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之爱 痴人之爱 7.4分

可怜之人的可悲之爱——评《痴人之爱》

隐梦尤

作者:隐梦尤

《痴人之爱》是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的作品,由其亲身经历改写而成。写于20世纪上半叶西方文化冲击东方文化之时。讲的是主人公“我”在28岁那年收养了一名15岁少女,带她脱离寡情的母亲和哥哥,想要教养她长成自己喜欢的那类女人,而最终少女却变得虚荣自负,风流成性,在天真外表下暗藏心机。主人公却无法抵挡她的魅力,拜倒在其石榴裙下,演绎了一段失控的培育之爱,调教者反被调教。

联想到日本影视里的性爱文化,大胆猜测日本文学里能出现类似另辟蹊径描写情爱的作品不足为奇。对,是情爱,我没用爱情这个词。因为我觉得,男主人公让治与女主人公娜奥密之间不是真正的爱情。

也许,让治从一开始收留娜奥密,乃至初期俩人相处融洽,让治对她是充满爱怜的。一个男人对一个美女有了怜惜是爱的开始。他是一个家境优渥、正当婚龄的青年才俊,有着不想随随便便结婚的开放思想,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个落魄又聪明的少女,姿色上佳,突发奇想可以资...

显示全文

作者:隐梦尤

《痴人之爱》是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的作品,由其亲身经历改写而成。写于20世纪上半叶西方文化冲击东方文化之时。讲的是主人公“我”在28岁那年收养了一名15岁少女,带她脱离寡情的母亲和哥哥,想要教养她长成自己喜欢的那类女人,而最终少女却变得虚荣自负,风流成性,在天真外表下暗藏心机。主人公却无法抵挡她的魅力,拜倒在其石榴裙下,演绎了一段失控的培育之爱,调教者反被调教。

联想到日本影视里的性爱文化,大胆猜测日本文学里能出现类似另辟蹊径描写情爱的作品不足为奇。对,是情爱,我没用爱情这个词。因为我觉得,男主人公让治与女主人公娜奥密之间不是真正的爱情。

也许,让治从一开始收留娜奥密,乃至初期俩人相处融洽,让治对她是充满爱怜的。一个男人对一个美女有了怜惜是爱的开始。他是一个家境优渥、正当婚龄的青年才俊,有着不想随随便便结婚的开放思想,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个落魄又聪明的少女,姿色上佳,突发奇想可以资助她,培养她。他资助她学她喜欢的英语和唱歌,租她喜欢的大房子,像养女儿一样卑微贴心。既没有婚娶的压力,身边又有人陪伴生活,待她长大,娶她也不无不可。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如果让治遇到的是一个从内到外都如他所见那般质地纯良的少女也就罢了,他的宠爱肯定会成就一段甜蜜姻缘。而他遇见的却是娜奥密。不知让治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魅力,还是过于低估了一个把自己女儿送去当艺妓、哥哥姐姐也是风尘人物这种家庭氛围对一个少女的影响。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让治可恨在,他自以为能主导一切,自恃中产阶级的财力物力,追求新奇,标榜开放自由的婚姻观念,却并没有足够清醒的智慧分析事实,以至于陷入了盲目的爱情陷阱里不能自拔。他愤怒于女主周旋于不同男人之间,却甘愿沦为她身边的奴隶。归根揭底是 “由于我的兽性迫使我盲目地向她屈服,终于抛弃一切条件和她妥协”,可悲可叹。

说到底,是欲望冲垮了他的判断。男人在说女人之前,先看看自己。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小说里的娜奥米,是没有爱的。她的出身,她与生俱来的秉性,她耳濡目染的家庭氛围都决定了她只会抓住一切机会向上爬。享乐与放纵才是她的真爱。小说没有一句是明确描写情爱的场景,却随处都透露着诱惑。

两位主人公都是没有自制力的人,一个迷失在盲目的爱里,一个迷失在没有感恩的物欲性欲里。

调教与反调教,艺术创作源于现实,生活里这种猎奇的生活方式也不胜枚举。作者借两个人物的刻画,表达人性的欲念复杂又多变。

所谓的新鲜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但,我相信,美好的爱,一定是双向的感恩,对等的尊重忠诚,人性的克制,而不是充满可悲与荒唐。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痴人之爱的更多书评

推荐痴人之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