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迪: 好一个文化杂耍者

日照东渔

鲁西迪: 好一个文化杂耍者 ◎ 东渔 之前读过萨曼·鲁西迪的《佛罗伦萨的神女》,领略了他那强有力的脑洞,将历史和虚构糅合的力度大展,《午夜之子》更是魔幻的迸发,而《摩尔人的最后叹息》继续了这一类特点,即是历史大百科,又是家族兴衰史,结合政治动荡更迭,让家族内部的矛盾也显得铿锵有力,将印度独立斗争夹杂在爱恨情仇里,以另一个层面呈现,几个典型人物在其中的抗争和失去或许也象征了整个印度的风云变幻。 读鲁西迪的小说,必须钦佩他学识的渊博,笔端奔涌的控诉使你意识到,所有知识点都在他脑海里翻腾,必须发泄出来,这是小说家伟大的天赋所致。鲁西迪以概括大纲式的叙述手法行文,气势连贯,节奏快,使得读者很容易坠入他的叙述套路。虚构故事穿插在各种历史典故之中,经过呓语般渲染,每个人物在这些情感暴涨的词汇段落营造的意境中,该高大的愈发高大,该萎缩的异常萎缩。 鲁西迪制造的文学世界带着强烈的个人印记,这里有印度次大陆的历史,各宗教的文化冲突,家族中鲜明的人物性情,不是说别人写不出来这些素材,但没有人可以这么随意揉和,最终的成色也是灿烂纷呈,让你不禁感慨,这就是鲁西迪,除他没谁了。 作为小说的叙述者,“摩尔人”...

显示全文

鲁西迪: 好一个文化杂耍者 ◎ 东渔 之前读过萨曼·鲁西迪的《佛罗伦萨的神女》,领略了他那强有力的脑洞,将历史和虚构糅合的力度大展,《午夜之子》更是魔幻的迸发,而《摩尔人的最后叹息》继续了这一类特点,即是历史大百科,又是家族兴衰史,结合政治动荡更迭,让家族内部的矛盾也显得铿锵有力,将印度独立斗争夹杂在爱恨情仇里,以另一个层面呈现,几个典型人物在其中的抗争和失去或许也象征了整个印度的风云变幻。 读鲁西迪的小说,必须钦佩他学识的渊博,笔端奔涌的控诉使你意识到,所有知识点都在他脑海里翻腾,必须发泄出来,这是小说家伟大的天赋所致。鲁西迪以概括大纲式的叙述手法行文,气势连贯,节奏快,使得读者很容易坠入他的叙述套路。虚构故事穿插在各种历史典故之中,经过呓语般渲染,每个人物在这些情感暴涨的词汇段落营造的意境中,该高大的愈发高大,该萎缩的异常萎缩。 鲁西迪制造的文学世界带着强烈的个人印记,这里有印度次大陆的历史,各宗教的文化冲突,家族中鲜明的人物性情,不是说别人写不出来这些素材,但没有人可以这么随意揉和,最终的成色也是灿烂纷呈,让你不禁感慨,这就是鲁西迪,除他没谁了。 作为小说的叙述者,“摩尔人”将秘密和盘托出,竹筒倒豆子开始了。家族人物悉数登场,曾祖父弗朗西斯科、外曾祖母埃皮法尼娅、外祖父卡蒙斯、贝拉……叙述者“我”时而作为旁观者,站在家族的天穹顶,看着他们的行事变化;时而作为参与者,深入每一个细节,透视每个人的心理,“我”是全能的也是个体的,将宏大的脉络逐步拉伸,缓缓清晰起来。 前半部最精彩的部分,应是奥罗拉和亚伯拉罕轰轰烈烈的爱情,充满了征服感和信念的融合,宗教争执放在爱情上更加鲜明,亚伯拉罕信奉犹太教,而奥罗拉是基督教徒,这种设计突显了残酷鲜明的特质。倔强要强的奥罗拉带动了整个事件的走向,自我坚定的精神贯穿始终,她被塑造成一个参与和改变政治的历史人物,鲁西迪写道:“一个小姑娘莹莹接力地待在大宅里,打开窗户,让印度汹涌奔腾的现实唤醒她的灵魂。” 在叙述祖父弗朗西斯科这一辈时,点名了很明显的政治主张,即便不是作者自己的主张,也在小说中拿出来大大探讨了一番。弗朗西斯科致力于印度的独立运动,但过早去世,小儿子卡蒙斯仰慕之,受其影响,先是深入共产主义,后来摈弃,开始支持印度国大党尼赫鲁,而祖母埃皮法尼娅一直代表着被殖民时代传统印度的固执思想,这些政治主张都很有代表性,安排在每个家族成员的身上,形成冲突的同时也加深了矛盾。这是俗套的家族争端和历史对接,国内电视剧最善于此种拼接组合,比如兄弟反目,一个是共%党一个是国%党。然而,鲁西迪就是鲁西迪,他只有框架却没空跟你玩什么游戏,他更注重历史的冲击,让历史和家族碰撞,政治和人物对接,在每个人物身上铺张一丝丝蛛丝马迹,历史无时不刻不在涌动,不在操控一切,影响着他们的命运和情感,比如,卡蒙斯在贝拉临死前拥着她,“向她讲述一个新世界的降临”,就是那段“超越一切”的理想国叙述;再比如,被囚禁的奥罗拉,在墙壁上、天花板上制造了她的幻象王国,也是政治宏图的暗示和期许。 魔幻就是超越常规,在鲁西迪的笔下,故事是超越的,人物是特别的(比如生长过快的摩尔人),事件是突兀的,这些特质与常规是冲突的,是让小说更加出彩的生命力。卡蒙斯看到被囚禁的女儿所画的东西,不禁被震撼了,在这里,魔幻的手法仿佛是必须存在的,可以延伸来说,大家族叙事或者人物夹裹在社会混乱的局面中间时,贴切地描述现实,这种按部就班的形式已经失去力度了,必须要用宏大、气势高涨的手段去描述,甚至荒谬、极端地去渲染,魔幻手法便是应运而生。马尔克斯,阿斯图里亚斯等魔幻主义作家们似乎都有这种自发性,国内作家莫言也在此列,在人物与大背景的交融下,他更加接近于鲁西迪,他们的手法不能简单概括为相承一脉,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走到这一步,就归到一个类别里去了。 家族从辉煌到没落,人物命运多舛,是否预示着历史中新的变迁?最后的疯狂,直至毁灭,换回的是不是重生呢?是否象征着旧印度就要一去不返了,新的印度正在升起呢?——“已经到了一个更美好的时代。”——鲁西迪对印度的爱恨掩埋在小说里,并赋予了神奇色彩。小说中,卡蒙斯向妻子伊莎贝拉描述的理想国大观,或许正是鲁西迪幻想过的“新国家”:自由的,超越宗教的,超越阶级,超越种姓、仇恨、复仇、部族,超越语言,超越肤色、贫困、无知、愚蠢的。而奥罗拉的画作,也是这个理想国的宏伟蓝图,刻画下来以求永不磨灭。 若是这种革命家族的题材拿到国内某些作家手里,又成了高大上的主旋律,抛开魔幻色彩不谈,鲁西迪笔下的人物其实更多显露了真实,也是在还原人性——他们狂热、荒唐,心中却怀着坚定的信念。当我们再次梳理鲁西迪笔下摩尔人家族的各色人等,他们或者代表着各种政见,那么,象征意义就很明显了,一个家庭俨然成了一个国家的象征。鲁西迪如此苦口婆心,歇斯底里的宣扬,天马行空的铸造,只不过就是为了在历史中寻找对印度更确切的表达,属于他自己的信念争斗也在小说里像烟云变幻从头到尾演绎了一遍。他的小说没有空间限制,他有自己更广阔的施展空间,在这里,将文化、信仰、历史,政治这些元素腾挪、拼贴,以达到新的升华,正是一个杂耍者高超技能所为。他完成了他的把戏,而我们,看到了他背后的大印度和融合的世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摩尔人的最后叹息的更多书评

推荐摩尔人的最后叹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