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写一万字的读后感,也可以沉默。

信宿

从开始看到看完,我几乎一次也没有想起过这本书的全名,有时甚至一个字也想不起来,只记得“死亡”、“爱情”,大概没有什么比这更深刻的了吧。

看完书的这一天是9月18日,918事变日本侵华战争开始,生灵涂炭,可这种硝烟下的战争却在后来同样经历过战争的切尔诺贝利人眼中,成为微不足道的事情,因为他们经历了另一种战争,看不见硝烟,恐惧却渗入每个毛孔。从战场回来,你知道和死神说再见了,活着回来就可以活下去;可从核战场回来,死神却跟着回来,你知道你正面临未知的死亡。和看《丰乳肥臀》有同样的一点感受,战争对他们来说是幸福的,因为死得简单,一颗子弹一颗炸弹死得直接干脆,可这种来自不明不白的身体精神双折磨,才是最可怕的,甚至有人说宁愿死在战场,因为那是很正常的事,至少可以理解。“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好,没有人理解为何世界末日般……”

1986年一声巨响,位于乌克兰北部(当时乌克兰未独立属于苏联共和国)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了,其辐射量相当于400颗美国投在日本的原子弹。三十年过去了,包括俄罗斯、欧洲甚至其它更遥远的国家,依然没有摆脱这场致命的核辐射污染。记者斯韦特兰娜·亚历山德罗夫娜·阿列克谢耶...

显示全文

从开始看到看完,我几乎一次也没有想起过这本书的全名,有时甚至一个字也想不起来,只记得“死亡”、“爱情”,大概没有什么比这更深刻的了吧。

看完书的这一天是9月18日,918事变日本侵华战争开始,生灵涂炭,可这种硝烟下的战争却在后来同样经历过战争的切尔诺贝利人眼中,成为微不足道的事情,因为他们经历了另一种战争,看不见硝烟,恐惧却渗入每个毛孔。从战场回来,你知道和死神说再见了,活着回来就可以活下去;可从核战场回来,死神却跟着回来,你知道你正面临未知的死亡。和看《丰乳肥臀》有同样的一点感受,战争对他们来说是幸福的,因为死得简单,一颗子弹一颗炸弹死得直接干脆,可这种来自不明不白的身体精神双折磨,才是最可怕的,甚至有人说宁愿死在战场,因为那是很正常的事,至少可以理解。“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好,没有人理解为何世界末日般……”

1986年一声巨响,位于乌克兰北部(当时乌克兰未独立属于苏联共和国)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了,其辐射量相当于400颗美国投在日本的原子弹。三十年过去了,包括俄罗斯、欧洲甚至其它更遥远的国家,依然没有摆脱这场致命的核辐射污染。记者斯韦特兰娜·亚历山德罗夫娜·阿列克谢耶维奇(俄国人的名字实在太长)在这本书中记录了上百位受切尔诺贝利核灾影响的人民,有居民、消防员、官员以及那些被征招去清理灾难现场的人,他们用各自的态度陈述不为人知的历史和痛苦,叫人一字一言看得难受。

常看到“死亡是世界上最公平的事”,因为每个人最终都得死,可这话本身是不公平的。公平吗?真的公平吗?一点都不公平!每个人有不同的寿命,有不同的死法,并非所有人都固定活到多少岁零点一过以同样的方式死去,谁都不一样,有的长寿,有的夭折,有的死得安详,有的死得狰狞,一点都不一样,一点都不公平,死亡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事情!!!就像切尔诺贝利的他们,以那样的方式死去,难道能说和在家中安安祥祥寿终正寝的老人一样吗?说他们都一样走向死亡吗?不,他们本不该死亡的啊。他们从那样一个看起来依旧美好的家乡遣散后,陆陆续续死亡,或是变异,并且代代相传,花草鸟兽亦是逃不过,如果把这场灾难拍成电影,会是一部极恐怖的电影。

除了身体上惨绝人寰的折磨,还有来自精神上的。没有人明白他们到底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回来,而且这变成了政治封锁,什么都不能讲,他们被要求签保密合同,可从核战场回来后,他们却又被国家遗忘了,没有了国家没有了家园没有了亲人甚至只剩下残缺的自己,上帝这个玩笑真的开大了。但辐射没有遗忘他们,而是一辈子伴随他们,这哪是能用可怜这个轻松的词汇来形容的。很难想象,如果此刻面前站着个人告诉你他是切尔诺贝利人,会不会比艾滋还叫你恐慌,而实际上,艾滋我们听很多,虽然不见得有碰过,但对于核人,我们太陌生了,以至于我们以为艾滋才是最可怕的传染病,实际上,他们才是一群“最可怕的人”,可怕到让人希望他们最好从来就没来过这个世界。

俄罗斯这个战斗民族不缺牺牲精神的英雄,只是这一次俨然不同了。他们说着笑话,一个个让人痛心的笑话:切尔诺贝利事故后你什么都可以吃,不过排泄物得用铅埋起来。还有一个笑话:切尔诺贝利人向上帝祷告,上帝啊,既然你让我不行,能不能让我也不想要。当年许多被派过去的军人都还那么年轻没有结婚,可是谁敢和他们结婚呢,谁敢怀他们的孩子呢。而至今仍有多少儿童受害其中,我想几十年后,会有这样一则报道:最后一位切尔诺贝利见证者逝世。

很难再怎么继续表达通过这本书对这场灾难的感受了,可以写一万字,也可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摘取书中部分语录吧,心堵,真的说不出感受了。

“我现在不怕死了,我只是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就像当年抗日时期日本鬼子拿中国人做细菌活体实验一样,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反应,有的肿死了,有的缩水死了,有的裂开死了,有的腐化死了,有的很快有的很慢”。(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这段话是书中的,还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很多士兵去了,甚至就站在核反应堆上,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那是命令,执行它。”

“我们什么都不懂,可是我们什么都看在眼里。”

至今,切尔诺贝利依旧是个政治话题,很多人想碰,但难,所以并没有衍生多少相关作品。呵,社会主义,所以啊,别总觉得国外就是什么都好,别那么激进,别总嫌弃自己所在这片土地,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