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与美书简》:琐碎细语,生活大道

吴情
文/吴情

人生在世,所经历种种不下万千。有时候,当局者迷,无法辨认继续前进的方向。有时候,外力似乎太过强大,个人无法与之对抗。还有的时候,无助的人还有可能起了轻生的年头。在困惑的当口,如果出现一位智者,可以从自身经历出发,给予我们些许建议、指示与启迪,或许能起指点迷津之效,甚至进而改变某些人的一生。不过,这方面的书,似乎少之又少,手头能找出的,也只是《善与美书简》一本。

《善与美书简》,作者德·谢·利哈乔夫,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利哈乔夫长期从事着俄罗斯文学文化研究,著作等身,对公共议题,也有自己的看法,被誉为俄罗斯知识分子的良心。《善与美书简》有个副标题:“致青少年读者”。笔者非青少年,粗看来似乎不是为我而写,但认真读完,其实亦收获不少。副标题令读者想起了中国著名美学家朱光潜的《谈美书简》,那本书的副标题是“给青年的十三封信”。一个是文化学者,一个是美学家,他们对青少年,想说些什么呢?

在《善与美书简》中,利哈乔夫将“善”与“美”并提,希望青少年在生活中既做一个善良的公民,又同时争取成为一个审美的人。他认为,人生最重大的目的,在于“让善在我们的周围日益增长”,而善不仅...
显示全文
文/吴情

人生在世,所经历种种不下万千。有时候,当局者迷,无法辨认继续前进的方向。有时候,外力似乎太过强大,个人无法与之对抗。还有的时候,无助的人还有可能起了轻生的年头。在困惑的当口,如果出现一位智者,可以从自身经历出发,给予我们些许建议、指示与启迪,或许能起指点迷津之效,甚至进而改变某些人的一生。不过,这方面的书,似乎少之又少,手头能找出的,也只是《善与美书简》一本。

《善与美书简》,作者德·谢·利哈乔夫,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利哈乔夫长期从事着俄罗斯文学文化研究,著作等身,对公共议题,也有自己的看法,被誉为俄罗斯知识分子的良心。《善与美书简》有个副标题:“致青少年读者”。笔者非青少年,粗看来似乎不是为我而写,但认真读完,其实亦收获不少。副标题令读者想起了中国著名美学家朱光潜的《谈美书简》,那本书的副标题是“给青年的十三封信”。一个是文化学者,一个是美学家,他们对青少年,想说些什么呢?

在《善与美书简》中,利哈乔夫将“善”与“美”并提,希望青少年在生活中既做一个善良的公民,又同时争取成为一个审美的人。他认为,人生最重大的目的,在于“让善在我们的周围日益增长”,而善不仅仅是个人幸福,它“首先指的是所有人的幸福”。这是一种保留了个人主义色彩的集体主义价值观。利哈乔夫希望青少年能将“爱的范围不断扩大,依恋之情逐渐扩展到学校、村庄、城市,直至自己的祖国”。俄罗斯人应当热爱俄罗斯的文学、文化,中国人应当热爱中国的文学、文化,以此类推。

明确了人生最重要的目标,并不意味着能够解决人生的一切问题。人生说短也短,说长也长。利哈乔夫希望青少年可以从细节做起,将宏大目标与完善(完美)细节结合,既可以“随时保持远大目标”,又能做到“有始有终,态度坚决”。在道德层面上,利哈乔夫则强调,人要追求一种有尊严的生活方式,而尊严,“要求善良、宽容、克制狭隘与自私自利”,“要求人成为正直高尚的朋友,能做到助人为乐”,尊严要求遵循坦诚的原则,不撒谎,不文过饰非。

个体层面上,人应当竭力完善个人的道德品性。至于在社会层面上,在人与人的交往活动中,人又该当如何呢?在利哈乔夫看来,个体需发展自己的利他主义,学着关心别人,关心国家,部分是因为这牵涉到社会对个人的评价。交际时,最好能做到开朗乐观,而不是浅薄可笑;最好能做到彼此坦诚真率,而非自私自利;最好能展示自我的良好修养,而不是以鄙俗为荣。

利哈乔夫期盼着,承载着国家未来的青少年,可以“热爱传统,为自己的家,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村庄感到自豪。但是,他们想要了解的不仅仅是本民族的传统,还想了解其他民族的传统,了解所有人都知道的世界其他民族的文明之光。”他希望他们可以挚爱阅读,追求美,能够在热爱的人、事、物上“自我牺牲,勇于献身”。

大道至简,或许我们头脑中塞进了太多复杂的事物,以至于忘却了真理似乎从来偏爱简洁、和谐。有人曾说,我们在幼儿园里学到的规矩命令,其实让人终生受用。只是,有多少人,真的将这些看似常识的道理,记在心田了呢?“知”与“行”的关系,是一组哲学老问题。只是在抽象的理论层面上理解了这些道理,但在日常生活中却弃之如鄙履,能算“知”吗?就我个人而言,我的看法是趋向于否定。

       如要转载,【豆邮】联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善与美书简的更多书评

推荐善与美书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