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 百年孤独 9.2分

随笔

王宁

多年以后,面对泛黄的书页,总会回想起躺在大学宿舍的小床上翻阅《百年孤独》的那个春夏之交。那时手机还没有普遍,人们习惯于昂头快步的行走,困在校园内的学生三五成群,打羽毛球、踢毽子成为最好的消遣。高墙之外,流言以比非典病毒更快的速度传播。受困于满篇的奥雷里亚诺和阿尔卡蒂奥,作者荒诞的文字和大段的描述像一把把白色石灰粉,把阅读的渴望和不甘孤独的身体埋在校园高墙内,裸露在外的只有一颗青春的心脏,不知疲倦的蹦跳。再读《百年孤独》已经是十四年之后,面对一个个因执念而鲜活起来的人物,和他们经历的一个个荒诞不经的故事,感叹于作者平静如丝的叙事,就像身着一袭白色长裙的少女,温尔优雅的抚弄钢琴,却演奏出《命运》的交响。沉醉于激昂乐章的同时,赞叹的是那演奏之人如旁观者一般看穿世俗的眼神。字里行间看到的是上校不停的参加革命,制作销毁小金鱼、阿玛兰妲一件件地编织寿衣,从炼金、纵欲到钻研晦涩难懂的语言,家族的人们反复而执着的从事着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在翻滚跳跃的音符中听到的却是一百五十年间六代人难以流于世俗的孤独。布恩迪亚家族的命运像一条没有入海口的长河,奔腾于源头,干涸在尽头,滔滔洪流推倒石灰墙,冲刷开...

显示全文

多年以后,面对泛黄的书页,总会回想起躺在大学宿舍的小床上翻阅《百年孤独》的那个春夏之交。那时手机还没有普遍,人们习惯于昂头快步的行走,困在校园内的学生三五成群,打羽毛球、踢毽子成为最好的消遣。高墙之外,流言以比非典病毒更快的速度传播。受困于满篇的奥雷里亚诺和阿尔卡蒂奥,作者荒诞的文字和大段的描述像一把把白色石灰粉,把阅读的渴望和不甘孤独的身体埋在校园高墙内,裸露在外的只有一颗青春的心脏,不知疲倦的蹦跳。再读《百年孤独》已经是十四年之后,面对一个个因执念而鲜活起来的人物,和他们经历的一个个荒诞不经的故事,感叹于作者平静如丝的叙事,就像身着一袭白色长裙的少女,温尔优雅的抚弄钢琴,却演奏出《命运》的交响。沉醉于激昂乐章的同时,赞叹的是那演奏之人如旁观者一般看穿世俗的眼神。字里行间看到的是上校不停的参加革命,制作销毁小金鱼、阿玛兰妲一件件地编织寿衣,从炼金、纵欲到钻研晦涩难懂的语言,家族的人们反复而执着的从事着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在翻滚跳跃的音符中听到的却是一百五十年间六代人难以流于世俗的孤独。布恩迪亚家族的命运像一条没有入海口的长河,奔腾于源头,干涸在尽头,滔滔洪流推倒石灰墙,冲刷开淤泥和石块,下面埋藏着的是一颗早已不再悸动的心。仍旧是那本泛黄的书,曾经故作孤独的人们,在不断地抗争和遗忘中学会了平静的品味孤独,却发现那种滋味早已经渐行渐远。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百年孤独的更多书评

推荐百年孤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