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 菊与刀 8.3分

日本——极度自卑下发展出来极度矛盾的民族

南部小城的陈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日本人是一个非常谨小慎微的民族,他们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一直都活在强大的中华民族文化辐射范围之内,感受到的是邻居的极度繁华和强大。这样的环境下如果还能养出淡泊、自由的心理,那么这个民族一定早就已经灭亡了。所以日本人只能养出来自卑、规矩的严格等级制心理和文化。因为他们始终知道:有人比我强太多,他们要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这样的心理孕育出超强的强者崇拜心理和一种深埋在民族血液中的野心——我也要成为强者,受人崇敬。

矛盾是贯穿在日本人一生的一个关键词,这个词最恰当地表现了日本人与全世界其它民族最大的不同之处。最明显的一个差别是,中国人的世界观是线性的,一个人的一生都是可以在某个基础上(一般这个基础是人的性格品质)连接起来的。而日本人的世界观是分散的点阵图,在每一个点上日本人都以最适合那个点的品质生存,甚至可以从一个点180°转向另一个点。

日本人的自卑的矛盾最重要也是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最能代表日本历史文化的特殊等级制,这一套完整地社会、政治制度也最为完整地表现了日本人的自卑态度。在日本的文化中,社会是典型的金字塔结构,天皇(实际上往往是将军)在最高处,然后大名...
显示全文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日本人是一个非常谨小慎微的民族,他们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一直都活在强大的中华民族文化辐射范围之内,感受到的是邻居的极度繁华和强大。这样的环境下如果还能养出淡泊、自由的心理,那么这个民族一定早就已经灭亡了。所以日本人只能养出来自卑、规矩的严格等级制心理和文化。因为他们始终知道:有人比我强太多,他们要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这样的心理孕育出超强的强者崇拜心理和一种深埋在民族血液中的野心——我也要成为强者,受人崇敬。

矛盾是贯穿在日本人一生的一个关键词,这个词最恰当地表现了日本人与全世界其它民族最大的不同之处。最明显的一个差别是,中国人的世界观是线性的,一个人的一生都是可以在某个基础上(一般这个基础是人的性格品质)连接起来的。而日本人的世界观是分散的点阵图,在每一个点上日本人都以最适合那个点的品质生存,甚至可以从一个点180°转向另一个点。

日本人的自卑的矛盾最重要也是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最能代表日本历史文化的特殊等级制,这一套完整地社会、政治制度也最为完整地表现了日本人的自卑态度。在日本的文化中,社会是典型的金字塔结构,天皇(实际上往往是将军)在最高处,然后大名-武士-农民-贱民一级级排下来,低等级的人必须发自内心地尊敬高等级的人。这种做法就将本来潜藏着的自卑固化下来了。

但是马斯洛需求结构塔明确的告诉过我们,谁都有被尊重的需求。而日本的贱民显然不能在国内的等级制中得到这种高层次的满足,长期的压抑会变成病态的心理——二战中日本人的心理变态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底层民众的压力释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菊与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菊与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