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的责任

西天蜗牛

城里人许三观无意中得知卖血可以赚钱,也跟着阿方和根龙卖血赚了35块(第一次卖血),10年后,因为一乐打破了方铁匠儿子的头没有医药费,重新走进了医院(第二次卖血)。 第三次卖血是为了给林芬芳买营养品,那段关于林芬芳老公四眼仔拎着东西骂上门,临走却又带着所有的东西任凭许玉兰怎么骂怎么说也听而不闻的场景,将所谓知识分子那点龌蹉心思显露无疑。 然后是为了孩子们吃顿面条,第四次卖血。 为了二乐能调回城里,巴结生产队长,第五次卖血, 因为一乐病倒,为了给一乐凑医疗费,不知道卖了几次血,甚至差点差点死去。

其中卖血前灌水的场景反复出现,让人毛骨悚然,这是嫌不够惨烈吗? 最后一次想卖血居然只是为了吃一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讽刺意味深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