遗恨一生,铁会柔,到底是未解之谜。
不过余其扬和荔荔,也是让人很遗憾了。从此江湖浩大,他打马过无数江南古镇,桥上红袖垆边皓月,浪迹天涯侠骨柔肠,行到空山幽谷,策马独对清风,心底划过的那个名字,到底免不了一滴浊泪相伴。
来自十几岁那年,惊鸿的一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海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海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