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 Town River Town 9.2分

开卷有益

皮皮休

//第一本完整读完的英文非虚构小说,用时两个多月。 何伟的River Town中文名称翻译成了《江城》,总让我想起来沈从文的《边城》。不同的是,没有湘西的宁静悠闲,这里尽是“嘈杂、污浊与喧闹”,这座“江城”就是位于四川穷乡僻壤的涪陵。我对涪陵的唯一了解停留在是乌江榨菜的产地上,甚至“涪”字读音还是看了文中的Fuling才知道的。 1996年在牛津修完文学硕士的Peter Hessler(中文名何伟) 作为“和平队”队员来到涪陵师专支教,在异乡的两年里,他慢慢的融入这座城市却又始终存在隔阂,他作为外教却又不停地被从学生那里得到教育。独处时他是美国的Peter,更多的时候他变成了涪陵人眼中的老外何伟(当地人用四川话叫他HoWei),他自己也从最开始的困惑到享受这种转变。 何伟到涪陵教书恰是我出生的时候,九十年代后期中国正在经历剧变,小镇青年在成长中亲历着这种变化。改革开放对社会主义强烈的冲击,计划生育以一种疯狂的姿态执行、被执行,三峡工程如火如荼,江城们以及附着其上的历史文化符号即将沉入水底,三峡移民即将背井离乡。这一切对于何伟来说是充满新鲜的震撼,而身在其中的涪陵人却漠不关心,对这一切早已顺其自然。我们九零后现在去看贾樟科、顾长卫...

显示全文

//第一本完整读完的英文非虚构小说,用时两个多月。 何伟的River Town中文名称翻译成了《江城》,总让我想起来沈从文的《边城》。不同的是,没有湘西的宁静悠闲,这里尽是“嘈杂、污浊与喧闹”,这座“江城”就是位于四川穷乡僻壤的涪陵。我对涪陵的唯一了解停留在是乌江榨菜的产地上,甚至“涪”字读音还是看了文中的Fuling才知道的。 1996年在牛津修完文学硕士的Peter Hessler(中文名何伟) 作为“和平队”队员来到涪陵师专支教,在异乡的两年里,他慢慢的融入这座城市却又始终存在隔阂,他作为外教却又不停地被从学生那里得到教育。独处时他是美国的Peter,更多的时候他变成了涪陵人眼中的老外何伟(当地人用四川话叫他HoWei),他自己也从最开始的困惑到享受这种转变。 何伟到涪陵教书恰是我出生的时候,九十年代后期中国正在经历剧变,小镇青年在成长中亲历着这种变化。改革开放对社会主义强烈的冲击,计划生育以一种疯狂的姿态执行、被执行,三峡工程如火如荼,江城们以及附着其上的历史文化符号即将沉入水底,三峡移民即将背井离乡。这一切对于何伟来说是充满新鲜的震撼,而身在其中的涪陵人却漠不关心,对这一切早已顺其自然。我们九零后现在去看贾樟科、顾长卫、王小帅以那个年代为主题的电影,发现汾阳如是,贵州如是,安阳亦如是,全中国都是这个样子。 或许我们每个人在这种陌生的环境都会这样,尝试去熟悉那个环境,融入那里的人。从旁观者的角度去看那里人的生活,对于琐碎生活的猎奇,对每一桩稍显有趣的事的记录,指出他们的缺点怪异,再去表示一种“不必负责任的关爱”。表面上看,貌似何伟的《River Town》只是用略显稚嫩的文笔进行着平实的记叙。然而在这之上,何伟难得可贵的是,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持着不带偏见和优越感的记述。 我们每个人的家乡也是经历过这么一个时期,然而现在能想到的能让后人记起来的,只有安阳、汾阳、涪陵这些地方。幸而有了贾樟科、王小帅及至Peter Hessler这些人,能够为我们呈现出来发展的历程,让我们这至于完全忘却。 对经历的记述和对不同地方的评价难免会带有主观色彩,没有人能完全做到客观。因为评价总是跟你的价值观紧密相连,价值观的形成又不可能免于周围环境的影响。我读《The Economist》的时候,最感兴趣的总有China那一部分,大多人总是这样,好奇别人是如何评价我们的,在别人的眼里我们究竟是什么。看到China里提到“独裁、人权”会想到西方媒体带有偏见的伪善,看到China里提到“珠三角创新引领全球”就又自豪中国的进步发达国家都不得不服。 既然难于分辨,还是多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扩展自己的视野吧,开卷终归是有益的。 //由于是自己第一次读全英文小说,从最初的磕磕绊绊,到最后因文字而折服、被故事吸引、为时代而慨叹,不得不庆幸最初选择了这个作为英文原版书的入门。文笔优美,描述引人入胜,完全是因兴趣而非因任务而读了下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River Town的更多书评

推荐River Tow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