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二刷毕

Parry
一、
第一次看《不能承受》在高一,因为学校靠着一家超大的新华书店,有时周末我便泡在那,随手翻翻装逼学派的书以待日后把妹需要。当年与一同学聊此书,我俩都为裸女围着泳池的梦而深深惊叹。后来写了一篇随笔,拟了三个小标题,“轻与重、灵与肉”,另补“生与死”,强行探讨些黑色的命题,包括认为自杀的评价在个人而不应在外界的谬论。虽写的很爽,但因偏激,刘sir连等第都没给。
二、
《不能承受》里有很多经典的梗,比如永劫回归观,比如性爱分离论,比如偶然与必然,比如“三三原则”,比如同情的前提(是不平等)。包括书名,都能为人望文生义地津津乐道一番。
那时的流行小说写法上喜欢夹叙夹议、议论篇幅远超叙事,并且叙事叙的颠来倒去,比散文还散,掀起一股神经质一般的风潮,加之经过额外一道翻译的的程序,导致大量读者阅读仿佛雾里看花。
这遍看确实有些词用的晦涩,也在不同语言背景中存在理解偏差。比如“Kitsch”,中文里的“媚俗”容易使人误解,不如音译还原为“刻奇”重新定义来的好。
三、
《不能承受》写男女,写情爱,写战争背景下人的选择,写人与自然与神的关系,主题杂,但思维方式都相似,归纳、推论、颠覆。
读来让...
显示全文
一、
第一次看《不能承受》在高一,因为学校靠着一家超大的新华书店,有时周末我便泡在那,随手翻翻装逼学派的书以待日后把妹需要。当年与一同学聊此书,我俩都为裸女围着泳池的梦而深深惊叹。后来写了一篇随笔,拟了三个小标题,“轻与重、灵与肉”,另补“生与死”,强行探讨些黑色的命题,包括认为自杀的评价在个人而不应在外界的谬论。虽写的很爽,但因偏激,刘sir连等第都没给。
二、
《不能承受》里有很多经典的梗,比如永劫回归观,比如性爱分离论,比如偶然与必然,比如“三三原则”,比如同情的前提(是不平等)。包括书名,都能为人望文生义地津津乐道一番。
那时的流行小说写法上喜欢夹叙夹议、议论篇幅远超叙事,并且叙事叙的颠来倒去,比散文还散,掀起一股神经质一般的风潮,加之经过额外一道翻译的的程序,导致大量读者阅读仿佛雾里看花。
这遍看确实有些词用的晦涩,也在不同语言背景中存在理解偏差。比如“Kitsch”,中文里的“媚俗”容易使人误解,不如音译还原为“刻奇”重新定义来的好。
三、
《不能承受》写男女,写情爱,写战争背景下人的选择,写人与自然与神的关系,主题杂,但思维方式都相似,归纳、推论、颠覆。
读来让我拍案的是从托马斯身上归纳推衍出的“叙事/抒情”的猎艳法则,叙事者在女人身上解剖与各自的不同体验,触角扎于现实;抒情者却以完美范式为模板,穷极追求心中女神,将梦投射于现实。
在我心里,这两种方式各有千秋,各有趣味,但昆德拉却说抒情者下场悲惨,大概是我太年轻,不曾切身体会抒情者每次求之不得的失落。
此外,还有四类所希冀不同眼光的人,在这里标签归纳为社交家、亲友家、爱侣家、梦想家。梦想家则近于神境了。(大概是在繁复的思辨中难得见到这些个清晰罗列的假设,难得看的不累。)
四、
《不能承受》里的生活自由,浪漫,即使在战争的黑色背景下也闪着每个人独立思想、选择的光辉,因为通篇思辨,让人仿佛觉得他们过着的理念中的人生。关于男女的叙述,可以看到尼采思想的影子,尤其让我想到萨宾娜那顶黑色帽子的隐喻。而特蕾莎,她的一生,为了摆脱母亲早年带来的阴影却依然走不出母亲的轨道——仅仅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我最喜欢的还是托马斯,他的想法有深度,也大气,虽然爱上(他喜欢就好)特蕾莎之后他人生从里到外被颠覆,但过了不惑,人生又是一个新的境界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