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洗澡 8.2分

风雨如晦

茗庄
怎么看懂《洗澡》,我想着先从那三个标题开始。

“采葑采菲”来源于《诗经》——“采葑采菲,无以下体”,意思是不因事物的所短而舍其长。也就是说还有可取之处。这部分虽没有提及“洗澡”,开头却让我眼前一亮——居然会从一个知识分子的婚姻开始说起。看完了两章,余楠这个人物的形象也产不多定型了。余楠的确可划为知识分子,但也只是小有才气,旧学底子并不深,就算是“倚马可待”也只是“待”到了时间,并没有好才学。但他为人处世又很有一套,不失时机的抬高了身份,结识了一些人。有句话很有意思:“说老实话,这种男人,胡小姐并不中意。”胡小姐不中意他,只是用洋官的职位吊着他。余楠惦记着出国的机会,又不在女人身上撒漫使钱,怎么能打动胡小姐?

在“沙龙结婚”事件里,胡小姐提出了几个像样的要求:名人主婚,出国蜜月,钻戒,结婚对戒。这些的确是很大一笔钱,但余楠未必付不起,却说出“钻石小巧的不像样,大了又俗气”“外国人已不兴得佩戴珍贵首饰”“白金戒指不好看,像晦暗的银子”这番话来。看到这里,我倒是希望他能提出些“像样”的意见。结果他不慌不忙取出一对田黄图章。若是珍贵私藏倒也罢了,偏偏是别人送他和宛英的结婚礼物...
显示全文
怎么看懂《洗澡》,我想着先从那三个标题开始。

“采葑采菲”来源于《诗经》——“采葑采菲,无以下体”,意思是不因事物的所短而舍其长。也就是说还有可取之处。这部分虽没有提及“洗澡”,开头却让我眼前一亮——居然会从一个知识分子的婚姻开始说起。看完了两章,余楠这个人物的形象也产不多定型了。余楠的确可划为知识分子,但也只是小有才气,旧学底子并不深,就算是“倚马可待”也只是“待”到了时间,并没有好才学。但他为人处世又很有一套,不失时机的抬高了身份,结识了一些人。有句话很有意思:“说老实话,这种男人,胡小姐并不中意。”胡小姐不中意他,只是用洋官的职位吊着他。余楠惦记着出国的机会,又不在女人身上撒漫使钱,怎么能打动胡小姐?

在“沙龙结婚”事件里,胡小姐提出了几个像样的要求:名人主婚,出国蜜月,钻戒,结婚对戒。这些的确是很大一笔钱,但余楠未必付不起,却说出“钻石小巧的不像样,大了又俗气”“外国人已不兴得佩戴珍贵首饰”“白金戒指不好看,像晦暗的银子”这番话来。看到这里,我倒是希望他能提出些“像样”的意见。结果他不慌不忙取出一对田黄图章。若是珍贵私藏倒也罢了,偏偏是别人送他和宛英的结婚礼物。我若是不知情的胡小姐必定怒极反笑地羞辱他,石头普通倒在其次,不能容忍的是,他拿着和现任妻子的结婚礼物来作定情礼。这也实在是太精明太虚伪了!想着用“愿作鸳鸯不羡仙”打动胡小姐,当真以为每个女人都像宛英一样善良老实。胡小姐心生怨气离开他,再正常不过了。

宛英对于他,就是个不用付钱的老妈子,甚至是想象中当共产党来时养活一家人的关键人物。就是这样才要装出舍不得的模样。甚至后来用宛英来结交傅今夫妇,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送口红”的戏码。那支口红大概也是要送给胡小姐的,可是胡小姐离开了那么久,也没见得他送给宛英。作为丈夫做到了这份上,实在让人恶心。

托宛英的福,余楠到了“国学专修社”,却没干出什么大名堂。他像是对姚宓有几分上心,又假装不用正眼瞧她,只在无人时偷摸别人的手。这样一个虚伪的人,采葑采菲也只能是他仅有的一点旧学底子了吧。

“心之忧矣,如匪浣衣”是《诗经 柏舟》中的一句。妇人遭受遗弃,又为群小所欺,但是坚持自我,不甘屈服。总的来说,这是与爱情有关的一首诗。在这部分里,许彦成和姚宓的感情日益有了进展。或许相较于杜丽琳,姚宓更能和许彦成有心灵交流,但是公正地说,姚宓确实有“第三者”的嫌疑。可是我们却无法过多指责她什么。姚宓甘于为许彦成牺牲,为了母亲,放弃了未婚夫。和许彦成相约游香山,在书内留字条。甚至有“我愿意做方芳”的大胆表白。她是一个很有思想,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想法的女子。姚宓和许彦成共有着美好的回忆,但两人中间毕竟有个杜丽琳。杜丽琳被称为“标准美人”,有一点封建式平庸的感觉。其实我对她还是有好感的。她留过洋,受过开放的教育,在闰年向许彦成求婚。结了婚,放弃了现有的好条件,陪着许彦成回了国。哪怕许彦成从没有说过爱她的话。姚宓的出现,才让她产生了危险感。

有一段我一直没看明白。姚宓和许彦成被杜丽琳撞见,杜丽琳看到姚宓的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谁料姚宓却说出“绝不走到你们中间,绝不破坏你们的家庭”这些话来。这算什么呢?为什么要向许彦成吐露想法?为什么约着要游香山?被人瞧见,却斩钉截铁的否认?既然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那就应该问心无愧,又为什么要和许彦成私下见面,互留字条?所以杜丽琳一声不吭,假装没听见,只对许彦成说有要事,就像书中说“这种话纯是废话罢了”。杜丽琳是真能忍,几次帮着两人开脱,也没有向着许彦成大吵大闹。她是真心爱他,并不想和他决裂。可惜许彦成不算个有担当有决心的男人,最终他既没有和姚宓在一起,也没有和杜丽琳断绝关系。

到了“沧浪之水清兮”部分,“三反”开始了。丁宝桂、朱千里、余楠、杜丽琳都被要求“洗澡”。 丁宝桂、朱千里、余楠的检讨实际就是“揭脓疮”,一个个夸大其词,极尽编造之能事。杜丽琳和许彦成也有一番对话,期间她明着暗着讽刺许彦成的不忠。而她的检讨无论是内容还是气势都和她的性格一样,虽然她读的书没有许彦成多,思想深度不及姚宓,却是感情真挚。也许杜丽琳会让人觉着世俗,可是这也是她“可爱”的地方。而其他人的检讨真是不堪入目。这场“洗澡”就这么不了了之,白白糟蹋了水。

尘埃落定后,杜丽琳夫妻分到了最高学府,姚宓想着一辈子陪着母亲,也不嫁人了。这样的结局,突兀是突兀,对三个人,未尝不是好事。总的说来,《洗澡》的内容算是平平淡淡。“三反”也不如想象中激烈。就算这样,心中到底有不平之事。可是生活,不就是这么过的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洗澡的更多书评

推荐洗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