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倒众人推

啦啦晴啦
2017-06-03 14:01:51

这套书好像是出自天涯上的一个帖子,现在出了三本,这是第一本,主要写了甲午战争和戊戌变法。语言平时风趣,脉络清晰,读来挺轻松的。以写人的方式来写史,让这本书变得很好读。作者还对一些历史事件加上了自己的分析,让人有种“读史可明智”的感觉。

虽然人物的狡黠老道、利益集团间的较量看的很过瘾,但最为触动的还是甲午战争时不战而逃的军官、浴血奋战的将士、还有那场可怕的旅顺大屠杀。我真是个感性的人,看到邓世昌等人奋勇杀敌时热血沸腾,看到懦弱的军官弃战而逃时如鲠在喉,而看到沿途百姓惨遭屠戮、看到北洋舰队最后身临绝境集体自杀时,我竟难过得哭了起来。那些描写人丧生的可怕的词,也许仅仅是在陈述事实,可我还是会脑补出那个画面,不寒而栗。读这些实在是太过凶残了,满目疮痍,看不到希望,可这些都是既定的事实,我只是个旁观者,只能看着。不晓得男性在读这些的时候,关注点在哪里?是权谋,是人物性格,是军事,还是别的什么?

关于与历史事实相符的程度,我也不好评说,因为我对历史差不多是一无所知吧。那些道听途说的流言,在一本书里被拥簇,却在另一本书里被否认。在历史面前,我像个盲人,不敢轻信,也不敢断然

...
显示全文

这套书好像是出自天涯上的一个帖子,现在出了三本,这是第一本,主要写了甲午战争和戊戌变法。语言平时风趣,脉络清晰,读来挺轻松的。以写人的方式来写史,让这本书变得很好读。作者还对一些历史事件加上了自己的分析,让人有种“读史可明智”的感觉。

虽然人物的狡黠老道、利益集团间的较量看的很过瘾,但最为触动的还是甲午战争时不战而逃的军官、浴血奋战的将士、还有那场可怕的旅顺大屠杀。我真是个感性的人,看到邓世昌等人奋勇杀敌时热血沸腾,看到懦弱的军官弃战而逃时如鲠在喉,而看到沿途百姓惨遭屠戮、看到北洋舰队最后身临绝境集体自杀时,我竟难过得哭了起来。那些描写人丧生的可怕的词,也许仅仅是在陈述事实,可我还是会脑补出那个画面,不寒而栗。读这些实在是太过凶残了,满目疮痍,看不到希望,可这些都是既定的事实,我只是个旁观者,只能看着。不晓得男性在读这些的时候,关注点在哪里?是权谋,是人物性格,是军事,还是别的什么?

关于与历史事实相符的程度,我也不好评说,因为我对历史差不多是一无所知吧。那些道听途说的流言,在一本书里被拥簇,却在另一本书里被否认。在历史面前,我像个盲人,不敢轻信,也不敢断然否定,唯一能做的,就是集众家之所见,然后尽量捋出一条自己的思路来。我现在还在学步的阶段,可能看官对历史的了解已经比较纯熟了,千万不要笑话我有些话太幼稚了啊> < 其实笑笑也无妨。有些觉得被歪曲的地方,尽管指出来吧。

晚清有两派政治力量,一派是亲慈禧的后派,一派是亲光绪的帝派。尽管在甲午战败后,后派的力量逐渐消隐,光绪皇帝得到慈禧太后对于变法的支持而放开手去干,但实际掌权的还是慈禧太后。

【甲午战争】

日本为这场战争可谓是做足了准备。明治维新后,日本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逐渐发展壮大起来。清国一直是他们觊觎的对象。为了突破北洋舰队的定远、镇远坚固的甲胄,他们特意将舰队改装,牺牲防卫加强攻击。而且他们实现了国产弹药,改进了炸弹。日本节衣缩食养军队,就为了这一战,进入清国,实现“大东亚共荣圈”,乃至征服全世界。

关于战争的起始,说日本来挑事一点也不为过。在朝鲜东学党内乱上,日本与清国同时派兵。但这次日本好像决心跟清国干一架,派出了足够打战的兵。但清国只派出了用于平定内乱的兵。当两者即将交火时,内乱竟然停止了。两国本应该收兵回去了。但好不容易到了战争一触即发的局面,日本说回就回怎么跟国内翘首期盼的百姓交待呢。日本不想撤兵,也不想清政府撤兵,因为这样一来仗就打不起来了。于是日本提议先谈一谈。日本来谈判的人叫陆奥宗光。清国这一方是李鸿章。

当时清国外交有个策略叫作“以夷制夷”,利用洋人去牵制洋人,大清国在其中求个安稳。当时清政府的许多策略都是以守为主,而日本是以攻为守。李鸿章先后找了俄国、英国来牵制日本,但日本一一用利益说服了他们,使他们站到了自己这一边。对于俄国,日本答应不在朝鲜驻军,让朝鲜“独立”(以便俄国收割),俄国则默许日本向清政府发动战争。对于英国,日本则一方面给予利益,即画了个大饼,说日本现在各种防御部署都跟进起来了,打起战来得了好处会分给英国一杯羹,另一方面则用俄国来牵制英国,说俄国已经默认日本打战了,英国再掺合进来就可能跟俄国发生直接冲突了。英国权衡之下于是也180度大转弯,从清政府的一边倒向了日本一边。

也是神奇,本来是清政府占有利地位的,经过一些解说,就让日本占据了上风。清政府拉拢人的手段有些守旧了,无非是在一些事务上出点血,让出点利益来。而日本则灵活一些,从对方的利益出发,为他们深谋远虑,顺便跟自己的利益结合起来,甚至用自己的描绘的远大未来来影响他们,把自己的实力在合理范围内吹一吹,把他们往己方阵营拉拢。要是清政府也对日本怀有必胜的决心,洋人们可能又会站到清政府一边。可惜这场仗就是国人自己也未必有那么大的信心。这种不自信,不是来自对手的,而是来自自己内部的。

今时不同往日后,日本便要求朝鲜把清政府的兵赶出去,而朝鲜必得向日本借兵驱逐清军,一场中日之间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

首先开始的是牙山湾海战,这是第一场让自己触动的战争。日方的军舰在搜罗攻击对象,小的不要,直到遇见大的军舰才开始攻击,方伯谦带领的济远舰成为目标。只是这场战斗,方伯谦还没好好打,就逃走了。而且急急忙忙光顾着逃,遇见运兵船高升号,既没保护它,也没作出日军已发动攻击的提示。结果这艘载着一千多清兵的运兵船就被日方的军舰击沉了。船上的清兵遇见日方军舰时都誓死抵抗,他们只能用枪去射击对方,可惜对方是装了大炮的军舰啊,清兵们的子弹根本射不到,而对方的炮火却可以一炮将高升号打残,想到这里不免又悲从中来。

之后就是黄海海战,李鸿章的北洋舰队对抗日本的联合舰队。两者的实力不相上下,北洋舰队防守值很高,攻击力也强,稳扎稳打,速度略有不济。而联合舰队的攻击力很强(专门针对定远、镇远的厚厚装甲改装过),速度很快,但防守很弱,算是胜利险中求吧。作者对此的评价是,最好的盾遇上最好的矛,孰胜孰负,未可知。在甲午战争的几场战争中,日方采取的策略一直是迅速包围攻击,各个击破,以快取胜,不打持久战。在这场海战中也是如此,日方想先用一艘强舰拖住北洋舰队的旗舰,掩护己方较强的舰围攻对方弱的军舰,打掉一艘算一艘。

但清政府一边却相当松散,北洋舰队在司令丁汝昌从观测平台上摔下来跌落甲板后,虽然人还在甲板上以壮士气,但之后就失去了指挥,场面一度混乱不堪。曾经北洋舰队有先机能够击灭对方的比睿舰以及西京丸上的高级长官,但前者因为大家一哄而上围攻比睿舰,导致不敢随意开火(怕伤到对面的友军),落网之鱼趁乱逃走,后者因为三次鱼雷发射失误(共三枚鱼雷),也让对方长官从中逃脱。机会一旦失去,就很难回来了,而且两次失误可能也挫伤了士气。而对方的领导一直在线,随机应变,不断总结经验教训,逐渐将战局扭转向对日方有利的一面。

既然北洋舰队的最高长官受伤无法指挥战斗,理应有其他的长官接过任务,领导己方战斗。但是其他有本事的长官都深陷官僚制度已久,不敢贸然担起这个责任,就任由场面继续下去了。中间出现邓世昌指挥致远舰向日军英勇作战,壮烈牺牲,直至沉没也不愿离船保命,大大鼓舞了士气。也出现方伯谦带着济远舰、广甲舰逃跑,留下林永升指挥的经远舰以一敌四,最后壮烈牺牲。

这场海战最终的结果是,北洋舰队沉没了五艘军舰,1100人阵亡,而联合舰队无一艘军舰沉没,阵亡人数为115人。

海战结束后,陆战开始了。战争在辽东半岛进行,有鸭绿江江防之战和金旅之战。最受关注的一场战争是金旅之战。旅顺口易守难攻,由德国工程师主持修建,拥有严密的火力网,“在当时世界各国的军港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当时西方人在参观完旅顺防御体系后,根据火力计算:即使海面上有50艘坚固的军舰,陆地上有十万陆军同时进攻旅顺,攻下旅顺的时间也要六个月。”说这些只为铺垫旅顺的军备力量很强,日本虽然知道旅顺极难打,但见清兵这般打战的架势(不战而逃),决定搏一搏看能否把旅顺打下。当时的军队指挥官乃木希典,抱着损伤惨重的想法,组建了一批敢死队,攻打旅顺。结果旅顺还没打几下,军官已经卷铺盖逃了,士兵们也作鸟兽散。铁打的旅顺就这么失守了。之后就发生了旅顺大屠杀。书中的这一段直接把我看哭了,一直是个心软的人,不敢也不想再写关于大屠杀的细节。

对日军来说,陆战一路顺利,夺取旅顺之后,下一个应当就是北京了。但是,日方的首相伊藤博文担心夺取北京会引发清国国内动乱,他们需要清政府来压制住百姓。他们打这场仗就是想加重战后要钱要地的砝码,于是他们将目光转向了李鸿章的北洋舰队。只有将北洋舰队一举歼灭,才能让大清好好地跟他们谈判。

北洋舰队自上次战败后,听从李鸿章“避战保船”的命令,一直待在威海卫港中不出来。日本派出了第一至第六军团(可谓是倾全国之力)进攻威海。因为清国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在奉天,为的是保护老祖宗的墓陵,在威海的兵力极少。少到什么程度呢,日本有三万人,而清军只有五千人。李鸿章向李秉衡求援兵,但因为党争之故,属于帝派的李秉衡一直没有向荣成派兵,甚至还阻扰了从贵州借来的援兵。日本顺利从荣成上岸,先攻下了威海卫的南帮炮台,让北洋舰队孤立无援。之后发动总攻,北洋舰队如困兽之斗,奋力阻挡。他们一直在等贵州的援军到来,那是他们坚持到最后一刻的希望。可最终援军没有到,因为半途被李秉衡挡住了,理由是兵力不够阻挡日军,需就地征兵,等到足够所需时,再去营救,方有制胜之机。但北洋舰队情势危急,就算不够,能挡一时就有一时制胜的机会啊,而日军最怕的就是持久战了。不知道是准备等兵马足了,去收拾残尸么?最终约定的日子到了,苦苦支撑的北洋舰队没有等到援兵,弹尽粮绝,已无多少可胜的机会了。

李鸿章最后发来的命令是让他们努力从围击中冲出来,冲到上海。可收到命令的丁汝昌,面临的只有绝望与愤怒。要冲早就冲出去了,何必等到现在?李鸿章一直以来的命令是“避战保船”(北洋舰队是他也是后派的权力的象征,必须守住这支舰队),导致北洋舰队一直以守为主。但到如今这个局面,李鸿章一定知道北洋舰队是冲不出来的,这么做相当于自杀。但之所以让他们这么做,只是不想清政府留下骂名吧,好歹是英勇战死的,多少能平定一下国内百姓的不满。而最终的目的,还是维护这个无力量的朝廷再继续存在下去。

一直矜矜业业执行李鸿章命令的丁汝昌,这次拒绝了。他跟其他舰长们都集体吞鸦片自杀了。但他的副官却拿着他的帅印,向日军投降,让丁汝昌成了这场战争中的反面典型,他的家产被充公,家人流离失所,尸骨无法入土为安。作者对丁汝昌的评价是,“生前饱受争议,死后不得安宁。但是丁汝昌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才干平凡但也算是好人的人。而战场从来不是好人们的舞台,却是狠角色的盛宴,不知道最后一刻的丁汝昌是否已经明白:被李鸿章强制安插在北洋舰队最高指挥者的位置上,这对他而言,绝不是幸运。”

北洋舰队至此全军覆没,甲午战争的结局也慢慢到来,清国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割让台湾岛,赔银两亿三千万两,各国列强均从中分得了些许好处。国之不稳,别国便虎视眈眈。原本只想从清政府手中捞点好处的洋人们,到后来干脆一起欺负清政府,来获得更多的好处。

反观这场战争,清政府的失败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点点被瓦解被击破的。日本尽力争取战争中的每一个有利点,攻下一处是一处,逐渐打开了自己的局面,增加了自己最后获胜的可能性。而清政府却在不断的退避中,很多时候都不做挣扎就放弃了自己的阵地,让自己进入进退维谷的局面,最后只能感慨无力力挽狂澜了。

很多生活中的事情也有类似的道理,眼见得没指望的事,拼一拼还能拼出点什么,然后在一些细节上再雕琢雕琢,就跟换了件华服似的。而见其不行就放弃,只会让自己陷入越来越被动的局面。不过生活跟战争到底还是两样的,目的不同,战争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胜利,可生活不一定要做常胜将军啊。平淡的生活,虽然没有功成名就,但也没有过多的焦虑,成家立业,含饴弄孙,该有的都有了,虽然不是很精彩,但好歹快活圆满地过完了这一生,可能反倒是一种幸福吧。

【戊戌变法】

甲午战败后,李鸿章的权力被架空了,逐渐退出政治舞台。既然,后派的洋务运动破产了,帝派就开始接掌权力,开启了变法。慈禧太后对于变法是支持的,因为当前的社会环境(甲午战败,民心不稳)迫使朝廷必须进行变法,以固民心最终维护她的统治地位。

光绪在得到慈禧的支持后,找了一批人来进行变法。其中突出代表的四人是谭嗣同、杨锐、刘光第、林旭。他们是光绪亲自扶持起来的势力。但这四人都深受康有为的影响。康有为对变法一直都很关注,写了很多奏折给光绪,但都被驳回了。后来他将这些文书发表在报纸上,逐渐让他成为意见领袖,拥有一众粉丝。他还开办学堂,梁启超、谭嗣同都是他的追随者。康有为凭借社会影响力,在中间人徐致靖的指引下,曾跟光绪皇帝及代表慈禧势力的荣禄接触过,但他们可能都认为康有为的观点太过激进,与朝廷的体制不符,没有重用他。但是谭嗣同等人对康有为的主张却是紧紧跟随。

康有为一直认为慈禧太后是变法的阻碍力量,想要发动政变从慈禧手中夺回政权。谭嗣同等人真的按康有为的想法来干了。他们打着光绪皇帝的密令,打算联合军队来发动政变。谭嗣同夜访法华寺会见袁世凯,想要用袁世凯手中的军队来包围颐和园。但老谋深算的袁世凯拒绝了,他看出光绪皇帝没有明言陷入困境求救援,而且当时袁世凯还在骑墙,不想表明态度站在哪一方。

康有为见袁世凯不想卷入其中,又下了另一对策,劝说另一追随者向皇帝谏言,让袁世凯带军队开挖圆明园中的金矿,所得作为军队费用补给。这让袁世凯进退两难,因为圆明园就在颐和园旁边,他带军队过去,一不小心就出了岔子,有理说不清了。这时他的上司荣禄找他了,主要是因为袁世凯升官了,怀疑他的忠心。袁世凯正好借此避一避风头。

刚刚在袁世凯见了光绪皇帝之后,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来联合光绪皇帝了。因为李鸿章之前跟俄国签了一份密约,让俄国在清国占了好处。英、日也想在清国分一杯羹。李鸿章是慈禧的人,英日可联合的就是另一派,即帝派的人。所以伊藤博文来跟光绪皇帝密谈了。但国外势力的介入触到了慈禧太后的痛点。慈禧太后的目标就是巩固自己的权力,在国内她没有对手,但她惧怕国外势力的介入,扶持起光绪皇帝的势力,让她的统治地位被削弱。于是,她大怒,将光绪皇帝囚禁在瀛台,自己出山重掌朝政。她在颐和园的那段日子,权力也未曾外放,朝政还在她的掌控之中。

袁世凯见情势有变,后派现在是主导力量,他怕康有为他们的计划拖累到自己,赶紧跟荣禄和盘托出,也表明他站到了后派一方。于是戊戌变法被停止,戊戌六君子被拘禁杀头。

慈禧太后没有废弃光绪皇帝,扶持端王的人上王位,也是因为她怕端王的人上台,夺了她的权力地位吧。103天的戊戌变法就这样终了了,曾经光绪皇帝为此付出极大的努力,寄托与最美好的期盼,但最终还只是一场幻想。对于康有为,作者借用严复之口给了一句评价:“上负其君,下累其友,庸医杀人,书生误国!”

最后是摘录。

事实上当领导的不光要能力突出,扎实肯干,更重要的是要懂得放手和放权,也要注意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否则您很快就是袁大人的知音了。

在为了集体的口号掩盖下为了个人的思维——表面为集体,实际为个人。但这也只是一般官吏的想法。对于身处中高位的官员,他们的想法还要更高级一点,那就是:公私两便。

我不会在乎所有人对我的看法,我只会在乎你这个关键人物对我的看法。因为我知道在前进的道路上,肯定会有很多的风言风语,也肯定会有很多人看我不顺眼,准备在我背后捅上一刀。我甚至连你这个关键人物的看法都不会怎么在乎,因为我知道,我将是关键人物!

所谓匪气,具体解释就是:跋扈、嚣张、敢作敢为、敢想敢赌,而这一切都隐藏在表面的谦恭之下,因为匪气并不需要拿出来显摆,而是存在于骨头里。

命运之神会为难一个人,但不会永远刁难一个人。对待一个人最残酷的方法,就是给他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式的生活,而对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人来说,越早接受生活的磨砺,越早明白人只能靠自己,就越幸运。

人生最关键的,其实就是在不如意的时候如何扛下来。

所谓政治,就是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而政府就是这个共同利益的代言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每个人都会提建议和出力气,当政府做得好时,会真心支持,但政府出现差错时,会积极监督,当政府遇到困难时,也会砸锅卖铁变卖首饰家产支持政府。总之一句话,它成功地将政府的利益和民众的利益捆绑在了一起。

是的,我从来就是一个赌徒,为了得到那些想要的,我必须先去赌一把,押上自己的家底,没有关系,因为家底本来也不丰厚。赌成了,大家吃肉,赌不成,没有关系,有了经验下次再来,要知道那块肉总会被我们吃掉的。

一味的妥协和退让也许会让你获得“道义上的支持”,但也会丧失很多的盟友和潜在盟友——如果你自己都不硬,大家又怎能支持你去硬?

无论你有多么高深的理论、出色的战略、高明的战术,战场上到最后拼的都是勇气,那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气。

胜利者不会受到谴责,也不需要负责任,这就是战争。

只有根据不断变化的战场形势而及时对战略战术作出调整(包括阵形),保持战令畅通,形成对整支舰队统一的指挥,才是最佳的选择。

打不过就能不打吗?

战争,除了要消灭敌军有生力量,还要消灭敌军的选择!让敌军只有一种选择是上策,让敌军没有选择是上上之策。

攻其必救,大范围调动对方,让对方去跑步,而对方的破绽总会在这个过程中露出来。一旦发现了破绽,就要毫不犹豫,抓住就打,并击其弱部,先打孤立无援之敌,以自己的优势兵力歼灭敌军的有生力量,实施各个击破,直到把这次机会榨干为止。

而作为一个军事统帅,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承担风险,作出决断,下达命令。这个命令在下达之前,可以深思熟虑,可以反复权衡,但是一个好谋无决的人绝不是一个优秀的统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是谁非还需要自己拿主意。对于统帅来说,在关键时候,你必须压下所有的争论,抹去所有的唾沫——拔刀!让战刀出鞘!

一个优秀的统帅必须像信仰神一样信仰自己的决断。

“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看见野蛮的骄傲!”——《赛德克・巴莱》。

在没有信仰和自由的肉体里,灵魂会因困乏而死去; 如果有人逼迫你忘记不该忘的东西, 你应该反抗、你应该战斗; 你不该让自己变成被豢养的野兽, 因为我们都是骄傲的赛德克・巴莱——真正的人! (《赛德克・巴莱》原著剧本小说)

“党争必亡”——《资治通鉴》。

对手啊,托起成功的另外一只手。有时候我们之所以存在,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牛,而是因为有个死对头,就这么简单,特别是对于官场。

我只要机会平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晚清最后十八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晚清最后十八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