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六讲 孤独六讲 7.8分

革命与爱情

Lizzie
2017-06-03 20:43:36
蒋勋先生在《孤独六讲》革命孤独这部分中,写孤独的革命者。他说的革命,不单单是政治运动的革命,讲人要有梦想,至少在二十五岁之前要有梦想。二十五岁时有过一个激昂的梦想,一生不会太离谱,二十五岁之后就该务实了,还在相信梦想的人,大概人生就没什么希望了。

所谓人生没什么希望了,也不一定是贬义。他所写那些孤独的革命者,都没有成功,可以说不属于他说的“有希望的成功的人生”。看个人的选择,有人选择“风萧萧逸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有人选择“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有人选择“千金不惜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有人选择孤注一掷的挥霍青春与生命,有人选择苟且,有人选择现世和权力,自然对有希望的人生和成功的定义不一样。

革命,是一种理想。有理想的人才有爱情。

理想与现世不对立,但在意义上完全南辕北辙。现世中,可以有真实的感情,但不会有爱情。爱情本身是一种理想主义的表现,不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不可以变现。

蒋先生也说,二十五岁之后该务实,务实大概就是现世,而现世里不再有爱情。理想不一定不好,但理想主义要抱定孤注一掷的决心,有注定失败的觉悟。全看个人选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孤独六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独六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