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村经济 江村经济 8.9分

小院蚕眠春欲老

茗庄
小时候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那时隐约记得奶奶还在养蚕,只是不多。我就觉得小小的白虫并不可爱,就算能吐丝又怎么织成布,那得需要多少丝啊!所以对于养蚕,我不觉得有什么用。

而与之相关的桑树,我非常喜欢。因为很喜欢吃桑葚,又小又甜。奶奶说过她小时候能爬上几米高的桑树,坐着吃“桑灵果”。而家乡话多是说“桑果”,所以我一直以为奶奶吃的一定是比我们买到的大得多的“野生桑葚”。那得是多美味!现在家种的桑树,枝条柔柔弱弱,怎么禁得住人?更别说大颗的果实了。对于没吃过“桑灵果”,我一直深以为憾。并且想象着如果我能在辛苦一天后,倚着夕阳,坐在树上边采边吃“桑灵果”,那种日子不是很美好吗?

《江村经济》中,费孝通先生专门有一章《蚕丝业》,着重讲述了蚕丝业对于太湖周围地区的重大影响力,以及农村人世世代代养蚕,缫丝,织布的小农经济生活。这一章(第十二章)很详细的描绘了江村的蚕丝业在近代的发展。历史课上学近代史时,我知道因为洋布的入侵,小农经济被瓦解,土布的生产很难为继。我疑惑:卖不出土布,农人收入何来?如何生存?看了这章,我才知妇女们去工厂做女工,生产洋布。从而告别了农妇的身份,成为了女工人。
显示全文
小时候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那时隐约记得奶奶还在养蚕,只是不多。我就觉得小小的白虫并不可爱,就算能吐丝又怎么织成布,那得需要多少丝啊!所以对于养蚕,我不觉得有什么用。

而与之相关的桑树,我非常喜欢。因为很喜欢吃桑葚,又小又甜。奶奶说过她小时候能爬上几米高的桑树,坐着吃“桑灵果”。而家乡话多是说“桑果”,所以我一直以为奶奶吃的一定是比我们买到的大得多的“野生桑葚”。那得是多美味!现在家种的桑树,枝条柔柔弱弱,怎么禁得住人?更别说大颗的果实了。对于没吃过“桑灵果”,我一直深以为憾。并且想象着如果我能在辛苦一天后,倚着夕阳,坐在树上边采边吃“桑灵果”,那种日子不是很美好吗?

《江村经济》中,费孝通先生专门有一章《蚕丝业》,着重讲述了蚕丝业对于太湖周围地区的重大影响力,以及农村人世世代代养蚕,缫丝,织布的小农经济生活。这一章(第十二章)很详细的描绘了江村的蚕丝业在近代的发展。历史课上学近代史时,我知道因为洋布的入侵,小农经济被瓦解,土布的生产很难为继。我疑惑:卖不出土布,农人收入何来?如何生存?看了这章,我才知妇女们去工厂做女工,生产洋布。从而告别了农妇的身份,成为了女工人。

费先生记叙了一种有趣的现象:妇女们去工厂,拿的钱比男人多了。这样一来,她们有了“话语权”,对于男人的“怠慢”,她们也可以对之责骂几句。从这方面看,不仅是妇女地位的提高,外来经济的冲击同时瓦解了农村经济,工人阶级随之扩大,社会产生了预示着大风暴来临的迹象。

《蚕丝业》一章在讲述了机器运作下蚕丝业的发展,还特地抽出了几页描绘了蚕宝宝的生长过程。这是为了之后的改革做铺垫。无论讲述什么改革,都要建立在对现实的深入研究下。所以这章中有诸多的表格资料,虽然我没有看很懂,可还是对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严谨认真的学术态度深深着迷。

想到今年春天,妈妈也试着养了几只蚕宝宝,我很期待,毕竟蚕桑养殖繁荣的时候我没有遇上,自然也没见过“作茧自缚”的样子。虽然有桑叶,可还是失败了。我虽感遗憾,又觉得在情理之中。乡下都很少养蚕了,在家里又怎么养得活?也许以后就只能饲养“宠物蚕”了吧。

现在桑蚕丝织品卖得不便宜,也许“物以稀为贵”,也许是工艺有了很大发展,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了。薄薄的一层,又顺又滑,亲肤感很强。这到底是几千年传下来的织物了,可惜农民大多用不起昂贵的丝织品。就像张俞的《蚕妇》:“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幸而经济的发展把农人从这样的循环中解救出来,使他们能用上自己生产的物品。蚕虽然少见了,但是生活水平提高了,这样才没有枉费世世代代的农人在它身上凝聚的心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江村经济的更多书评

推荐江村经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