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产品与消费者、成本与收益的角度分析了非市场的因素

忧郁的废物
2017-06-13 看过

经济学家和经济学对政府和政府在修正市场缺陷过程中的可预见的缺点和失误,缺乏有效的研究。

尽管政府是非市场领域的主要部分,但是其他部分,例如大学、非私有的意愿、基金会、各类协会等也是非市场的部分。

从1960年到1980男,OECD国家的政府费用从26%提到了47%。

并非在任何时候自由放任的不足,都是能够由政府的干涉来弥补的。因为后者的不可避免的弊端可能比私人企业的缺点更加糟糕。

政策制定非常需要将所认识到的市场结果的缺点,同为弥补这种缺点所做的非市场措施的潜在缺点相比较。企求一个非市场机制去避免非市场缺陷,并不比创造一个更加完整的市场更容易克服市场缺陷。也就是说,市场缺陷也很难通过非市场的手段来使其完美。

静态的效率是指投入和产出,或者是成本与收益的差额多少。动态的效率是说X效率,即成本的降低和产量的提高是靠以下几个方面实现的,刺激组织改善,增加工人和管理部门的动力以及大范围改进经营决策,工资奖金、空间分配等等。

市场缺陷的类型:一、具有外部性的公共产品。例如教育、知识与技术。这些收益是外部性的,不可能仅仅由产出这些的公司收益。如果政府不通过补偿等方式来刺激这些活动,那么市场就会失效。反面的例子是工业活动带来的噪音和污染,是消极的外部性。企业产出的这些成本由大众所消耗,而企业并没有对此做出补偿。政府应该加大税收,增加这些企业的成本。二是报酬递增(垄断的趋势)。在经济活动属于报酬递增且边际成本逐渐减少的地方,一个单独的生产者将取得最低成本的生产方式,产生垄断。市场会产生单项价格。这会导致价格的操控,垄断者生产数量降低,价格提高。而且动态效率方面,不会再有挑战,技术改革的积极性没有。(不过,也有一种理论认为,在市场准入较低的行业中,垄断者生产产品或者服务并非一定表明他就能行驶垄断的权力,因为潜在的进入者打破了垄断者的这种尝试。这就是竞争性市场,即竞争不充分,存在垄断,但是有打破竞争的潜在可能性)

但是有可能是,为了弥补一种市场缺陷,非市场制造了另一种缺陷。例如美国电话公司对技术的陵端,法院根据反垄断法判决把该公司拆分为几个地区的公司。但是这些公司无偿享有了发展与研究的成果,但是原公司却没有得到补偿,成本也是由他们承担的。而垄断的时候,这些知识由一个公司研发,一个公司获益。(不过,这次促进了技术的革新和竞争,所以还是好的)

三是市场的不完全。价格和利率等不能及时反应出资源短缺的地方,消费者也没有平等地获知商品的信息,生产资料等也被阻碍流动。四是收入不平等问题。

市场与非市场的基本区别在于,市场组织的基本收入来自于市场上出售的商品的价格。而非市场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税收、捐赠等非价格性来源。

非市场存在缺陷的原因在于缺少一种非市场机制,能够使得决策者把私人或企业的成本与效益,与整个社会的成本与效益相协调(这就是激励的问题,集体与个人的利益不一致)总的来说,是通过立法和行政管理的方式,使相应的政府部门生产相应的产品,纠正市场缺陷。主要有四种产品,第一是规制产品,例如环保规定,广播电视许可。第二是纯粹的公共产品,例如国防。第三是准公共产品,医疗,教育,邮政等。第四是管理的转移支付,例如州省的福林等。

对于非市场的需求:对非市场的需求是扭曲的,被夸大的。1. 对市场缺陷的认识大家更加了解,从30年代到80年代。2.政治组织形式与公民参政权力加大了,由于第一条,大家对用非市场来完善市场缺陷更加有影响力。3. 政治家们的功绩,以干涉市场。4.政客们的高时间贴现率。政治过程固有的近视。5. 责任与义务的分离。特定人群收益,利益集团收益,但是不会把利益分给支付税收的所有人。

当政府收入产出增长时候,对非市场产出的需求一般预期为增长。换言之,当民众或者作为一个整体的经济去的和生产更多时,这种增长将鼓励和允许更高的非市场需求。另一方面,与非市场活动相关的较高的税收和较高的成本会导致对非市场需求的下降。当与非市场活动相关的单位成本上升,例如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变化,纳税人也会被迫限制他们对非市场活动的需求。如果非市场求大于供,那么财政和预算会趋于制定较高的政府开支政策和税收政策,进而平衡需求。

但是一个政治过程固有一些迟缓、滞涨、联盟等等,导致非市场的供求平衡可能会延续很久。

当公众意识到市场产出的增长不充分时,对补救行为的需求就会扩大,但是人们往往错误地把某些现象当做是市场失灵。此时,非市场互动已经具有了设定某种不确切的目标的权力。

当不能精确测量这些活动的产出和运行时,非市场活动的总供给,或者特点非市场互动的供给,例如政府的防卫和规划等,就会趋向较高成本。多余的成本可以被认为是由于缺乏精确测量成本的标准而导致的浪费。

而且当政府所从事的非市场活动没有在政府内部或是市场中受到竞争的挑战,成本也会趋于加大。而且许多非市场产品的技术是高度不确定的,实质性可以计算的成本仅仅产生了有限的产品。大部分的成本不可计算。

非市场缺陷的来源:1. 利益和成本之间的分离。市场中利益和成本是由价格决定的,取决于消费者和生产商。非市场的则割裂了这种联系,因为维持非市场活动的收入是非价格来源的,而是税收,捐赠。这使得非市场的产品与价值和成本分来,这意味着资源的错配。最终趋势是明显的多余成本,X低效率。宏观的分离是说多数人剥削了少数人,例如农业补贴,较高的社会福利,是少数富裕的人被剥削,进而影响了经济的革新资本。微观的分离是说少数人剥削多数人,特定的利益集团影响了非市场政策,影响了纳税人。例如,在70到80年代,西欧经济增长率是直线下降的,而同时公共领域的支出占据欧洲经济共同体GDP的40%升到50%。生产率下降的同时,工资却是在增长的。

2. 内在性。市场组织的内在组织是为了满足市场检验,对消费者的行为做出反应,与价格相联系。非市场的产出的度量难以实现,与消费者的反馈不足,且不存在竞争者,其控制成本的积极性没有。消费者无法通过反馈表达意见,而既得利益者会加强这种非市场的活动,获得更多利益。

外在性的存在意味着一些社会的成本或者利润没有被包含在生产商之中,而内在性出意味着组织的成本直接被分摊到了大众的头上,利润被少数人拿走了。就是更多人收益或者受损,和更少人收益,更多人受损的区别。这些内在性是仅供内部特定享有,不会外溢,且内部也不是所有职工都享有。

如果说,市场的外在性是由公众所实现的,而不是来自生产者的成本的和收益,那么内在性则是给生产者实现的,而公众会支付成本。因此,内在性具有提高成本和增加供给的功能。他就是有关生产者的私人目标。

在市场条件下,外在性使得社会需求曲线高于或者低于市场需求曲线,这取决于外在性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相应,市场产出的水平就会低于或者高于社会有效的水平。这就是市场缺陷。而非市场条件下,内在性扩大了机构的供给曲线,也就是多余的成本,使其高于技术上的成本,而产出了比社会有效水平低的产出,这就是非市场缺陷。偏离了社会有效的生产水平。

具体来看,就是第一预算增长,多多益善。第二是技术进步,第三是信息获得,在非市场中,信息也会转变为影响力和权力。

3.派生的外在性。这些非市场行为会产生不可估计的副作用,例如在国际关系领域等。4.分配的不平等。非市场活动所产生的分配不公平不是集中在收入和财富,而是权力或特权。任何公共政策都是取之于一些人而使得另一些人收益。

边际成本长期来看是趋同的,因为如果价格高于边际成本,那么会加大生产,进而价格降低。如果低于边际成本,那么会减少生产,价格上升。或者如果继续加大边际成本,企图拉低边际成本,那么两者也是会趋同。所以无论怎么样,长期来看,边际成本都是会趋同的。

监督非市场产出的责任通常是被赋予另一个公共机构。主要的监督者不是产品的消费者,因此直接使用者的行为不管是有意的受益者,还是无意的受害者,都不会对生产者产生严格的约束。即使有部分消费者进入了产品的生产过程,他们也是具有特殊利益的一个公共消费群体。而且普遍来说,非市场的消费者对产品之类关注得更多,而不是产品的成本。

关键的区别是市场产品的成本曲线会对市场刺激做出反应时随时都会下降。而且,他们的质量和革新的趋势,有着更强的积极性。而非市场活动,可能会试图去掉市场的缺陷,寻求有效的定价。结果就是非市场的低效率。总成本不断上涨,来满足生产者的口味,而不是消费者的需求。

除了效率以外,评价标准还可以包括参与和责任。消费者直接或者间接参与的程度是参与。责任是说对市场和非市场所选择的结果要接受严格的评估与审查,是市场与非市场的责任。例如在非市场中,选举投票是消费者的参与过程。政府有责任生产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在市场背景下,参与是说消费者的潜力资本和意愿来提供资金,从而影响生产与服务。责任是说,市场中生产者对消费者的购买完全负责人,而非市场的话,只对那部分积极参加选举的选民,部分消费者负责。所以,非市场中,参与和责任是说发言权和选举,而市场中是说财富与购买,影响的是价格、销售和利润。但是,也有市场中出现非市场的发言权和选举,特定群体集体抗议,取消某种市场产品。

可以利用支出和税收来衡量非市场干预的规模。但是,非市场干预的膨胀和控制只能部分由政府税收和支出来显示。政府的规制、立法、官僚等的干预是有限但是泛泛的,因为政府支出与税收不可能准确反应非市场的作用。从税收角度,国民生产总值中税率梅增加1%,就会使得实际的年增长率降低0.36%。从支出角度,支出不只是的单纯的支出,还包括借款、政府的转让支付,补贴等等。政府支出与GDP的比例增加10%,GDP每年就会下降1%。低收入国家的话,会下降4%。低收入国家将更多的支出用于影响经济。

市场和非市场并不是单纯的选择,而是这两者之间不同组合间的选择以及资源配置方式不同程度的选择。

并没有一个简单一致的标准来准确衡量非市场规模的大小,政府产出可能只占到GDP的一小部分,但是政府实施的规制、行政和法律使得其影响力变大。相反,也存在一种可能,就是虽然政府产出占GDP比例很大,但是受到市场规则的制约。例如60年代的瑞典经济。虽然集体所有的股份很多,但是其生产方式、构成和规模都是开放的、国际导向的和竞争性的。

从公平的角度来看,市场和非市场体制都有公平的缺陷。市场方面,他一方面有那种非人的、客观的过程,可以充分地促进公正,另一方面人有不同的起点和天赋,所以资源配置不会公平。非市场也是如此,官僚机构的武断和偏狭表现得更加充分。而控制非市场的是相对主管的权力,控制市场的是相对客观的,所以市场的似乎更加容易控制公平。总之,为了纠正市场产生的不公平,非市场要做出一定的努力。但是,不能把这种补救措施弄巧成拙。

政府和市场在两方面都有机会来促进和改善对方的管理。政府行政机构能够在规制无约束的市场方面有广泛的权力。不过也应及时精简管理上的迷宫。例如在医药领域,市场的过度竞争会导致医药公司与医生勾结,所以非市场就要出面。对市场来说,例如在国防领域,非市场就会不但增加成本和预算,而不回去考虑降低成本。教育领域也还是如此。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市场或政府的更多书评

推荐市场或政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