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Diane

concerted cultivation是上世纪90年代美国中产阶级选择的一种教育方式。这种方式表现出不断参加兴趣班。同样是兴趣班,美国人的选择点却是非常务实的。鉴于赵国为集体主义社会,作者也提到在赵国可能更看重accomplishment of natural growth。如果要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这种文化软实力concerted cultivation教育方式才是崇尚个人主义的基础。

在日常生活方面,中产阶级夫妇安排非常拥挤的日程表,孩子从而学会如何按轻重缓急安排日程,如何在团体中运转劳作等。美国人选择体育竞技更主要在于,在体育竞技中当你是强者时你会得到所有的满足感,当你是弱者时你会很快发现谁才是真正的朋友。更重要的是让人意志坚定,学会团体精神——得分属于全队,对方得分也是全队的责任,对他人负责的职业精神。总之,中产家庭的孩子从小开始熟悉社会竞争规则,并开始在此模式中找到自己的节奏。在发展个人能力方面,中产父母会引导孩子展开话题,主动配合去发展孩子对学习的兴趣(特别是不愿做又必须做的),强调用语言协商来实现有利于自己的想法,从而使孩子学会对成年人提出质疑并追求个人偏好让制度为他们服务,积极主动地管控自己在各种公共机构场景中参与...

显示全文

concerted cultivation是上世纪90年代美国中产阶级选择的一种教育方式。这种方式表现出不断参加兴趣班。同样是兴趣班,美国人的选择点却是非常务实的。鉴于赵国为集体主义社会,作者也提到在赵国可能更看重accomplishment of natural growth。如果要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这种文化软实力concerted cultivation教育方式才是崇尚个人主义的基础。

在日常生活方面,中产阶级夫妇安排非常拥挤的日程表,孩子从而学会如何按轻重缓急安排日程,如何在团体中运转劳作等。美国人选择体育竞技更主要在于,在体育竞技中当你是强者时你会得到所有的满足感,当你是弱者时你会很快发现谁才是真正的朋友。更重要的是让人意志坚定,学会团体精神——得分属于全队,对方得分也是全队的责任,对他人负责的职业精神。总之,中产家庭的孩子从小开始熟悉社会竞争规则,并开始在此模式中找到自己的节奏。在发展个人能力方面,中产父母会引导孩子展开话题,主动配合去发展孩子对学习的兴趣(特别是不愿做又必须做的),强调用语言协商来实现有利于自己的想法,从而使孩子学会对成年人提出质疑并追求个人偏好让制度为他们服务,积极主动地管控自己在各种公共机构场景中参与的互动,高自尊坦率分享信息并要求得到他人的关注等。教师也更喜欢中产阶级这种积极关注孩子教育从而使教育个体化。

而工人阶级也许是因为经济因素,认为父母参与干涉孩子业余生活的经济代价和精力付出太大,生存压力下更倾向accomplishment of natural growth,认为这样让孩子和孩子相处更快乐。由于能力限制,他们无法在日常沟通中向孩子解释具体原因,忽视孩子情感需求,更不用说引导孩子思维,只能单纯得下命令,甚至体罚。在面对教师,也只认为教育是当职者的专业,即使社会提供特殊教育,阅读障碍测评,心理医生等。

在赵国,据说一线的中产已经不是那种带孩子学钢琴自己在外打毛线看电视剧的了。至少在豆瓣,80后父母童年虽然是被逼参加兴趣班,但育儿上往往可以深度并关注孩子爱好,与孩子沟通学校事务,鼓励思考追求政治正确等。传媒上恶意报导的虎妈狼爸,教育攀比,总统孙子背唐诗等,只能说是满足愚#民#需要。

上一辈父母教育出巨婴这种事吧,日本台湾也有。用一种温情方式干涉孩子的生活,打一顿给个枣强调其不足和父母的宽容,这种也就女德最在行。我以为这种控制欲也就在封建地区流行,资本主义社会需要个体参与、质疑、竞争等特性管不住的,败下阵来的价值观也不知道能在初级社会主义社会里存活多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平等的童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平等的童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