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 不朽 8.6分

恨晚

造物主是一台电子计算机。

上帝在创造世界以后,便把它留给被它遗弃的人,听凭他们处置。可是,被我们祖先的上帝遗弃是一回事,被宇宙电子计算机神圣的发明者抛弃又是另外一回事。在他的位子上还有一个即使他不在仍在运行的、其他人无法改变的程序在起作用。从造物主的观点看,所有其他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只不过是总程序中的一些简单的变化和转换游戏;而总程序与未来的预测毫无关系,只不过规定了可能性的范围。在这些范围以内,它完全让偶然性来起作用。

人的情况也可以说与此相同。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被编进电子计算机的程序,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原型:这个人是从一大批原始模型的普通派生的样品中抽出来的,毫无个人本质。这一辆汽车和那一辆汽车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汽车的序列号。每个人的序列号就是他的脸,是偶然和独特的线条组合。不论是性格、灵魂、还是大家所说的“我”,都不能从这个组合中显示出来。脸只不过是一个样品的号码。

我们这些人一被打发到这个世界上来以后,首先必须和这个偶然性的巧合,和这些由上天的电子计算机安排的意外成为一体:这个东西(在镜中对着我们的这个东西)千真万确就是“我”,没有什么好惊奇的。如果我们不...

显示全文

造物主是一台电子计算机。

上帝在创造世界以后,便把它留给被它遗弃的人,听凭他们处置。可是,被我们祖先的上帝遗弃是一回事,被宇宙电子计算机神圣的发明者抛弃又是另外一回事。在他的位子上还有一个即使他不在仍在运行的、其他人无法改变的程序在起作用。从造物主的观点看,所有其他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只不过是总程序中的一些简单的变化和转换游戏;而总程序与未来的预测毫无关系,只不过规定了可能性的范围。在这些范围以内,它完全让偶然性来起作用。

人的情况也可以说与此相同。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被编进电子计算机的程序,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原型:这个人是从一大批原始模型的普通派生的样品中抽出来的,毫无个人本质。这一辆汽车和那一辆汽车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汽车的序列号。每个人的序列号就是他的脸,是偶然和独特的线条组合。不论是性格、灵魂、还是大家所说的“我”,都不能从这个组合中显示出来。脸只不过是一个样品的号码。

我们这些人一被打发到这个世界上来以后,首先必须和这个偶然性的巧合,和这些由上天的电子计算机安排的意外成为一体:这个东西(在镜中对着我们的这个东西)千真万确就是“我”,没有什么好惊奇的。如果我们不相信脸表达了这个“我”,如果我们没有这种最初和最基本的幻觉,我们也许就不能继续生活下去,或者至少不能继续认真地活下去。使我们和我们自己成为一体还不够,还必须满怀激情地和生与死结成一体。因为如果要使我们不在我们自己眼里显得像是一个人类原型的不同的变种,而像是一些具有独特的、不可互换的本质的人,这是必须具有的唯一的条件。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一切都变了,所有的一切。上帝的眼睛已经被照相机替代了,一个人的眼睛被所有人的眼睛替代了。生活变成了所有人都参加的唯一的规模巨大的放荡聚会。因此拍照这件事尽管没有任何危险,可是一想到生活中自己有这么一秒钟,不像其他那些时刻一般化为乌有,总不禁要感到惶恐。在今后的日子里,万一遇到什么愚蠢的巧合,也许会像一个没有妥善埋葬的死人那样又来到人世。

如果你把两张不同的照片并排放在一起,他们的不同点你是很清楚的;可是当你面前放了一百二十三张照片时,你一下子便会明白,你就像是看到了一张脸的各种各样的变化,任何个人都不复存在。

你想像一下,如果你生活在一个没有镜子的世界里;你也许会梦见你的脸,你也许会把你的脸想像成一种你身上某种东西的外部反映。随后,你再想像一下,当你四十岁的时候,有人给你一面镜子,你想想看你将吃惊到什么程度!你看到的也许是一张和你想像的完全不同的脸!到那时候,你也许会相信你不愿承认的事实:你的脸不是你!

这真的是我吗?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要和“它”结合在一起呢?这张面孔关我什么事?从那时候起,一切都开始崩溃了。一切都开始崩溃了。

我们宁愿不要再见面了。

节选自 米兰·昆德拉 《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朽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