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果 时间的果 8.4分

黎戈的出世与入世

凡悦颜
2017-06-03 18:52:32
黎戈的出世与入世——读《时间的果》

文/凡悦颜

黎戈, 70后,一个温婉的南京女子。读她的文字,你能读出她出世的洒脱,与入世的熟稔。在我看来,她是从烟火人间里走出的一个定于心的人。

对黎戈的了解,大都来自她的精选随笔集。《因自由而美丽》、《各自爱》以及这次的《时间的果》,皆是收录黎戈的文艺评论和日常随笔。《时间的果》分“叶舟”和“根岸”两个部分,前者主要是文艺评论,也是她抛开芜杂、深入作品的出世心;后者主要是日常随笔,也是她跳出作品,将知识迁移到生活的入世情。

黎戈读书,广博且有序,正如她自己所言,阅读由几本开始,逐渐向边缘扩张,而后上溯深入。她评论作品犀利、贴切,每位作者就好像是她熟悉的朋友,对他们的特点、偏好乃至生活日常都了然于胸。

读黎戈的文艺评论,是一种享受,它们像通识一样开阔眼界,又比通识多了些许人情味。作者擅长另辟蹊径,从而引发读者更深入的思考。比如世人惯把帕斯杰尔纳克与马雅可夫斯基并举,而她偏暗暗比较他和茨维塔耶娃,而后从时代背景、家庭背景分析他们惊人的通感能力,还有他们都因音乐留痕,在诗歌中有所显示。

与此同时,黎戈善于总结,她能发现作者











...
显示全文
黎戈的出世与入世——读《时间的果》

文/凡悦颜

黎戈, 70后,一个温婉的南京女子。读她的文字,你能读出她出世的洒脱,与入世的熟稔。在我看来,她是从烟火人间里走出的一个定于心的人。

对黎戈的了解,大都来自她的精选随笔集。《因自由而美丽》、《各自爱》以及这次的《时间的果》,皆是收录黎戈的文艺评论和日常随笔。《时间的果》分“叶舟”和“根岸”两个部分,前者主要是文艺评论,也是她抛开芜杂、深入作品的出世心;后者主要是日常随笔,也是她跳出作品,将知识迁移到生活的入世情。

黎戈读书,广博且有序,正如她自己所言,阅读由几本开始,逐渐向边缘扩张,而后上溯深入。她评论作品犀利、贴切,每位作者就好像是她熟悉的朋友,对他们的特点、偏好乃至生活日常都了然于胸。

读黎戈的文艺评论,是一种享受,它们像通识一样开阔眼界,又比通识多了些许人情味。作者擅长另辟蹊径,从而引发读者更深入的思考。比如世人惯把帕斯杰尔纳克与马雅可夫斯基并举,而她偏暗暗比较他和茨维塔耶娃,而后从时代背景、家庭背景分析他们惊人的通感能力,还有他们都因音乐留痕,在诗歌中有所显示。

与此同时,黎戈善于总结,她能发现作者和作品的某种相关性,然后用一根无形的线串联起来,让读者一目了然。比如她读《京都三部曲》,进而探讨“京都”,然后将寿岳章子笔下的京都和林文月、舒国治他们的做对比;写奈保尔的游记型人格,就会将之放入时代、家庭背景做说明,甚至将陈丹燕、村上春树等较成功的游记作者进行特点概括;她讲俄罗斯文学作品中的植物,读者就可以延展到很多俄国作家的作品,由此便对《树号》里反复出现的白桦树,《樱桃园》里的樱桃树加深了一层认识。读者好像在跟着作者做游戏,先说出一个关键词,而后接龙说出与其相关的,兼顾知识性与趣味性。

《各自爱》中有一个系列专门探讨苏俄文学,俄国作家的书房、俄罗斯盛产回忆录等,这些带有时代烙印的典型特征经作者一归类,便加深了读者的理解。在本书《寿岳章子:温暖牌回忆录》和《哀伤软着陆》中,作者将俄国文学与日本文学对比,真是令人拍案叫绝(如果说俄国文学的迷人之处,是哪怕最卑微的小人物,在饭桌边一坐,就可以谈灵魂,那么日本文学的迷人之处就是,作为温暖感情的集散地的饭桌,本身即是灵魂)。

在“根岸”部分,黎戈用行动宣告“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作者的随笔,大都由生活而来,经过升华,再回归到生活中去。一次读书会,一次阅读被中断,甚至一次下楼看见树被砍,都可以成为作者的创作来源。生活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包括作者,她在孩子受伤住院、母亲接近失明、老公债务纠纷甚至父亲癌症去世之后,仍然捧着一颗最赤诚的心,将爱与善播撒。

经过岁月的洗礼,黎戈拥有了一颗看透世事的玲珑心。她说,道理可能二十岁就明白,但把它落实到位可能要靠岁月的磨蚀和累积的伤害;她说,读书的价值在于敞开心灵,动用全部的生活体验,与书发生内心的反应;她说,阅读如同成长,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不能性急,定于心,所有积累起来的努力,总会有时机成熟的一天,等待我们收割。
“时间的果”于我们看来就是作者经由努力结出的硕果,而在黎戈看来却多了一层爱,像《小王子》中被驯养的玫瑰和小狐狸一样,她与读书、生活建立了情感联系,最终达到了一种平衡。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间的果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的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