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血沸腾的时间

安东。
我的神经就像使用过度的砂纸一样迟钝,现在只有耀眼、古怪、奇异的东西能刺激我。

据说曾经是星期五俱乐部一员的谷崎润一郎,说过这样一句话。稍微想象一下,竟发现这句话不可思议地适用于身边各种各样的情境:麻木的职员面对美食,疲惫的学者渴求奇迹,落魄的老人恋慕少女,迷途的狸猫遇见人类……仿佛世间平静轰然炸开,体内的某处在此刻沸腾起来。

这一切,莫不是傻瓜的血脉使然?

在森见登美彦的笔下,狸猫下鸭一族的已故家主,就喜欢在孩子们闯祸时笑着如此解释。妄想狂人的森见在《有顶天家族》里描绘的人类、天狗、狸猫三足鼎立的京都画卷,正是秉承着这样的思考方式,演绎出一幕幕绝顶有趣的日间剧。

效仿风花雪月,称得上附庸风雅,但最有意思的,还是模仿人类。

狸猫百变在日本是家喻户晓的传说,在怪谈文学中,更是有诸多狸猫得道、变化捉弄人类的故事流传。坂口安吾在《闲山》里,就写过狸猫和尚团九郎因一个响彻庙堂的恶作剧之屁落得狼狈而逃、终生不得解脱的的故事。这些怪谈将凄凉结局归因于生灵魔怪的非人本性,所谓不讲理不求悟的低级趣味,但在森见笔下,狸生荒唐,一心求道反而...

显示全文
我的神经就像使用过度的砂纸一样迟钝,现在只有耀眼、古怪、奇异的东西能刺激我。

据说曾经是星期五俱乐部一员的谷崎润一郎,说过这样一句话。稍微想象一下,竟发现这句话不可思议地适用于身边各种各样的情境:麻木的职员面对美食,疲惫的学者渴求奇迹,落魄的老人恋慕少女,迷途的狸猫遇见人类……仿佛世间平静轰然炸开,体内的某处在此刻沸腾起来。

这一切,莫不是傻瓜的血脉使然?

在森见登美彦的笔下,狸猫下鸭一族的已故家主,就喜欢在孩子们闯祸时笑着如此解释。妄想狂人的森见在《有顶天家族》里描绘的人类、天狗、狸猫三足鼎立的京都画卷,正是秉承着这样的思考方式,演绎出一幕幕绝顶有趣的日间剧。

效仿风花雪月,称得上附庸风雅,但最有意思的,还是模仿人类。

狸猫百变在日本是家喻户晓的传说,在怪谈文学中,更是有诸多狸猫得道、变化捉弄人类的故事流传。坂口安吾在《闲山》里,就写过狸猫和尚团九郎因一个响彻庙堂的恶作剧之屁落得狼狈而逃、终生不得解脱的的故事。这些怪谈将凄凉结局归因于生灵魔怪的非人本性,所谓不讲理不求悟的低级趣味,但在森见笔下,狸生荒唐,一心求道反而显得离经叛道。于是同样的屁,在《有顶天》里,就止于忍不住“咦”了一声的荒诞场景,仿佛放了个屁还要拍拍屁股;而不知狸生该如何度过的下鸭矢三郎,在什么都不做的日常游荡间反倒晓悟了狸生至理——“狸生要是活得无趣还有什么意义”。这只傻瓜狸猫的生活却也真是丰富多彩,与天狗师父嬉笑怒骂,陪貌美魔女酒过三巡,在火锅口上走了一遭,还要满不在乎地来上一句“这种刺激感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狸生如此,夫复何求?

大难不死,必有锅粥。

却想起麦兜这样说过。简直是绝妙的小猪猪的低级趣味,没有腰的小猪麦兜和傻呵呵的狸猫毛球在萌度和傻度上得到了统一:得过且过,知足常乐。生活何必那么复杂。思考猪生和狸生意义的时间还不如用来感叹一只橙子的朴素或者一只青蛙的技巧纯熟,于是就连井底之蛙也脱离了它的海拔低度,成为了生活充实懂得享受的存在,嘿,“把大小适中的虫子一口咽下的那种顺畅感可痛快了”。

森见把这种轻松加愉快的低级趣味发挥到极致写出的这本《有顶天家族》,连文字也是趣味得接近无赖的。他写青蛙就是“炉火纯青”的青蛙,写人类就是“偏离魔道”的人类,写起傻瓜便是“天地无用”的傻瓜,一顺手樋口一叶也成了捏他。就算这样他也不满足,森见把自己的作品都编排起玩笑来,将趣味跳脱于文学本身,给《有顶天》按照出版顺序安了个第五男的名号。可见森见本人,到底也是个傻瓜。

傻瓜的血脉原来是从这里继承来的呀。

但是傻瓜又何止那些傻态百出的家伙们呢?星期五俱乐部的食客淀川教授在秋夜追随着天狗与狸猫在屋顶散步,念及往事,念及自己对吃的执着对爱的执着对享受当下的执着,竟也脱口而出一句“这是傻瓜的血脉使然”。仿佛在这些傻瓜们的眼里,这个世界的每一分钟都是光芒闪耀的一分钟,生活只有平凡而伟大这一种可能;哪有什么高级低级,说到底掂花微笑与屁声冲天的本质并无不同。而这种傻瓜的低级趣味从吃货饕餮,到周树人,到谷崎润一郎,到坂口安吾,到森见登美彦,到星期五俱乐部,到天狗魔女,到狸猫百相,到小猪大道,绵延不绝,最终只需要六个字就可以解答:

有趣即是正义!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有顶天家族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顶天家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